•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北京的“中山”印记(图)

2016年11月15日 14:06   来源:北京晚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孙中山与唐绍仪,两人都是广东香山县人。
孙中山与唐绍仪,两人都是广东香山县人。

  1925年3月,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后,人们举办各种方式来纪念他:孙中山曾经住过的香山会馆大加修饰,并改称中山会馆;因孙中山的灵柩曾安奉于中央公园,人们将中央公园改名为中山公园;甚至北京一些郊区县城的重要道路,也改名为中山路。

  当年,除了北京,与孙中山有着密切联系的南京、天津等城市,也纷纷将与之有关的建筑和道路,冠以“中山”二字,以示纪念。

  香山会馆改名中山会馆

  如今,在西城区南横东街西口路南,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它就是中山会馆。听名字就知道,这里与孙中山有密切的关系:孙中山一生中三次造访北京,有两次都曾经光顾过这里。

  不过,这里最初并非现在的样子。在清朝,这里是康熙年间皇子们的师父、广东顺德人刘云汉购置的一块义地,即用来安葬穷苦同乡的公共墓地。在墓地的北端建有一座小祠堂,以供停放棺椁和办丧事儿之用。后来到了嘉庆年间,义地迁往龙潭湖一带,这里便成为了广东省香山县(今中山市)会馆,其功用类似于今日的驻京办事处。广东香山县到京城做生意或者是办事儿的人,都会选择香山会馆作为落脚点。

  孙中山先生的祖籍是广东省香山县,他第一次到北京是1894年,当时他还没有那么大的名气,到了北京举目无亲,按照北京当时的“旗汉分城而居”的政策,孙中山只能是到外城的“香山县办事处”找个类似今日“招待所”的地方住下。在当时的北京城,孙中山看到的是统治阶层忙于为慈禧皇太后庆祝生日而粉饰的太平,也令他对腐朽的清王朝彻底绝望。

  孙中山第一次离开北京后不久,又有一位香山县人住进了这座香山会馆。这便是被派驻到朝鲜任职的唐绍仪。在短暂居住后,唐绍仪赞助香山会馆一笔资费,用于扩建。扩建后的香山会馆规模相当可观,戏台、花园、假山等无所不包,简直就是一座典雅的小型园林。

  1912年孙中山为敦促袁世凯维持共和国体,第二次造访北京。此时,孙中山先生的名气早已名扬海外,抵京后,他受广东同乡会的邀请,出席粤东会馆为他举办的欢迎会,然后他来到香山会馆的花厅吃午饭。

  1925年孙中山逝世后,他的同乡兼挚友唐绍仪,再次出资重修了香山会馆,并提出将会馆改名为中山会馆,以纪念孙中山。值得一提的是,曾任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的唐绍仪,后来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广东香山县。当时,当地人为了纪念孙中山,将香山县更名为中山县。唐绍仪竞选成为该县的县长,在任职期间,唐绍仪为官清廉,努力将中山县建设成当时的全国示范县。在他的策划下,一些类似今日经济特区的方案被规划出来,可惜的是,因为种种原因,最终这些方案没能实现。

如今的中山会馆
如今的中山会馆

  中央公园改名中山公园

  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将逊帝溥仪驱逐出紫禁城,并软禁了总统曹锟。同时他向孙中山先生发出电报,邀请其北上共商国事,但孙中山抵京不久便因肝病恶化于1925年3月12日去世。

  孙中山逝世后,其灵柩奉移至中央公园原社稷坛拜殿内,而正因为如此,1928年由当时的河北省政府和北平特别市政府共同提议,将中央公园更名为中山公园,同时将停放过孙中山先生灵柩的社稷坛拜殿改名为“中山堂”,“为使北平有个永久纪念总理的地点”。

  如今,中山公园作为缅怀孙中山先生的场所,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悉,但对于这座公园的前身“中央公园”,很多人并不太了解。其实中央公园在更早之前是明清时期的皇室社稷坛,民国成立后,在很多人的努力下,将皇室的私家园林变成向市民开放的公园,中央公园也成为北京最早的公众园林之一。

  中央公园的筹划者和设计者,是北洋政府内务总长朱启钤。1913年,已经退位的清朝小朝廷给隆裕太后办丧事。时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的朱启钤作为北洋政府代表参加了葬礼。借这个机会,他进到了当时普通人还不让进的紫禁城,同时参观了位于紫禁城西南侧明清皇室用来祭祀太社、太稷的社稷坛。这座社稷坛因为年久失修,已经显得非常残破,当时朱启钤认为与其任之荒废,不如将其整治一新,作为“公园”向广大市民开放。

  但碍于当时逊清皇室并未迁出紫禁城,朱启钤的职务管理范围也不便让他干预此事,因此这个想法只能暂时作罢。1913年8月,朱启钤被熊希龄总理(香山慈幼院创始人)组建的内阁任命为内务总长兼京都市政督办,而此时恰好北洋政府正在筹建古物陈列所,存放从承德避暑山庄运来的文物。借着这个由头,朱启钤请求北洋政府出面和逊清皇室交涉,要求其将紫禁城乾清门广场以南(即“外朝”部分)包括太庙、社稷坛交由北洋政府管理,以方便日后成立展陈文物的“古物陈列所”和“历史博物馆”。在北洋政府的敦促下,这件事很快落实,而中央公园也在朱启钤的经营下成为京城闻名遐迩的游览胜地。

1925年3月,人们在中央公园吊唁孙中山。
1925年3月,人们在中央公园吊唁孙中山。

  1925年3月19日,孙中山灵柩从协和医院奉移至中央公园内社稷坛拜殿,供各界人士吊唁。1925年3月24日,是孙中山先生的公祭日,北洋政府派出政界要员到中央公园祭奠孙中山。

  北京与北京周边的“中山路”

  孙中山去世后,当时在全国各地掀起了一阵纪念风潮。孙中山去世后的第五天,便有人提出各种纪念方案,如应当“名其路曰中山路,垂誉后世,永矢弗谖(即永远不能忘记)”。因为修路本身就是孙中山一直所倡导的三民主义中“民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北京除了将中央公园更名为中山公园以外,还将中山公园南门外西起长安右门,东至长安左门的这一段长度不足一千米的区段更名为“中山路”。也有一种说法是将中华门向北经端门、午门的这一段原名为中华路的路段更名为中山路(据苏甲荣编制的《北平市全图》,1930年代出版)。虽然中山路的说法不一,但“中山路”这个名字曾经出现在北京城区,是可以确定的。

  在通州和顺义,都有以“中山”命名的道路,这些道路是当时两座县城中最为繁华的路段。

  通州的中山大街,西起通州老城西门,东至新华南路。这条道路在历史上,曾名为“西门大街”,是通州往北京城运送粮食的重要通道,雍正年间所修筑的通州至北京城的石板路即包含此路段。至今在道路两旁,仍然有如“新仓路”、“中仓路”等街道名称。不过随着1949年后新华大街的兴建,通州中山大街的地位逐渐被取代,知道中山大街这段往事的,恐怕只有土生土长的老通州人了。

  顺义的中山街位于顺义老城内。这条街以唐代的一座石经幢为中心,分为东、西、南、北四条街。四条街走到尽头,便是顺义老城的东、南、西三座城门和北面的县衙门旧址。也就是说这四条街就是老县城的四条主干道。顺义老城是唐代天宝年间所修筑,直到今天街巷布置都延续了当年的格局。这样算来,顺义的中山街可谓是北京地区最为古老的一条中山街。

  除了北京外,当时全国很多地区都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了大量以“中山路”或“中山街”命名的道路,据不完全统计共达到500余条。其中,最为著名当属南京的中山路。1929年,为了迎接孙中山先生的灵柩从北京运至南京中山陵安葬,国民政府特意修筑了这条马路。它北起长江的中山码头,经过南京鼓楼、新街口折而向东,直到南京东郊的中山陵脚下,全长近13公里,全部为柏油铺就,道路两侧栽种法国梧桐,颇为壮观,如今这条道路以鼓楼、新街口为结点分为中山北路、中山路和中山东路,这三条路都是南京市最主要城市干道。

  北京周边的天津、石门(今石家庄)、正定等地都出现了类似的道路名称。天津的中山路原名大经路,这条路本是袁世凯当选为直隶总督后,修筑的一条从天津“新车站”(今天津北站)到总督府的大道。当时这条大道是袁世凯所规划的天津新市区的一条主干道,在周边有很多城市功能设施和政府机构,还有相关配套的公园(公园初名“劝业会场”,民国建立后名“天津公园”,后被命名为“中山公园”)。

  石家庄的中山路相对比较年轻,在上世纪30年代,这条路是一条非常狭窄的道路,名为“木厂路”。日本侵略者占领石家庄后将其更名为“朝阳路”,并对路面进行了拓宽。1945年日本投降后,这条路被更名为“中山路”。

  石家庄北面正定县城中的中山路,是所有中山路中最有意思的一条,因为这条路的名字“一语双关”。正定县城所在地上溯到春秋时期,属于中山国的领地,正定县城的中山路既有古代“中山国”的意思,同时,从这条街道在县城中的位置来看,是老城的东西向干道,说它是民国年间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而命名也不为过。另外,定州、满城等地的中山路,选择的也是当时城中的主干道,足见当时“中山路”的普及范围之广。(杨征)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