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法国这样引导青年思想方向

2017年03月20日 17:36   来源:中国教育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当今世界有些躁动不安,各种思潮此起彼伏。为了引导法国青年在纷乱的思想中把握正确的方向,2016年4月13日,法国国民教育、高等教育与研究部部长娜雅·瓦洛·贝尔卡塞姆发起以法国前教育部部长让·扎伊命名、主题为“思想的交接班”的系列会谈。会谈邀请法国著名青年学者参与,探讨法国当代重大思想问题。

  “在一个信息饱和、媒体充斥到瞬间窒息的社会,所有舆论似乎都具有相等的价值并相互混淆,毫无高低之分。我们需要清楚地认识我们的社会、文化、技术、政治现实中的重大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未来。”贝尔卡塞姆在致辞中说。

  会谈以让·扎伊(1904年8月6日—1944年6月20日)命名,不仅是因为他在1936年6月至1939年10月担任法国教育部部长期间统一了全国课程,将教育系统划分为3个阶段,将义务教育延长至14岁,创建了法国科学研究中心和戛纳电影节,还因为他相信思想的力量,相信青年与未来,引导青年一代用智慧武装自己,为其国家服务,为共和国价值和进步服务。

  每场会谈都会邀请新一代的学者开展社会大辩论,引导法国青年走出以无知、恐惧、焦虑为特点的法国衰败论、宿命论、怀旧论的阴影。法国教育部部长表示:“我们作为政治责任人、经济活动者、公职人员、大学生、社团工作者,需要不断更新对于我们社会和世界的认识,需要清晰认识我们的未来。”

  截至今年3月1日,“让·扎伊会谈”举办了9次,每次都聚焦不同的主题。

  关注郊区青年

  2016年4月13日当晚,在法国教育部开始了首次会谈,主讲人为巴黎第八大学教师、社会学学者法比安·特鲁永。特鲁永曾经是巴黎郊区的中学教师,2015年出版了《郊区成长的法国青年》一书,对当代法国青年问题有比较深刻的观察与研究。

  法国郊区青年是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他们多数出身于移民家庭、少数族裔、平民阶层。法国一些人把近40年来累积的社会问题归咎于这些郊区青年,他们成了社会暴力源头的“替罪羊”。特鲁永首先讲述了他对郊区青年的调查与了解。他利用5年时间调查了巴黎郊区的一些“不受欢迎的学校”,跟踪研究了10余名工人及移民家庭的郊区青年。他不仅调查他们在学校的学习情况,还关注他们个人生活、家庭支持、打工等问题。他发现影响他们的重要因素不在学校,而是他们内心受到的伤害、社会等级上的歧视与文化上的不公对待等。

  一些青年为了抵抗外界的歧视,自我打造“尊严的徽章”。从穿着打扮到日常消费都试图变得体面,有时为了掩饰经济的窘迫,还要故意与朋友喝酒以显示大方,甚至可以由“街头的顽童”转变成稳重的大学生。他们经常像摇摆的木马那样,在大学是郊区人,在社区是巴黎人。

  特鲁永认为,尽管郊区青年面临诸多困难,但他们也需要拓宽视野,寻求一些出国学习的机会,争取学习成功。以现任教育部部长为例,作为阿拉伯裔的女性,就是通过大学学习获得了成功。他还认为,他们还需要构建自己的朋友圈,共同防御失望的困扰,同时对他们的未来寄予希望。

  共叙民族历史

  2016年11月14日,法国教育部举办第六次“让·扎伊会谈”,邀请里昂第二大学教授弗朗索瓦丝·朗多姆和中学教师罗朗丝·德高克为访谈嘉宾。她们共同参与了《共同的叙述:学生们讲述的民族历史》一书的撰写与出版。这部书便是本次会谈的主要内容。

  这部书是关于学生对民族历史知识的国际调查结果的总结。调查涉及法国、瑞士、西班牙、德国7000余名11岁至19岁的学生,通过对他们关于国家历史的自由叙述,对他们相关知识来源的分析,探寻他们对于民族历史的共同特点。同时在他们的共同叙述中发现其知识要点以及不足,了解他们在学校教育以外获得相关知识的途径。调查特别注重关于政治、战争等方面的知识内容。

  调查首先要求学生自由叙述自己所知的关于本民族历史的故事,然后问他们如何知道这些,最后让他们用一句话或一个词来表达对本国历史的个人感受。

  法国学校的历史教学近些年来偏重资料学习、短文练习、简要回答问题、评论历史事件,而忽视历史故事的叙述。朗多姆和德高克在调查中发现,学生们更乐于接受历史叙述的方式,是通过家庭、电视、电影、文学书籍、可视游戏、网络等途径获得大量历史信息。

  调查证实,法国学生普遍对民族历史有自豪感,同时具有人文主义视野和乐观主义态度,驳斥了关于学生缺乏民族历史知识的观点。她们自2011年开始收集关于法国民族历史的叙述,并将这一资料库命名为“法国历史叙述”,以期为法国学校历史教学提供新的资料平台。

  重温弗雷内教学法

  2016年,正值法国著名教育家塞勒斯坦·弗雷内逝世以及由他创办的《新教育者》杂志专号出版50周年,10月19日在法国教育部举行的第五次“让·扎伊会谈”的主题便是弗雷内教学法。

  弗雷内,1896年10月15日出生在法国南方的普罗旺斯。他在家庭8个孩子中排行第5,学校生活非常不愉快,这影响了他的教学方法和改革的愿望。1915年,他被征召入伍,肺部受伤,这一经历使他变成一个坚定的和平主义者。

  1920年,弗雷内在法国南方的乡村小学担任教师,在那里开发了他的教学法。这些教学法建立在孩子们自由表达的基础上:自由写作、自由绘画、校际通信、印刷学报、询问讨论、合作性会议等。他所创立的旺斯弗雷内学校,于1991年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的文化遗产。

  这次会谈由《新教育者》杂志主编卡特琳娜·沙布兰主持,国民教育督学皮埃尔·弗拉克维克、弗雷内中学教师阿诺德·兰伯特、巴黎第五大学教授克洛德·勒雷耶弗、弗雷内实验学校校长克里斯蒂安·卢梭参加了讨论。他们回顾了弗雷内的生平,评述了弗雷内教学法的特点,并指出了弗雷内教学法的现实意义。

  除以上主题之外,会谈还聚焦儿童发展等问题。格勒诺贝尔大学教授伊夫·席东和里尔大学讲师劳伦斯·阿拉德,主要讨论了如何提高儿童注意力和减少厌倦感的问题。有的会谈还放映“消失的万森纳大学”记录短片,然后由影片制作者弗吉尼·兰哈尔主持讨论。人们追忆了万森纳大学曾经的辉煌,表达了对这所大学的怀念。

  2016年11月25日的第七次会谈正值“国际反对侵暴妇女日”,会谈首先放映了纪录片《我,诺如姆,10岁,离婚》,记录了一个也门女孩被其父亲逼婚然后诉诸法庭抗争的经历。会谈中制片人和另外一些嘉宾围绕此影片展开讨论。

  2017年1月9日的第八次会谈的主题是“经济学家对教育的思考”,邀请巴黎政治学院经济学教授亚纳·阿尔甘从经济学的角度谈教育发展问题。

  2017年3月1日的第九次会谈首先放映资料影片《发狂的思想》,然后由法国教育部部长主持,与电影制片人、跨学科研究中心主任弗朗索瓦·塔德针对21世纪学校的作用展开讨论。

  法国国民教育、高等教育与研究部部长娜雅·瓦洛·贝尔卡塞姆参加了所有的会谈,她时而倾听,时而提问。会谈嘉宾多为年轻学者,也有资深专家,体现着法国思想界的新老交替,继往开来。(作者:王晓辉,单位:北京师范大学)

【编辑:张金杰】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7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