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四川老人骑行1.5万公里到法国 曾被人拿枪指着

2017年05月25日 15:37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人物素描

  “熊猫爷爷”罗维孝

  罗维孝是如何“炼”成骑行达人的?这还要从他20多年前的一场大病说起。

  那次住院,罗维孝原本以为只是场感冒,却被医生严厉告知,他的白血球数量低于3000,还不足正常人一半,“这辈子都不能再上高原。”从那时起,为了对抗这个“判决”,他倔强地开始了系统化的锻炼。骑行单车、做俯卧撑、游泳……不论寒暑,他都坚持不懈,“道理很简单,绝不当病秧子。”

  而后在2005年至2012年间,这个从国网雅安供电公司退休的老人,一人一单车骑行了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东至上海,西至新疆喀什,南至海南三亚,北至黑龙江漠河。

  在这当中,骑行西藏的经历最令他难以忘怀。2008年9月28日,骑行至西藏普兰时,罗维孝出现严重心率不齐,头昏脑涨,鼻血一直流,只能用卫生纸塞住鼻孔,大口大口地呼吸,“幸亏遇到一位好心司机,他一路开着灯给我照亮夜路,这才捡回了这条命。”

  后来,罗维孝在骑行圈的名气更盛,被称为“China骑士罗”、“感恩行者”、“骑行界骨灰级成员 ”等等。但其中,令他引以为傲的还是“熊猫爷爷”这个称呼。

  雅安“倔强”老人罗维孝,在其花甲之年,老夫聊发少年狂了一把,像年轻人一样,一人一单车来了场说走就走的骑行:沿着古丝绸之路出发,回访大熊猫发现者——法国人戴维故里。事隔三年后的今年1月,罗维孝的骑行经历出版,书中记录了他从四川骑单车出发,由新疆出境,历7国而终抵法国的精彩经历。骑行一路,他最为热衷的是将四川大熊猫的故事,讲给不同地域的人们。

  5月,四川雅安,阳光灿烂,60多岁的罗维孝向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回忆起那段1.5万公里的骑行,仍是唏嘘不已。但沿途无论炙热荒漠,还是冰雪山林等困难险阻在他看来都是妙不可言的,“我只是在做最想做的事,圆此生最想圆的梦。”

  疯狂计划

  重走丝绸之路传递熊猫故事

  罗维孝生活在四川雅安,打小就听闻不少有关大熊猫的故事,也曾接触过圆滚滚的大熊猫。他更知道,大熊猫已是世界了解雅安,了解中国的重要名片。

  1869年5月,法国生物学家、传教士阿尔芒·戴维就是在雅安宝兴县夹金山麓发现了大熊猫,并把它介绍给了世界。1964年,中法建交,中国将大熊猫作为“国礼”送给法国,大熊猫成了中法友谊的使者。

  2014年为中法建交50周年,罗维孝脑海中遂扑腾起一个十分疯狂的计划。他开始筹划从雅安市宝兴县出发,沿着丝绸之路,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德国等地,最终抵达法国的骑行计划,不仅如此,沿途还要给不同国家的人民,讲述有关大熊猫的更多故事。

  说走就走

  骑行100多天平均日行150公里

  2014年初,带上简单的行囊,罗维孝和家人道别出发。

  为了尽早达成目标,他制定了每天骑行100公里左右的计划。每天清晨天蒙蒙亮,起床洗漱后便匆忙启程。很多时候,因为起得太早,连早饭都买不到。午餐也同样没有定准,路过城镇时倒还好,若是骑到了荒芜人烟的地方,那就要靠自带的干粮,或者骑很远找个人家吃饭。

  一路骑行,最难预料的就是途中的天气。“但不管风吹雨淋,都要按照原计划进行。”罗维孝说,但在实际骑行中,每天赶路近150公里,甚至更多。

  “有时候也有担心。”一旦骑行在戈壁荒漠地带,“几十里路都看不到人烟时,孤独感油然而生,而且还要提防可能出现的危险。”

  路多艰险

  曾被他国边境军人拿枪指着

  危险,在罗维孝走出国门的刹那就迎面而来了。

  “刚走出国门,就被人拿枪指着了。”罗维孝回忆,2014年4月30日,一路紧赶下,终于在下午出了关。当他跨过中哈两国警戒线时,2名哈萨克斯坦边防军立马拦住他,喝令他退回。罗维孝只好待在原地,不敢动丝毫。在千钧一发之际,中国边防军赶来,提醒对方保持克制,并与海关联系核实罗维孝的签证手续。

  随后,步话机里传来海关人员声音,“这名中国人手续齐全,可以进入哈萨克斯坦。”听完这话,对方才收了枪,对其放行。

  还有一次,他来到波兰,不小心误入高速公路后被拦下。当警察亮出手铐,准备逮捕他时,罗维孝大喊了声:“NO!”同时,拿出盖满不同国家邮戳的地图,以及大熊猫照片后,方才取得了警察的理解。

  圆梦巴黎

  骑行印记被法国博物馆收藏

  一路上,虽然经历了高强度、高密度的骑行,令他的体能透支严重,还不时地出现幻觉,但凡遇到有人对熊猫感兴趣,他就立即来了精神,将大熊猫和中国的故事娓娓道出。

  2014年7月,罗维孝终抵法国。很快,他单车闯丝路的事迹被法国等国的媒体报道。而后,他受邀到巴黎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分享这段充满神奇与艰险的骑行。其间,他将一面印有大熊猫和中国龙图案,盖有8个国家近百个邮戳的旗帜交给了该博物馆的负责人,后者在盖上最后一枚印章后,将之永久收藏。

  今年,罗维孝将他的骑行经历,写成长篇游记《行无国界》出版。在书中,他这样说道,“我不敢妄言我成功了,但我敢说我努力了——我做了一件我最想做的事,走了一段我最想走的路,看了一段我最想看的景,圆了一个我最想圆的梦。”(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杨力)

【责任编辑:刘郁菁】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