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海归科学家黄大年的最后30天 要把时间补给国家

2017年07月13日 09:41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黄大年 1958年8月28日生,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
黄大年 1958年8月28日生,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

  2009年,作为第一位到东北的“千人计划”专家,黄大年从海外回到母校吉林大学。

  归国七年,黄大年带着团队突破一个个技术难点。在航空移动平台探测技术装备项目上,用5年时间完成了西方发达国家20多年走过的路程。在尖端装备重力梯度仪的研制上,就数据获取的能力和精度,我国与国际的研发速度相比至少缩短了10年,而在算法上,则达到了与国际持平的水平。

  他原本将带着团队继续突破,却最终倒在了岗位上,从2016年12月9日被查出胆管癌,到2017年1月8日去世,其间共计30天,享年58岁。

  “他是最单纯的赤胆忠心的海归科学家。”清华大学副校长、中科院院士施一公说。

黄大年(前排中)与学生外出徒步。新华社发
黄大年(前排中)与学生外出徒步。新华社发

  胆管癌

  助手于平回忆,几年前,黄大年就开始出现昏倒的情况,还时不时有原因不明的腹部疼痛。到后来,黄大年常常在包里放上一瓶速效救心丸。

  2016年12月8日

  黄大年不情愿地办理了住院手续。

  前一天,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向他下了死“命令”:哪里都不许去,住院接受进一步检查。

  就在一周前,黄大年的身体发出极强的预警——他因为腹部疼痛,在飞机上晕过去两次。那是11月28日深夜,北京飞往成都的航班上,黄大年去参加第七届教育部地学与资源学部年度工作会。

  12月4日,回到长春,他的科研助手、吉林大学教授于平“逼”着他到医院做了增强核磁检查。

  在长春做完检查,没等结果出来,黄大年就匆匆去了北京开会。

  12月6日晚九点半,黄大年回到长春,7日一早,就接到了医院的死“命令”。

  医院之所以这么强硬,是因为他前几天的那次检查结果很不乐观:疑似肿瘤。

  2016年12月9日

  早晨,黄大年到医院做检查。妻子张艳和他的博士生王泰涵、周文月陪着他。

  做完检查,黄大年躺在病床上打起了点滴。护士一离开,黄大年就闲不住了。他让王泰涵坐在身边,“那天你问我的问题,我给你讲解下。”

  黄大年在病床上盘起腿,不顾静脉上还插着预留针,拿起笔记本就开始为王泰涵讲课。

  当时,周文月坐在两人的对面。她看见阳光透过窗户打在白色的床单上,一对师生正在谈论问题。“那个场景是特别美的,既感动又心酸。”她情不自禁地拿出手机拍下了一张照片。

黄大年在病房里给学生王泰涵讲课。周文月 摄
黄大年在病房里给学生王泰涵讲课。周文月 摄

  这张照片,成为了黄大年为学生讲课的最后影像记录。

  黄大年总担心学生学到的知识不够。他的办公桌后面一直摆着两把椅子。每当学生来请教,他就会让学生坐在身边,有时一讲就是两三个小时。

  长期接送黄大年往返机场的出租车司机刘国秋说,好几次临上车之前黄大年还在和学生讲问题,自己在一旁急得要跳脚。有一次,刘国秋拉着黄大年的手就往车里拉,“当时再不走就真要误飞机了,最后一刻登机的情况发生了好几次。”

  2016年12月10日

  医生告诉黄大年,经过检查怀疑他有结石或者肌瘤,需要做一个手术。

  但实际上,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专家们进一步检查证实了黄大年的病情——胆管癌。

  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许多了解黄大年的人早就在担心他的身体。助手于平回忆,几年前,黄大年就开始出现昏倒的情况,还时不时有原因不明的腹部疼痛。到后来,黄大年常常在包里放上一瓶速效救心丸。

  黄大年平均每年要出差130多天。他办公室的墙上,有他2016年11月的日程安排:北京—宁波—长春—北京—长春—北京—长春—北京—长春—北京—成都。

  仅2016年的下半年,他就昏倒过三次。除了11月飞机上那次,2016年9月的一天,黄大年突然在办公室晕倒,醒来后布置完工作,又忙着去赶火车。

  秘书王郁涵印象最深刻的,是2016年6月27日的那次。王郁涵听到黄大年办公室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跑进去看到黄大年倒在了地上。“千万不要告诉别人。”醒过来之后,黄大年嘱咐。他自己到办公室的沙发上躺了会儿:“通宵工作有点累,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黄大年后来向人谈起这次晕倒时说,“准备项目几天没睡,起身时动作有些快。”

  原来,“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研制与实验项目”第二天就要进行验收答辩,黄大年作为项目负责人,连续三个晚上通宵工作,带着同事、学生准备相关材料。

  6月28日下午2点30分,答辩开始。“黄老师揉了揉布满血丝的双眼,又服了几粒速效救心丸,开始了历时2个半小时的答辩发言。”于平说,专家组一致认为,项目总体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国际领先水平”是国内大型项目评审中的最高评价。这个评价表明,中国重型探测装备技术研发获重大突破,实现跨代研发的设计目标并进入国际先进行列。

  “每天晚上两三点睡,没有周末,没有周日。一天休息五个小时,有时只休息3个小时。中午打个盹儿,十几分钟不到半小时,有时周末能补半天觉。”黄大年曾如此向人讲述自己的作息。

  12月10日,黄大年似乎对病情有所察觉,通知了在广西、广东的弟弟妹妹过来。但他似乎又对病情一无所知,给吉林大学副校长郑伟涛发短信说“争取两周内术后康复,重返岗位,有关工作人员作了安排,治疗期间不会对工作造成影响 。”

2011年4月10日,黄大年在为吉林大学的学生们授课。新华社发
2011年4月10日,黄大年在为吉林大学的学生们授课。新华社发

  要把这些时间补给国家

  按照管理制度,地质宫每晚11点清楼锁门,但黄大年几乎没有准时离开过。不是在凌晨离开,就是干脆不走——黄大年在办公室准备了一床被子,工作实在太晚,他就会在沙发上过夜。

  2016年12月11日

  在医院,黄大年一直牵挂着自己的女儿。他身在英国的女儿黄潇即将分娩,预产期不足一个月。

  黄大年提前给外孙起了中文名字:春伦。这个名字取自长春和伦敦——两座他最喜欢的城市。“春伦”两个字,实际上概括了黄大年自己的人生,他这辈子和这两座城市有解不开的牵扯。

  1978年,20岁的黄大年从家乡南宁来到长春地质学院(现吉林大学朝阳校区)求学,完成本科、硕士学习后留校任教。1992年,黄大年被公派到英国深造,1996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获得英国利兹大学地球物理学博士学位。1997年,回国不久的黄大年经过批准,又赴英国科研机构工作,直到2009年回国。

  从1978年进入长春地质学院开始,他探索地球奥秘的38年生涯里,有长春的20年和英国的18年。

  有人总结,他在长春发芽,在英国开花,最后又将果实留在了长春。黄大年曾经在发给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刘财的一封邮件中袒露心迹:“多数人选择落叶归根,但是高端科技人才在果实累累的时候回来更能发挥价值。现在正是国家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这批人应该带着经验、技术、想法和追求回来。”

  回国前,黄大年是剑桥ARKeX地球物理公司的研发部主任、博士生导师、培训官。作为航空地球物理研究领域的世界顶级科学家,他研究着高精度地球微重力和磁力场探测技术,带领着一支包括外国院士在内的300人科研团队,实现了在海洋和陆地复杂环境下通过快速移动方式实施对地穿透式精确探测的技术突破。

  这是一种尖端而敏感的技术。通俗的说,黄大年研究的是一种高级“CT机”,只是这种“CT机”透视的对象不是人体,而是我们脚下的大地以及浩渺的海洋。

  这种可以“透视”地下几公里的技术用于科研、民用时,可以研究地质灾害的发生机理、寻找矿藏。而这项技术用于军事时,深藏地下的军事基地和洋底潜行的潜艇将一览无余。

【责任编辑:张金杰】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7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