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浙江援外白衣战士跨越半个世纪的非洲记忆

2018年12月17日 09:53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原标题 “没有中国医生,自己的命早就没了”

  浙江援外白衣战士跨越半个世纪的非洲记忆

  本报记者黄筱、俞菀

  从黑白到彩色,一张张照片留下浙江援外医疗队50年的脚步;从书信到电子邮件,一行行文字背后是医疗队员们不畏艰险的担当和无怨无悔的医者仁心。

  1968年至2018年,浙江援外医疗走过了整整50年,共向非洲马里、中非共和国、纳米比亚三个国家派出医疗队53批、医疗队员1127人次。断肢再植、脑动脉瘤手术、超声介入治疗、肿瘤放疗等多项技术从无到有、开创先河,填补了受援国医疗技术的空白。

  援非伉俪的异国“战友情”

  在别人眼里,金东辉和妻子游继红是一对令人羡慕的医界伉俪:一个是嘉兴市妇幼保健院的外科主任医师,另一个是嘉兴市第一医院妇科主任医师。

  金东辉的日记里写到过这样一段话:“我小学时学过的课文《白求恩的故事》,其中一句就有‘白求恩同志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尤其令我感动的是,他一个外国人,在我们国家的抗战一线与死神搏斗。他救死扶伤的医德,还有悲天悯人的心肠,精湛的医疗技术,他成了战士们的保护神。这个情结一直还在,我也想像他一样,不远万里,去到非洲,尽可能用我所长救治那边的病人。”

  2014年金东辉和妻子带着这份情结一同参与非洲医疗援助队,在异国艰苦环境下共同工作和生活的体验,让他们之间不仅有了同学情、夫妻情,更有了一份寻常夫妻所没有的“战友情”。

  2015年11月20日,马里首都巴马科丽笙酒店发生了恐怖袭击事件。金东辉接到通知去距离事发地500米的安置中心待命,“满大街荷枪实弹站岗的军警,越往前越多,又看到了整车整车士兵,队长和我立刻紧张起来。”

  原本约定好不通知家属的队长看到了事态严重性,打通了游继红的电话。“我当时正在出门诊,突然接到队长的电话才知道,老公和队长一起去了恐袭的现场,当时的情况下嘴里叮嘱他们注意安全,放下电话后心里七上八下的。”

  既是夫妻又是队友,当危险来临时,身边的人也更担心了,游继红说等待很焦心,但是又不敢打电话给他,怕打扰现场救治。

  而金东辉和队长在现场紧张的情形下,顾不上生与死,只想着多救人。经历了惊险的一天,才有时间给妻子打了一通报平安的电话,游继红悬着的心才放下,“这份‘战友情’让我们之间有了更多的宽容、默契和理解,对我们俩当初选择参加浙江援外医疗队,无怨无悔。”

  恶劣条件下更要负重前行

  “从1972年到2013年我先后6次参加援马里医疗队担任翻译。”已经73岁的退休医务人员徐连松,分享了他先后6次作为援马里医疗队翻译的经历。

  初期到非洲时,三四人住一间房,只有一台电扇,室内温度可达三十六七度,“大树下搭个塑料棚算是饭堂,下雨时雨水会滴到饭碗里;有的医疗点长期没有自来水,吃的用的全是油罐车从河沟里拉来的水,雨季时水非常浑浊,只能用明矾澄清一下。”徐连松回忆。

  宁波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朱德才是浙江第16批援中非医疗队队长,他说刚到中非时正好碰上旱季,气候异常炎热和干燥,白天基本上没什么水,晚上有的时候会来一点,所以大家睡觉之前水龙头基本上不敢关,“有时候深更半夜听到水流的声音,大家都会激动得从床上蹦起来,赶紧去接一点水备用。”

  徐连松说,尽管条件这么艰苦,但医疗队为了解除病人的病痛始终以饱满的热情勤奋工作,“不记得有多少患者跟我说,如果没有中国医生,自己的命早就没了。”

  杭州市红十字医院眼科医生单子昂在首次外援中非共和国期间,一共诊治了4350例眼疾患者,进行眼科手术275例。这些手术,全都靠着简单的医疗设备与器械完成的。“在中非共和国的4年,我完成了在祖国数十年都不可能遇到的病例。度过了人生最有意义、最有价值、最难忘的岁月。”单子昂说。

  在克服驻地生活困难,服务当地百姓的同时,朱德才还带领大家利用休息时间,免费义务给中资企业、华人华侨提供24小时医疗服务,救助过受到枪伤的同胞,抢救过重性、恶性脑病患者,这些举措为海外华侨同胞提供了良好的健康保障。

  前花落子后花开,枣火更新榆火续

  通过中国援非医疗队,受援国人民对中国的了解更加全面、更加真切;同样也因为医疗队,发展中国家和中国之间的友谊也更加牢固、更加深厚。援外医疗队队员既是悬壶济世的“医者”,更是维护和平友谊的“使者”,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用实实在在的行动,创造了不平凡的业绩,有的还甚至付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1985年,高考前的程军得到了父亲程纪中因意外殉职在中非的消息;2000年,他作为第9批援中非医疗队的队员踏上了非洲的土地,追寻父亲的足迹,继续为中国援外医疗事业和中非人民的健康尽己所能。

  如今已是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的程军给天国的父亲程纪中写了一封信:“父亲,我已经将第9批援中非医疗队工作任务圆满完成了,并获得了全国援外先进工作者。2002年回国后继续在单位神经外科工作,秉着父亲您的谆谆教诲,踏踏实实做事、实实在在做人,学有所长,尽心尽责,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

  传承,既是在完成父辈未竟的事业,也是在书写自己的医者人生。

  12月11日在浙江援外医疗50周年纪念会议上,新一批援马里医疗队即将踏上征程。“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中国援外医疗队的精神还将继续在非洲大地上发扬光大。

【责任编辑:王嘉怡】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9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