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环球旅游

普吉游船翻沉遇难者升至41人 中国救援队加入搜救

2018年07月08日 08:28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视频:泰国媒体曝光两艘倾覆游轮画面  来源:央视新闻

  普吉游船翻沉事故遇难者升至41人

  仍有15人失踪,死亡和失踪人员均来自“凤凰”号;两支中国救援队已加入搜救

  泰国普吉府府尹诺拉帕在7日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随着两支中国救援队的加入,搜救速度加快,当日已从“凤凰”号沉船内部打捞出8具遗体,使这次游船翻沉事故的总遇难人数升至41人,目前还有15人失踪。

  当地时间5日17时45分左右,两艘游船在泰国普吉岛附近海域突遇特大暴风雨,发生倾覆并沉没。其中,“凤凰”号上载有105人,另一艘“艾莎公主”号载有42人,两船上共有127名中国游客。目前,“艾莎公主”号上42人已全部获救,事故中死亡和失踪人员均来自“凤凰”号。

  普吉府政府已经在普吉国际机场设立志愿服务中心,向遇难者家属提供帮助。

  7日早上,来自中国交通部的10人救援队和来自浙江海宁的7人救援队抵达普吉,随身携带了潜水器材和多波速雷达等设备,同泰方一起展开搜救。

  泰国海军第三舰队副总指挥乍龙蓬7日下午在普吉查龙湾救援指挥中心发布会上,介绍了当日泰国海军出动的救援力量,包括5架直升机和13艘搜救船,此外还有多名潜水员潜入“凤凰”号沉没区域进行搜寻。

  乍龙蓬说,在完成沉船区域及船舱内部的搜寻后,将综合考虑风向及海流,确定下一步搜救区域。

  泰国海军司令巴吞素万当日表示,海军正全力展开救援工作,“搜救工作直到找到所有失踪人员为止,现在一切还在进行中”。据新华社

一名女性遇难者装在防水袋里的手机。手机界面显示有十余条未接来电和信息。

  ●进展

  救援队彻查“凤凰”号搜寻遇难者

  由外交部领事司副司长陈雄风任组长的中国政府联合工作组于7月6日晚抵达普吉,当天深夜与泰方工作组展开首次联席会议,明确下一步任务,包括争分夺秒搜救失踪人员、妥善照料和安置有关伤员及家属和为下一步善后事宜做好准备等。

  中国驻泰国大使吕健7日凌晨同中国政府联合工作组组长、外交部领事司副司长陈雄风、驻宋卡总领事周海成前往普吉行政医院,看望在5日普吉游船倾覆事故中受伤的中国同胞及家属,并协调院方全力救助、组织志愿者教师和留学生赶赴各医院提供协助。

  此外,来自交通运输部的10人救援队和来自浙江海宁的7人救援队7日早上已抵达普吉,随身携带了潜水器材和多波速雷达等设备,将同泰方一起进行搜救。

  7日中午,中国驻泰国大使吕健与泰国普吉府府尹诺拉帕在查龙湾码头的救援指挥中心举行联合发布会。吕健表示,中国政府联合工作组已与泰方救援工作组展开了首次联席会议,目前中方已经有两支救援队抵达普吉,马上将参加下一步搜救工作。

  据泰国普吉府府尹诺拉帕介绍,7日救援队伍彻底搜查“凤凰”号遗骸,搜出“凤凰”号内的遇难者,之后再加大对海面的搜寻。

  据新华社

谭昕妍是此次事故的幸存者,她正在讲述自己的逃生经历。

  ●现场

  不找到最后一个人搜救决不停止

  7日中午,在距泰国普吉岛10多公里的海面上,4艘泰国海军舰艇、一只皮划艇正进行紧张的搜救,一架泰国海军直升机在空中盘旋。潜水员轮流从皮划艇上潜入海中。

  在这片海面下44米处静静地躺着两天前翻沉的“凤凰”号游船,船舱里可能仍困着15名失踪的游客,其中大部分可能为中国游客。

  这一海域牵动着中国人的心。中国驻泰国大使吕健和中国政府联合工作组7日来到出事海域,视察搜救工作。在搜救指挥舰上,泰国海军司令纳里·巴吞素万介绍了搜救进展情况。他说,7日的搜救中又找到部分遇难者遗体,至此已确认41人遇难。

  巴吞素万承诺:“不找到最后一个人,搜救工作决不会停止。”他介绍说,为搜救失踪游客,泰国军方及民间派出800余人参与搜救,海军舰船和直升机还有渔船在出事海域24小时搜救。

  搜救紧张进行的同时,受伤的中国游客正在医院接受治疗。遇难和失踪人员家属7日上午已陆续抵达普吉岛。为迎接家属到来,泰国政府专门在曼谷和普吉机场设立快速通关通道,并在机场、医院等地开设专门接待站,在普吉府设立接待中心和服务站,受理善后工作。

  泰国华侨华人组织了数百人的志愿者队伍,设立救助点,为接受治疗的伤员和遇难、失踪人员家属提供翻译、交通、住宿等服务。

  昨日,泰国普吉岛南部搜救海域,救援快艇驶向军舰,将打捞上来的物品运送过去。

  据新华社

  ●讲述

  幸存者:敲碎船舱玻璃后爬出

  浙江海宁海派家具有限公司员工及家属37人遭遇了此次普吉岛游船倾覆事故。

  昨日,海宁市政府发布最新工作进展称,目前失联者中包括7名未成年人,年龄在小学到初中之间。海宁市政府已安排涉事家属共27人,由工作人员陪同分3批前往泰国。市政府下一步将继续着力现场搜救、家属安抚、回国接待、企业生产经营等后续工作。

  市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经了解,海派家具公司组织的出行属自由行,没有参团,是通过网络订购的旅游产品,具体哪个平台还待确定。

  新京报记者昨日在普吉行政医院见到了海派家具公司的幸存者黄先生,他唇色发白,恹恹地躺在病床上,整个人看起来非常虚弱。

  黄先生回忆说,他们4日到达泰国,5日乘坐“凤凰号”出海。因妻子当天身体不适就和孩子留在了酒店,没想到这个意外之举让他们逃过一劫。返程时,船只遇到了大风浪,黄先生当时坐在船舱一层的第二排,离门口较近,和他一起的人都是公司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及其家庭成员。

  “大部分人都坐在我后面,我在逃生时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情况。”黄先生说,船体晃动一会后,他们穿上救生衣,这时,听到了玻璃爆碎的声音,船尾已经进水,船身起码已经倾斜了45度,听到有人喊了声“往外跑”,他才试图往外走。

  但船身晃得太厉害,于是和同事敲碎了旁边的船舱玻璃,同事和他先后从船舱的玻璃洞中爬出,“出来后两只手已经血肉模糊了”。黄先生回忆,逃难时,船上没有统一的指挥,乘客四散逃脱。

  ■ 措施

  文化和旅游部:下架不合格自助游产品

  泰国普吉岛附近海域游船倾覆事件发生后,文化和旅游部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机制,印发关于做好暑期旅游安全工作的通知和关于进一步加强出境自助游相关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对在线旅游企业和平台、旅行社开展紧急排查。

  针对出境自助游,文化和旅游部要求,各地要进一步加大我国公民在境外旅游的合法权益和生命财产安全保障,立即对当地在线旅游企业和平台、旅行社开展紧急排查,下架一批不合格自助游产品,要求游客在购买境外单项旅游产品时必须填报游客信息,在线旅游企业和平台、产品供应商在宣传销售高风险的出境自助游项目时加强风险提示。

  文化和旅游部要求,各地要指导在线旅游企业和平台建立完善出境自助游应急机制,明确在线旅游企业和平台相关责任,并采取线上线下多种形式,加强出境自助游知识宣传和安全教育。同时,各地要开展文明旅游和理性消费宣传,引导游客合理规划出游线路,选择有运营资质的交通工具,不在旅游探奇中盲目追求刺激、铤而走险。

  ■ 特写

  “凤凰”号沉没 女孩15小时漂流求生

  暴雨突如其来,晴好的天空被阴云覆盖,海水随之变暗。凤凰号正要离开泰国普吉府的大皇帝岛,准备返程——按原定计划,游客们将于5日下午五点半到达查龙码头,结束漂流的一天。

  凤凰号没法按时回到岸边了。风雨摇动小船,海水击碎窗户、涌入舱中,有人跳船逃生,有人被海水裹出船舱,有人随船体沉入40米的水下。

  沉没的两艘游船中,“艾莎公主”号上42人全部获救,死亡和失踪者均来自“凤凰”号。海事官员在采访中表示,找到生还者的几率几乎为零。

  组团

  风雨到来前,救生衣就在船头,叠着串在一根柱子上,几乎没有游客穿着。

  谭昕妍坐在豪华游艇底层的后排,靠着座椅闭目休息——此次特地和朋友来普吉岛深潜,而在小皇帝岛的体验也令人满意。她们尽管不会游泳,依然换上潜水服、背上氧气瓶,跟随潜水教练深入十几米的水下,看着鱼群从身边游过。

  此时,两个姑娘都因疲惫和眩晕而静坐不动。谭昕妍手边放着绿色手包和紫色书包,后者装有两人的护照和化妆品。她来过泰国,这次自然成为朋友的向导,将两人证件装在身上,包揽所有安排。“我们还说,等明天到了曼谷,就去吃好吃的。”

  在同一层,黄先生坐在靠近船头的第二排。他是海派公司的员工,此次与其他公司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及家属共同出行。每年暑假,公司都会组织这样的活动。

  船上还有5个刚高考完男生组成的毕业旅行团,5日是到泰国的第一天。“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18岁,高考完想着出来开心一下,散散心。”小李说。

  暴雨突如其来,人群安静下来,将目光投向窗外,“感觉神经都紧绷起来。”黄先生说,桌上的东西滚落一地,已经无人相顾,紧紧扶住椅背,脚抵住桌脚。

  在摇晃中,谭昕妍看向窗外。她后排,另一个来自海宁的家庭由外婆、母亲和两三岁的幼儿组成。幼儿放声大哭,外婆拍着他后背轻声安慰,雨越下越大,哭声反而渐渐安静——孩子睡着了。

  风雨

  救生衣从前排传向后排,乘客们默契地穿好。

  船摇摆得越来越厉害,当船倾斜至45度、海水涌上一层的窗户时,谭昕妍听到潜水教练放声大喊,要求人们出去,站在船尾的一位高中少年一跃而下,跳入水中。

  在船舱中,逃生变得无比艰难。舱中要求赤脚,脚下光滑无处着力;船身来回摇摆,连攀附桌椅都难以前行。一位女同事牵着女儿滑过来,黄先生将她一把拉住,三人慢慢向舱口挪动。同事的丈夫跟在妻子与黄先生后面——最终,这个家庭中只有母亲生还。

  “不能太急,我前面还有个10岁的小女孩呢。”跟在后面的谭昕妍说。她将两个包背在肩上,一手牵起朋友,扶着座椅一步步移动。在她后面,外婆怀抱幼儿,孩子放声大哭。

  船身倾斜过临界,海水瞬间涌入船舱。旁边一人打碎玻璃,黄先生使劲划动双手,从破洞中挣扎出去,两腿往上蹬,直到浮出水面。他扬起头,向远处一艘皮艇求救,对方划过来。

  从海浪扑打到船翻没,仅有10多秒。小李只记得拿了个硬的东西,拼命敲打玻璃。小林跟在他后面,也用手敲打玻璃,碎玻璃划在男孩子们的身上。

  在海水涌入时,谭昕妍闪过一个念头:“回手抓住朋友,然后向上蹬,用头撞破玻璃,就能浮到海面了。”她脚下发力,两次顶在玻璃上,玻璃纹丝不动,混乱中也握不到朋友的手。

  漂流

  “她或许挣扎了吧——如果我当时知道,就能告诉她,放松反而能随着水流出去。”谭昕妍坐在床头,悲伤而煎熬。

  窗户在海浪拍击的瞬间破碎,放弃挣扎的谭昕妍跟着救生衣的浮力来到水面上,耳边除了海水拍击的声音便是自己粗重的呼吸声。

  一只手突然按上她的头,她看清楚是个浮起来的60岁左右的长者,紧紧抓住她的救生衣。一个中年男人也浮起来,又抓住她的救生衣,三人在海面上沉默地喘息。

  等呼吸慢慢平复,谭昕妍听见自己缓慢而嘶哑的声音:“你们怎么样了?”两人没有说话。不知什么时候,他们没了呼吸声,松开她的救生衣,缓缓漂远。

  “这么大的事故,总会有救援队的。”她放松身体等待,然而时间慢慢过去,期待中的马达声并未出现,只有海水偶尔灌进耳鼻,她开始向目标游过去。

  目标是个绿色小岛,似乎就在不远处。然而游一段,一个浪打过来,她便回到原地。

  酸痛乏力从四肢漫到全身,没有绑着腿下带子的救生衣扣在下颌,伴着海水把下颌磨得疼痛难忍。她不停游动,累得不行,就张开嘴喝一口海水。

  天色渐暗,一具女性遗体漂过来。谭昕妍看到遗体背着包,里面有瓶水。这是她这一晚第一次得到补给。

  喝了水,体力恢复一些,她抓住这具遗体又游起来。谭昕妍说,“那时候,人会拼命地想抓住点什么。”

  紧紧攥着对方的救生衣,谭昕妍向前游着。她开始跟小姐姐说话,说很久没看过奶奶和外婆,说以后一定珍惜生命、孝顺父母,说自己是独生女,还说自己这么年轻没来得及做母亲。

  “我游一段就喊有没有人,但身边漂过去的除了尸体还是尸体,没有能说话的。如果碰到活人,就可以互相交流打气什么的,没有,只有我一个人。”

  水还没喝完,瓶子不知什么时候丢掉了,谭昕妍有点气馁,却没放开对方。她又向着远处灯光的方向游去,然而遥不可及。

  救援

  “我就告诉自己一定不能睡觉,如果睡觉的话,可能呛水就死掉了。”她说。

  天色亮起来,海岛的轮廓逐渐清晰。“很绝望,我又试了一下,可是不管往哪里游,海浪就把我们往相反的方向冲回来。”

  “对不起”,她把小姐姐的带子放开,一人朝小岛游过去。游了好久,距离始终没有变化。她又看天上的云,“要是我游过那片云,说不定就能离小岛更近了。”

  白云和小岛如同海市蜃楼,她又给自己开出空头支票:等到了岛上,想吃什么就有什么。

  “我心里一直希望出现一艘船,就真的看到一艘。”谭昕妍不知道那是泰国军方的搜救船,最乐观的打算是旅游船。她使劲划水,向小船游过去。

  海浪又一次把她推回原地,许昕妍放开喉咙大喊“救命”,远处的小船慢慢靠近,有人向她伸出手来。在海上漂流近15个小时后,她终于可以躺在坚实的甲板上。

  救援队人员还发现一具成年女性遇难者遗体。她的脖子上挂了个手机,装在防水袋里没有受损。屏幕显示时间为7日14时34分,下面有数十条微信消息以及未接来电。

  7日,黄先生双手绑着绷带,躺在普吉府的病床上,两日前的场景依然在眼前。

  谭昕妍在医院的床头上放着两本皱巴巴的护照,其中一本已经没有主人,她打电话给朋友的父母,却不知从何说起。

  5个毕业旅行的男孩,4个住进普吉府医院相邻的几张病床上。另一个男孩小周还在失联名单上,他们还在等待。

  A06-A07版采写(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庞礴 彭子洋 许研敏 张彤 潘佳锟 倪伟

【责任编辑:韩辉】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