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性侵案数量上升 亚裔被呼吁勇敢发声公开抗议

Larry Lee表示:纽约市有三分之一的亚裔女性遭受家庭暴力。 (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

Larry Lee表示:纽约市有三分之一的亚裔女性遭受家庭暴力。 (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侨网12月20日电 据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消息,两个月前,大概谁也不会想到,“性骚扰”这个词会“烧”遍全美国。从好莱坞到体育圈,从音乐界到传媒业……就像《时代》杂志将揭露性骚扰的“打破沉默者”评选为2017年度人物时所说的一样:“几乎每一天,都有CEO被开除,大亨被推翻,偶像失去光环。”在纽约市警最新发布的犯罪率报告中,在总犯罪率及谋杀等犯罪率下降的情况下,性侵是唯一数量上升的,警方认为这是因为在全美的揭发“浪潮”带动下,更多受害人有了勇气报案。

  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纽约市非营利女性权益组织Womankind的执行总监Larry Lee如此说。(Womankind的前身为“纽约亚裔妇女中心”,成立于1982年,致力于帮助家庭暴力、人口贩卖、性暴力等受害者。)

  Larry Lee说道:“纽约市有三分之一的亚裔女性遭受家庭暴力,其中约一半也同时遭受伴侣的性暴力,也就是说大约有4万名亚裔女性正遭受婚内强奸。总的来说,我们估计纽约市有8万名亚裔女性遭受过婚内强奸,其中华裔可能占一半;还有约1万名亚裔女性曾在约会中被强奸,或在年轻时遭遇过性暴力。我们接触过的被性侵者中,最小的只有3岁,年纪最大的有80多岁。”

  这些年,被称为“哑裔”的亚裔在很多方面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但在这场席卷全美的揭露“性骚扰”浪潮里,亚裔仍然被甩在了后面。

  Larry Lee表示:“亚裔传统文化认为男性拥有更多权力。亚裔也是最倾向于责备受害者的族裔。比如当女性穿的裙子短,有人就觉得侵犯她们是合理的,这样的态度使得亚裔受害人更容易认为自己不应该站出来。我们接触的很多受害人,最初都是来寻求住房、补助金等帮助,询问过程中我们才知道她们遭受了性侵或性暴力。”

  由于社会对受害者的质疑或苛责、与加害者之间的权势及力量差距、曝光度等原因,遭遇性骚扰的人本就难有站出来的勇气,而亚裔文化偏向保守、沉默、忍让,不少亚裔不愿让亲近的人知道自己的遭遇,而即使在受害人对家人、朋友倾述后,也可能因为“家丑不外扬”的观念而得到“忍耐”的建议,这又给亚裔增加了一道屏障。

  而同时,文化也是导致亚裔更易遭受性骚扰的一大因素。Larry Lee说,在不少案例中,亚裔出于所受的教育和家庭熏陶等影响,不习惯直接说“不”,而是通过肢体语言或表情表达拒绝。这样一来,对方或者不懂其中的文化差异,或者有意装不懂,找到借口实施骚扰或侵犯。

  另外一个容易忽略的因素,是泛滥的色情片对于亚裔、尤其是亚裔女性形象的塑造。Larry Lee表示,超过50%的性暴力影片中,亚裔女性都是受虐者;还有很多应召、陪侍服务的广告中,也极力突出亚裔女性。亚裔在西方色情产业中频频出现,有经济落后、“yellow fever(指其他人种对亚裔的狂热爱好)”病态心理等种种原因,但无论如何,其结果就是更多人产生了亚裔女性更软弱、顺从的印象。

  作为一个在女性权益组织中工作的男性,Larry Lee极力鼓励男性参与到反性骚扰及性侵活动中来。因为其一,男性也可能是受害者;其二,拥有更多性别优势的男性,只有在参与其中、从受害人(大部分时候是女性)角度了解以后,才懂得理解与尊重。

Jennifer (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
Jennifer (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

  曾经遭受职场性骚扰的Jennifer,来自中国,到美国后读书工作直至现在结婚生子。多年前在某公司工作时,她的男性上司会在办公室里拍打任何女性下属的臀部,其中也包括她。

  Jennifer说道:“有一天我忍无可忍,朝他大吼。从此他没有再碰过我,但仍然对其他女同事这样做。2年后我辞职了,但他仍在那家公司。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一度很难相信别人,看到陌生人也会害怕。”

  信任缺失是遭受性骚扰或性侵后的典型反应之一,此外还包括焦虑、抑郁、头痛、失眠、体重变化、恶心、自尊心受损等各种心理和生理上的后果。

  正如Jennifer的遭遇一样,很大一部分性骚扰都发生在职场或地铁等公共场所。但长期以来社会对性骚扰行为的包容态度,使得受害人不仅不敢声张,甚至不敢确认自己是否真的受到骚扰。实际上,根据Womankind经理Betty Rose Green的介绍,性骚扰可能是身体上的,也可能是言语或情绪情感上的。

Betty Rose Green (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
Betty Rose Green (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

  Betty Rose Green表示:“底线就是,只要你觉得不舒服,无论是行为还是语言,就应该说出来让对方知道。”

  然而现实中,性骚扰受害者即便鼓足勇气开了口,面临的后果却可能比加害人更严重——被怀疑,被嘲讽,如果举报的是同事或上级,甚至可能被解雇、被调职、失去加薪或福利、被迫离职等等。

  12月5日,赵小兰在一场女性及领导力公开活动上坦承自己也曾被性骚扰。她说,这是很多女性都藏了许久的一个“肮脏的小秘密”。

  Jennifer表示:“找一份工作不容易,如果要靠这份工作养家糊口,很多时候真的只能沉默。”

  律师陈明利在接受采访时说,很多情况下,当受害者决定公开抗议、反抗甚至采取法律手段时,就意味着需要做出选择:是要保住工作和前途,还是自己的心理健康及公义。

  更不幸的是,即使受害人决定提告,性骚扰的官司却很难取得胜诉。以职场性骚扰为例,按照劳工法,职场性骚扰分为两类。第一类是“敌意工作环境”下的性骚扰,是更常见的一种情况,指性骚扰行为影响到雇员工作状态,并使工作环境充满敌意。可是,根据高院的裁定,反性骚扰和歧视法律并不普适于美国职场的民法。

  职场性骚扰中另一个更少见的情况是“交换性性骚扰”。如果想胜诉,职员必须证明上司主动表明了不受欢迎的性企图,或做出其他不受欢迎的性举动;其次,职员还须证明雇主以工作上的好处作为性交换条件,或是自己对雇主行为的态度,影响到了雇主做出的雇佣决定。理论上讲,相比第一种情况,“交换性性骚扰”更容易掌握证据,也更容易立案。

  总的来说,与各级政府机构受理的起诉相比,性骚扰只是其中极少的一部分,这正是因为,要证明雇主或某位同事的举动不只是通常的办公室不端行为,而确实是非法骚扰,这非常困难。

  刑事辩护律师Danny Cevallos说道:“不幸的是,我们绝大多数人的工作环境也许并不愉快,但也不违法。”

  Larry Lee也同意,性骚扰的官司打起来很困难,但他强调,与最后的结果比起来,最重要的还是说出遭遇,寻求帮助,因为即使不采取法律手段,通过倾述和帮助,至少可以抚平受害人的心理创伤。(文/李越 图/Liz Chow、徐津晶)

【责任编辑:罗丹】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loadmore

加载更多

关注侨网微信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侨宝客户端
侨宝客户端
侨宝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