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中国留学生遭“绑架” 揭秘跨国洗脑犯罪始末

  中国侨网7月12日电 据澳洲网微信公众号消息,2018年7月2日周一下午1点多一个远在万里之外的澳大利亚中国女留学生若芸的父亲接到了一个令他恐惧万分的电话,号码正是女儿在墨尔本一直用的:“你女儿现在我手上,给我打20万澳币!不然我就毁了她!”

  19岁华裔墨尔本女留学生自缚手脚、自录求救语音、自己交出微信密码……这一起错综复杂的墨尔本留学生绑架案牵扯出了一场精心谋划的跨国洗脑骗局,骗子手段卑鄙“高明”,被骗少女步步沦陷。澳洲网记者采访到了这起绑架案的当事人,看骗子如何“洗脑”单纯少女。

  墨尔本惊现绑架案!少女被找到却“一脸懵”

  7月2日,这位仓皇失措的父亲在接到绑架勒索电话没多久,就发现歹徒开始用女儿的微信给自己发送女儿被侮辱控制的照片。女儿的微信明显不是若芸本人在使用了,而给若芸父亲打电话的“绑匪”则继续在群里继续扬言,再不给钱,就要进一步伤害若芸!

  与此同时,在墨尔本与若芸合租的室友小佩也接到楼管Lisa的电话,说若芸失踪了。随后小佩就接到了一个冒称可以救若芸的陌生人电话。

  就在四方亲友都焦急地寻找着若芸地下落时,晚上9点,骗子再次发送了一张带有若芸正脸的照片,让家人非常震惊。而若芸父亲,也再次收到了“绑匪”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女儿说:“爸爸妈妈,救救我吧,我受不了了。”

  若芸的父母一夜未眠,身心备受煎熬,亲朋好友也焦急万分。7月3日周二一大早,焦急万分的父亲赶到机场购买了一张飞往墨尔本的机票,并开始加急办理澳大利亚签证。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在报警之后,当天下午,还在焦急地等待下签的若芸父亲忽然收到了若芸学校老师的消息,说若芸在墨尔本市区的一家宾馆内被警察找到,找到时安全无虞,并且一脸懵。

  所有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但这场“绑架案” 已经给大家造成造成的损害却是破坏性的。而另一头,签证终于获批的若芸父亲却仍然放不下心来,乘坐当晚的飞机并于7月4日周三上午8点多来到了墨尔本。

  看到若芸平安被找到,我们在感到欣慰的同时也不禁疑问:若芸是真的被绑架了吗?从7月2日到7月3日短短的一天时间,若芸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说,在7月2日之前,若芸遭遇了什么样的事?

  19岁少女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6月中旬,在若芸“绑架”案发生3周前。若芸接到一个自称来自“中国北京大使馆”的“公务”电话,说她有一份法律文件要签收,因为她的信用卡被犯罪分子在海关使用了。对方自称是“北京东城警察分局”的警官“严队长”,他和若芸说,这个案子很重大,要秘密调查,需要若芸要尽全力配合。

  涉世未深、单纯听话的若芸对这个来电深信不疑,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已经开始掉入一张跨国诈骗的大网之中。她对来电的“公务人员”开始言听计从。

  6月11-6月18日:汇报行踪。若芸说,“严队长”要求若芸汇报自己的日程安排、日常行踪,并且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会有牢狱之灾。若芸对整件事深信不疑,无一不照办,这让对方觉得她是个可以轻易被控制的人。她和室友同吃同住一室,虽然她的行迹有些可疑,室友多次问她,但她都没有透露半点消息。

  于是,没过几天,“严队长”就说由于若芸的银行卡被罪犯盗用了,所以若芸必须要申请“账户清查”,另一方面,“严队长”的领导很强硬地说“账户清查”是很麻烦的程序,因此拒绝了若芸。

  一来二去,若芸心急如焚,心想如果不能争取到这个机会,自己没法洗脱嫌疑,不知道要因为这个案子坐多少年的牢。 最后,若芸费尽唇舌,终于让领导松口,同意给她一个“账户清查”的资格。

  6月18日:“账户清查”阶段,乖乖汇钱以洗脱“罪名”。骗子所谓的清查过程要求若芸把账户内欠款都转到另外一个账号,“严队长”表示自己提供的账户是“香港廉政公署”的账户。一心想洗脱嫌疑的若芸毫不犹豫将账户内1.6万澳元转到了“严队长”提供的账号中。

  6月20日,“严队长”突然告诉若芸,案子要上庭了,法庭要求若芸提供财力证明。但若芸账户上的钱由于“账户清查”都已转出,骗子开始把目标投向了若芸身边的人。骗子让若芸以交学费为由向亲友借钱,并给了若芸包括支付宝、微信支付等3种付款账号,叫她把钱汇到这些账户。

  为了法庭的财力证明,若芸开始向自己的前男友借钱。若芸前男友在第一天给骗子提供的支付宝账户打了600澳元,而第二天准备再打1000澳元的时候,支付宝显示该支付宝账户涉嫌诈骗,已无法向其汇款!其实这时候就应该警戒了,但是若芸并没有起任何疑心。

  7月2日-7月3日:“虚拟绑架”阶段。到了这时,不满足的骗子发现在若芸身上榨不出什么钱财了,于是开始计划更大一盘棋,他们让若芸自己绑架自己,以达到勒索的目的。

  骗子对若芸说,若芸的手机中了病毒,不能再用这个手机和外界联系。还要求若芸将自己现在的微信等通讯工具的账号密码告诉他们。在通话中,骗子一直拒绝提供若芸新手机号给她的亲友,并一直强调他是若芸唯一信任的人,若芸让他负责来与外界联系,这相当于让若芸切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

  被牵着鼻子走的若芸在7月1日晚接到了“严队长”的紧急电话,“他叫我第二天一大早赶紧去找一个学校附近的宾馆住下来,然后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在哪里。”乖乖听话的若芸于是在7月2日周一清晨带着自己的随身物品离开家。

  若芸住到宾馆后,骗子开始用QQ视频和若芸互相交流。过程中,骗子以“反搜证”为名,要求若芸自缚双手双脚背对着镜头,以“和案件中的嫌疑人的人质进行比对”。而这,就是骗子在微信群中发送的所谓“若芸在我手上”的绑架照片。

(骗子发给若芸父亲的微信)
(骗子发给若芸父亲的微信)

  骗子敲诈若芸父母未果,就通过朋友的身份对若芸的微信好友表示:若芸对父母已经心灰意冷,甚至被胁迫拍裸照,并教唆受害人亲戚打电话告诉若芸父母。与此同时,骗子要求若芸念出骗子发给若芸的,据说是录音带中的人所说的内容一样的一段话:“爸爸妈妈,救救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而录下了若芸声音的骗子,随后就把若芸求救内容的录音,发送给了若芸爸爸,以骗取钱财。

  在若芸被“隔离”,同时若芸父母及其亲朋被以绑架案的方式敲诈的十多个小时里,警方接到报警之后,警方就展开了迅速的侦破查找工作。3日下午两点,警方在一个酒店找到了若芸。

  若芸被警方找到,但骗子还未知道,仍在敲诈勒索行骗。最后在被揭穿骗局之后,骗子恼羞成怒,甚至卑鄙的在若芸的微信朋友圈中发布了一些淫秽的言论。但事情也就就此结束了。

  4日至8日,若芸和父亲配合警方在进行相应的笔录工作。

  骗局大解析,其实这场绑架案破绽颇多

  为了控制若芸达到诈骗的目的,这群骗子们的安排的骗局可谓有板有眼,精心谋划。然而再完美的骗局,也有漏洞。让我们一起再来回顾这场骗局,解析骗子的惯用技俩:

  1、伪装公务员身份

  这场骗局的起点就是以公务员身份进行的一通公务电话,人们往往对公务员的身份有一种服从感。对所有所谓的公务电话,一定要倍加小心,骗子极有可能在利用你的心理暗示作用在行骗。

  2、操控心理,假装“为受害人着想”

  骗子一直以站在若芸一边、帮助若芸洗脱嫌疑的立场让若芸做各种事情,再加上若芸天真单纯,于是被骗子一步一步牵着鼻子走,到最后甚至“自己绑架自己”,自己玩儿起了失踪。

  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像若芸一样天真单纯的女孩子,社会的复杂与人心的黑暗对于她们来说,都是遥远又虚幻的概念。骗子正是抓住了她们的单纯,巧妙地玩弄人心,才把她们骗得团团转。

  世界上好心人没有那么多,越是“为你好”,越是可疑。

  3、切断受害人与外界联系

  骗子切断了受害人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控制社交网络、汇报行踪……都是其手段,目的就在于让受害人一直深陷自己编织的谎言,失去向外界求助的机会。不要因为任何人的一面之词,就切断你和父母亲人的联络。

  4、骗局的最终目的还是在于骗钱

  大部分骗局的最终目的都在于骗钱,所以就有了骗子“办理公案”却使用支付宝汇款、出庭需要证明财力……这些骗局漏洞,目的只在于将受害人的钱骗到手。

  所以无论何种骗局,只要提到账户和钱,都应该警惕。

  最近一段时间,已经不止一起像若芸这样“虚拟绑架”的案件被曝光了。记者了解到,去年以来,墨尔本已有十多起类似案件发生,单笔涉案金额40万澳元以上。最近一个月以来,阿德莱德、墨尔本相继有中国留学生涉及虚拟绑架诈骗案。再加上北美、欧洲等地相继曝出的类似案件,受害人估计有上百人,加起来诈骗金额可能会有上亿元。

  在澳大利亚维州境内,已知的此类电信远程“洗脑”诈骗案已发生多起,而尚有受害者由于隐私等原因并未公开。对此,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表示,领馆对于此类案件已在官方平台多次发布提醒,也一直在联系各大高校通过各种方式通知留学生预防诈骗案件的发生。

  正是由于留学生初离家乡、涉世不深,又缺乏防范意识,骗子才有了可乘之机。如今的诈骗集团骗术愈发升级,惟有自身有充分的安全防范意识,才能不被骗子钻了空子。希望受害人若芸的经历,可以给大家敲醒警钟,谨记骗子的常见骗术,远离心怀不轨的坏人。

【责任编辑:谢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loadmore

加载更多

关注侨网微信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侨宝客户端
侨宝客户端
侨宝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