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南箭北星”卫星网络产业格局基本形成-中国侨网

  • 设为首页

北京“南箭北星”卫星网络产业格局基本形成

2021年03月26日 09:54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北京“南箭北星”卫星网络产业格局基本形成

  大兴、经开区将建设商业航天产业基地、商业火箭创新中心;海淀建设商业卫星产业基地等

  发射火箭,将卫星送入太空,发展卫星网络。在北京各地区,这些原本只能由国家力量完成的高科技产业正逐渐走向民间,形成了“南箭北星”格局,民营航天企业新增了一个“上天”的可能。

  据了解,北京将在大兴区、经开区建设商业航天产业基地以及商业火箭创新中心,做强“南箭”;在海淀区建设商业卫星产业基地等,做强“北星”;丰台区发挥央企优势,承接高端溢出项目,其他各区错位发展,形成全市产业的协作互补。

  为进一步推动卫星网络产业、鼓励商业航天企业在京发展,北京市经信局近日编制并发布《北京市支持卫星网络产业发展的若干措施》,明确了“南箭北星”产业布局,建设商业航天产业基地,引导社会力量支持卫星网络产业创新和发展。

  北京市经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本市将推进卫星网络全产业链发展,重点发展商业火箭、卫星、地面终端、网络建设和运营服务等关键环节,为将来形成工业化、规模化的生产能力打基础。

  新京报记者采访多家火箭、卫星行业新兴公司了解到,卫星网络全产业在未来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基于通信、导航、遥感等技术提供行业解决方案的广义卫星互联网,将是商业航天未来十年最大看点。”九天微星创始人兼CEO谢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现状

  商业航天的市场在哪里?

  北京市经信局发布的信息显示,近年来,受国家政策开放利好,众多商业航天、卫星网络企业陆续成立,资本市场热度高涨,特别是处于产业链前端的部分商业火箭、商业卫星企业备受关注。

  商业航天的市场在哪里?新京报记者查阅中金公司研报发现,传统的航天应用以卫星为主,包括通信、导航、遥感、科研四大方向。随着商业航天的兴起,产生了新的方向,在卫星通信领域出现了卫星互联网,以及太空旅行、太空采矿、深空探测等。更长期的如建设太空基地、移民火星等,也是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

  中金公司研究部预测,全球航天经济到2030年将达到近6000亿美元,细分主要包括火箭发射服务、卫星遥感服务、卫星制造服务、卫星宽带及互联网服务等。

  3月24日,九天微星创始人兼CEO谢涛告诉新京报记者,纵观国内,中国的低轨星座建设已拉开序幕。“2020年4月,卫星互联网首次被纳入新基建范围,产业链上游的卫星制造和火箭制造细分产业率先受益,百公斤级卫星的批量化生产成为行业刚需。卫星运营及服务,以及衍生的车联网、地面设备也蓄势待发。”

  据国泰君安证券相关研究测算,未来10年,国内低轨卫星系统中,卫星规模有望达到3000-6000颗。

  目前,市场已对这一趋势作出反应。据企查查数据,2020年上半年,中国卫星互联网相关企业新注册1128家,同比增长158%。

  “天眼查数据也显示,2020年中国商业航天领域融资总额超过60亿元,较2019年的19亿元,增速超200%。这反映了市场主体的判断。”谢涛说。

  根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6G概念及愿景白皮书》,5G时代仍将有80%以上的陆地区域和95%以上的海洋区域无移动网络信号。因此,“建设覆盖更广、带宽更大、时延更低、可靠性更高的卫星互联网,作为地面通信的有益补充手段,是弥补全球数字鸿沟的关键。”

  政策层面,“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将“建设高速泛在、天地一体、集成互联、安全高效的信息基础设施”,以及“打造全球覆盖、高效运行的通信、导航、遥感空间基础设施体系,建设商业航天发射场”作为国家战略工作重点。

  未来

  南箭

  商业发射前景广阔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开始,中国诞生了以星际荣耀、蓝箭航天、星河动力、科工火箭等为代表的商业火箭企业,双曲线、快舟、捷龙系列商业火箭已实现成功入轨发射。

  北京市经信局表示,目前已有4家民营火箭企业实施商业发射,国内多家民营企业提出并开始实施自己的星座计划,涉及遥感、低轨宽带互联网通信、低轨窄带物联网通信等领域,发展前景非常广阔。

  据了解,卫星制造、火箭发射以及发射后的卫星运营服务是卫星“上天”的主要步骤。其中,火箭发射虽然是耗时最少的一步,但却也是决定成败、风险最高,也最激动人心的一步。

  近两年,中国民营火箭企业取得了很好的成绩。2019年7月,星际荣耀的双曲线一号遥一运载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去年5月,蓝箭航天自主研发的国内首台80吨级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20秒试车成功;11月,星河动力的发射任务将中国民营商业火箭首次送进了500公里太阳同步轨道。

  有航空航天业界人士表示,这些成就说明了我国商业航天拥有相当丰厚的技术实力,我国商业火箭发射具备广阔前景。“以星河动力发射的谷神星一号为例,此次发射是垂直自瞄准、矢量固体推力控制等技术在民营商业运载火箭上的首次应用。另外,其自主研制了低室压、高比冲、高装填比的姿轨控动力系统,实现了减重增效;创新采用了面向低燃料消耗的火箭滚动通道简约控制技术;首创基于三维实体建模和参数正交化的火箭模态精确预示方法,预示精度提升一个数量级。这都说明了我国民营航天的创新性与可能性。”

  星河动力在官网发文表示,商业航天以市场为主导,强调经济闭环。在可靠、经济的基础前提下,企业必须在推陈出新、快速迭代、实现商业航天技术飞跃上拥有极其优异的能力。

  不过,目前全球商业发射市场仍然以美国与欧洲为主。根据FAA(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全球商业发射数据统计,2017年全球商业发射市场以美国、欧洲为主,市场规模分别为17.31亿、10.92亿美元。其中,Space X市占率达52%(按次数统计);按火箭型号来看,猎鹰9(Falcon 9)是完成商业发射次数最多的箭型,按次数统计的市占率为52%。

  根据星际荣耀整合的数据,2019年全年发射的492个航天器中,按照航天器所属国家(用户)统计,美国达274个,相较2018年增加32%。另外,截至去年5月5日,中国以359颗排在在轨航天器数量第二名。

  “目前,中国连续两年保持了太空发射数量的世界纪录,中国在航天领域正在逐步赶超美俄。”2020年10月,北京星际荣耀空间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霍甲在第六届中国(国际)商业航天高峰论坛上表示。

  “商业航天产业正在迎来发展机遇期,这个时候无论是全球格局的变化,还是整个太空经济商业逻辑的爆发,都让运载火箭行业、商业卫星行业,包括整个产业链上下游的所有企业迎来了一个较大的发展机遇期,我们认为这个发展机遇期可能会持续非常长的时间,可能三五十年甚至上百年。”霍甲表示。

  北星

  从低轨小卫星做起

  据了解,目前全球“卫星互联网”已进入高速建设时期。

  何为卫星网络及卫星互联网?谢涛告诉新京报记者,狭义的卫星互联网即太空高速通信网络,“也就是星链正在做的事,利用多颗卫星形成宽带通信网络覆盖。这一业务其实更适合地广人稀的国家和地区,解决无基站区域的通信需求。”

  他表示,广义的卫星互联网是指,卫星作为基础设施,成为综合的业务服务平台,通过搭载不同的载荷提供不同的业务,与5G、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结合,催生丰富的应用场景。如卫星搭载5G的载荷,可以满足宽带通信;搭载相机,能实现全球无缝遥感;搭载导航增强载荷,实现高精度定位,提升自动驾驶的安全性;搭载星基计算载荷实现分布式计算平台。想象一下,当地球被成千上万颗这样的低轨卫星包裹,万物互联将成为现实,最终汇聚海量的时空大数据,服务智慧城市和智慧地球。

  放眼全球,在Space X的星链计划的带动下,卫星发射数量从2017年开始出现显著增长。目前已经发布的全球通信卫星星座计划超过25个,计划发射卫星数量超过10万颗。去年10月27日,星链计划在美国北部以及加拿大南部推出公测版本,启动面向公众的商业化服务。截至3月24日,星链计划累计将1325颗卫星送入近地轨道。

  回顾国内,卫星产业发展势头迅猛。全国政协委员、航天科技集团科技委主任包为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家正在规划和研制空间互联网卫星,并发射了试验卫星,国家还将组建成立‘国网’公司,专门负责统筹空间互联网建设的规划与运营。”

  而民营航天力量上,2015年起,以九天微星、微纳星空、银河航天、天仪研究院等为代表的商业卫星企业纷纷创立,并已经制造、运营了多颗卫星。谢涛表示,随着民营经济深入发展,“抓总”的角色不再由传统体制单位单一承担,在某些对“灵活性和创新性”要求更高的商业项目里,民营公司更有优势,能够创造“鲶鱼效应”。

  “九天微星的定位就是低轨小卫星的全产业链服务商,为政企客户提供商业卫星定制、星座核心服务和行业终端应用。这三类业务都是从卫星互联网延伸出来的。基于狭义卫星互联网,我们为基础运营商提供一站式服务,从星座设计论证,到卫星研制批产,再到卫星终端研发和运营模式咨询。最后向产业链下游延伸,探索融合卫星通信、导航、遥感应用的行业解决方案。”谢涛表示,“今年我们有两个重要节点:第一,卫星工厂完成一期建设并投入使用。第二,200公斤级高通量卫星交付发射。”

  中金研报分析认为,在新基建的推动下,这些商业航天企业的发展有望进入快车道,同时会带动中国卫星(卫星总装),航天电子(航天测控等),航天电器(宇航连接器),海格通信(北斗地面设备),中国卫通(卫星通信)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实现快速发展。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国内的民营卫星企业多以发射低轨小卫星为主。

  谢涛预测,未来近地轨道应该会部署10万颗卫星,其中来自美国的可能会有5万到6万颗,来自中国的有3万到4万颗。“目前仅Space X一家企业在一年半时间就发射了一千多颗。要实现3万到4万颗卫星的规模,往后几年可能每年都要部署上千颗卫星。再看国内,目前国内微小卫星年产能不到100颗,所以至少还有90%缺口。”

  关注

  北京将构建具有引领性卫星网络星座和运营平台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在航空航天领域发展势头迅猛。以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为例,该区目前拥有40多家航空航天领域企业,覆盖卫星制造、火箭发射、地面设备、卫星服务和运营等产业环节。在火箭发射方面,液氧甲烷发动机、分离反推固体火箭发动机等核心技术形成引领态势,企业实力突出、竞争力强。

  北京市经信局提出,要结合卫星网络产业现有的基础和空间布局,发挥“南箭北星”辐射引领作用,在大兴区、经开区建设商业航天产业基地以及商业火箭创新中心,做强“南箭”;在海淀区建设商业卫星产业基地和星座运控、运营平台,做强“北星”。丰台区将发挥央企、军工优势,承接溢出项目,其他各区错位发展,形成协作互补。

  政策层面上,北京市也对卫星网络产业发展给予了大力支持。

  北京市经信局发文称,当前北京市正在全力推进“两区”建设,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卫星网络产业作为高精尖产业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产业发展战略的新兴领域,也是科技创新的前沿方向。“一批支持卫星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政策措施正在落地,尤其在企业格外关心的完善投融资机制方面,北京市在引导基金、降低研发成本、融资上市、保险贴费方面给予了大量的政策优惠。”

  1月13日,北京市经信局根据企业的诉求和产业发展的阶段性特点,联合市发改委、市科委等26个市级单位和相关区政府,共同编制了《北京市支持卫星网络产业发展的若干措施》,力求各区、各部门协同努力,快速培育壮大卫星网络新业态,为北京高质量发展打造新的创新空间和增长极。

  《若干措施》提出,“十四五”末,构建具有引领性的卫星网络星座和运营平台,形成卫星网络标准体系,拓展一批卫星网络重大应用场景,打造覆盖火箭、卫星、地面终端、运营服务及核心软硬件、系统运控的卫星网络全产业链,培育北斗创新及融合应用的产业生态。

  围绕上述目标,着重从企业、产业、创新、场景、园区、协同、资金、服务的维度,明确支持央企、民企等各类所有制主体,在引导火箭、卫星全产业链发展的同时,大力推动与卫星网络相关的5G通讯、电子信息、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高精尖产业全面发展。

  新京报记者 罗亦丹

【责任编辑:李明阳】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21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