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夫妇的南非中医梦:希望中医走入更多人的生活-中国侨网

  • 设为首页

中国夫妇的南非中医梦:希望中医走入更多人的生活

2021年06月16日 11:27   来源:经济参考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夫妇的南非中医梦

  距南非约翰内斯堡唐人街不远处,静静地坐落着一家中医诊疗院,虽然规模不大,但每天到这里求医的病患很多,连周边国家达官显贵和美国好莱坞影星都慕名而来……

  这一切,都源于一对医生夫妇的中医梦。

  充满艰辛与误解的尝试

  徐有强与孙庆涪夫妇是成都中医药大学1977级中医专业的同窗,毕业后曾在国内医疗机构工作多年,1991年来到南非。谈起最初的行医经历,两人十分感慨。

  “初来乍到的时候面临的第一大难题就是语言不通,我们连星期一星期二的英文都不会说,和病人交流只会连比带划。”孙庆涪回忆道。

  那时候,他们没有多少钱,只能靠在街上摆摊的收入维持中医诊所运营。由于经常被盗被抢,诊所被迫搬家多次。

  20世纪九十年代初,南非人对中医还不太了解。曾经有一回,一名当地女子到诊所接受拔罐治疗后,看到身上青紫的痕迹,坚称自己受到人身伤害,要将医生夫妇告上法庭。

  即使在那样艰难的情况下,夫妻俩也没有想过放弃。“因为我们有一个中医梦啊!我们想告诉南非人,中医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治疗手段。”孙庆涪说。

  “其实,中医学在南非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她说,南非人崇尚传统医学,当地药物资源非常丰富,“非洲传统医学与中医学在未来也许可以通过互相交流借鉴而共同提高”。

  多国病人前来求医

  三次开办诊所都失败后,夫妻俩决定暂时专心经商,希望攒下足够的钱再开医院。于是,两个学医出身的年轻人干起了国际贸易和房地产。

  1998年,这对夫妻终于买下一处房产,“中国中医诊疗院”正式挂牌。经过多年经营,诊疗院在当地“有口皆碑”,不少病人专程从纳米比亚、索马里、埃塞俄比亚、莫桑比克等非洲国家前来问诊。

  塑造过钢铁侠妻子“小辣椒”等银幕角色的美国好莱坞影星格温妮丝·帕特洛,也是中医诊疗院的“忠实粉丝”之一。她每次到南非,只要有空就会去诊疗院拔罐,缓解背痛。

  “有一次,帕特洛去参加一个晚会,背上全是拔罐留下的印记,她就告诉周围人这是传统中医治疗。而且,她还到处帮我们宣传。”孙庆涪说。帕特洛背上印记的照片一度登上南非本地报纸,这令诊疗院在当地的名气进一步提升。

  “我们基本不做广告,就靠病人之间的口口相传。”孙庆涪说。

  新冠疫情期间,夫妻俩还组织南部非洲中医药学会在当地举办了三次免费中药预防汤剂发放活动,还通过远程问诊的方式接待了数百名当地华人患者,广受好评。

  “希望中医走入更多人的生活”

  除了用精湛的医术让更多非洲人了解中医、相信中医,夫妻俩还切切实实地推动了中医进入南非正统医疗体系。

  1998年和1999年,南非国会议员连续两年提出有关中医药立法的法案,但均遭到否决。徐有强发现,法案提交时引用了多个中医药学会的说法,但这些说法有的互相矛盾,让南非人无法理解。

  于是,徐有强决心创立一个统一的行业协会,发出同一个声音,为中医药在南非争取一席之地。在徐有强的努力下,南部非洲中医药学会正式成立,由孙庆涪担任会长。他们以学会的名义联系南非议员,将中医立法的提案送交国会。最终在2000年,中医药的合法地位在南非获得正式承认。

  后来,夫妻俩还帮助将中国800多种中成药在南非进行登记,令中医中药在南非真正站稳了脚跟。现在,有医保的南非人无论是看中医、买中药还是接受针灸治疗都可以报销。

  当中医中药逐渐在当地深入人心以后,办学就成了夫妻俩的新目标。

  两人在2015年创办了南部非洲中医学院,2017年又与成都中医药大学合作成立了成都中医药大学南非分校,提供短期培训和本科教育。不少南非人到医院里学习针灸推拿,领到了行医执照。

  受家庭影响,夫妻俩的小儿子徐一帆一边在南非名校金山大学攻读生物科技专业,一边学习中医。

  “希望未来能将中医与生物信息学结合,寻找一种更容易让世界接受的中医理论表达,让中医走入更多人的生活。”谈到未来的职业规划,徐一帆充满信心。(荆晶)

【责任编辑:陆春艳】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21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