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归侨侨眷

荷兰华人女孩寻成都亲生父母:想找到自己的根

2018年04月10日 10:31   来源:成都商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刘雨菲2008年到成都与大熊猫合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刘雨菲2008年到成都与大熊猫合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我想知道父母样子,找到自己的根”

  寻亲 荷兰华人女孩寻成都亲生父母

  刘雨菲说,“我在荷兰的生活很好,也很幸福。但亲生父母是我从小就心心念念想找的,所以哪怕有一丝希望,我都愿意尝试。”

  21年前,只有2岁的刘雨菲被抛弃了。营门口派出所发现后,将她送到成都市儿童福利院。

  同年12月,一对好心的荷兰籍夫妇来到成都收养了刘雨菲,并把她带回荷兰养育。当刘雨菲从小看到自己的长相和父母很不相像时,想寻找亲生父母的愿望就在她心底种下。

  两年前,同样被荷兰父母收养的姐姐赵果果开始寻找生父生母时,刘雨菲也行动起来。赵果果看到2011年成都商报成功帮助荷兰小伙朱云寻找父母后,主动结识了朱云,并通过他联系到成都商报记者,希望帮助妹妹寻亲。

  “我想面对面看看父母,看看他们的生活,也许我还有兄弟姐妹。对这一切,我太好奇了,只有找到他们,我才能了解自己的身世,找到自己的根。”刘雨菲说,她对亲生父母没有记恨和埋怨,也许他们当年有难言之隐。

  2岁被弃住福利院 半年后她被荷兰夫妇收养

  1997年6月,约2岁的刘雨菲被营门口派出所发现,随后被送往成都市儿童福利院生活。她猜测,自己是在福利院有了名字和生日。“医生根据她当时的身体生长发育情况,推断的出生日期。”刘雨菲的养父詹·皮特尔·温德(以下称詹)告诉记者。

  无法生育的詹和妻子得知荷兰人可以到中国领养孩子的政策,便办理一系列手续,1997年12月,刘雨菲在福利院生活了半年后,他们从荷兰来到成都见到了刘雨菲,并把她带回荷兰养育。

  “见到刘雨菲之前,我们并不知道她的样貌,领养儿童是不能由我们挑选的。能跟她成为一家人是很幸运的事,也是一种命中注定吧。”詹说道。

  在刘雨菲的身份公证书上,有一张她的黑白照片。那时的她短发,身穿一件条纹上衣,嘴唇上方有一个伤疤。但詹记得他和妻子到福利院见到刘雨菲时,她嘴上的疤痕已经没有了,他们推测照片可能是警察局发现刘雨菲时拍下的,而疤痕也是暂时的,并不是胎记。但这些很可能成为亲生父母认出她的凭证,这些年来,他们将照片完好地保存着。

  自幼埋下寻亲种子 2004年曾到成都寻亲未果

  从小,刘雨菲看到自己长得和父母很不像时,就一直问詹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养父母从没隐瞒过我是被领养的事实。由于不能生育,在我之前,养父母从贵州领养了我姐姐,之后还在荷兰领养了我妹妹。养父母人非常好,对于我找亲生父母这件事,他们也很支持。”刘雨菲说,寻根是她自幼的心愿,她希望了解自己的父母、家人和家乡。

  2004年,詹带着刘雨菲来到中国,专门到成都市儿童福利院回访。但詹记忆中的福利院已迁新址,到新福利院后,有些保育员对刘雨菲还有印象,但关于她生身父母的信息并不清楚,而刘雨菲也完全不记得自己到荷兰之前的事。

  2008年,刘雨菲再次跟养父母一家到成都度假,这次他们去了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刘雨菲兴奋地和大熊猫合影。“提起成都,我的印象只是一个大城市。但因为是我出生的地方,亲生父母可能还生活在那里,所以我很向往。”刘雨菲说,她小时候还喜欢吃辣的食物,但现在不怎么吃了。

  理解父母 “也许他们当年有难言之隐”

  多年来,刘雨菲想找寻亲生父母的心愿一直没断过,但她不知该如何着手。

  2年前,被养父母从贵州遵义领养的姐姐开始寻找生父生母时,刘雨菲也行动起来。姐姐看到2011年成都商报帮助荷兰小伙朱云找到父母后,主动结识了朱云,并通过他联系到本报记者,希望帮助妹妹寻亲。

  刘雨菲下午至晚间在一家服装店工作,于是每天上午很早跟记者通过微信联系。“我想面对面看看父母,看看他们的生活,也许我还有兄弟姐妹。对这一切,我太好奇了,只有找到他们,我才能了解自己的身世,找到自己的根。”刘雨菲说,她对亲生父母没有记恨和埋怨,“也许他们当年有难言之隐吧,我可以理解他们。”

  刘雨菲能提供的信息只有她的身份公证书和收养公证书,上面记载了她的推测出生日期为1995年10月14日,是由营门口派出所于1997年6月14日交给成都市儿童福利院收容监护的被弃婴儿。1997年12月9日,詹夫妇收养了刘雨菲。

  福利院:领养时已提供所有信息

  派出所:尽力帮助女孩查找

  根据公证书上的信息,记者来到位于犀浦镇的成都市儿童福利院。当年的院长早已不在此工作,福利院也无法提供该院长的联系方式。“关于被收养人的信息,我们福利院在办理收养手续时会全部交到收养人手上。”成都市儿童福利院现任院长蒋院长告诉记者。

  关于刘雨菲提到2004年回访时有保育员认出她,该福利院办公室白老师表示,保育员只负责照顾孩子,对于他们的身世和父母信息并不清楚,而且保育员流动性比较大,如果不知道具体姓名,也很难联系到。

  随后,记者联系上目前营门口派出所的上级单位——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分局。该局警官告诉记者,1997年在岗的民警如今是否仍在营门口派出所,具体哪位民警接手这个事,需要时间核查。另外,如果当年只是有人报警发现一个走失儿童,那可能是一般的接处警工作,这种工作记录一般只保存最近两年的,当时也没有电子资料存档。但他们会根据记者提供的资料信息,继续帮忙查找,有任何消息将第一时间通知。

  詹和妻子很支持刘雨菲寻根,“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们不会因此伤心。如果找到了,我们会一起到中国见他们。”詹说。

  “我在荷兰的生活很好,也很幸福。但亲生父母是我从小就心心念念想找的,所以哪怕有一丝希望,我都愿意尝试。”姐姐帮刘雨菲把个人信息做成了一个寻亲视频,通过懂中文的朋友附上了翻译。

  如今,这段视频在刘雨菲可触及的小范围内传播着,在约1万公里之外的荷兰土地上,刘雨菲正在等待着她的亲生父母。(成都商报记者 赵瑜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梁异】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