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成利益纷争“靶子” 东南亚华人参政且行且谨慎

2016年11月28日 07:59   来源:环球时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资料图:钟万学22日一早抵达南雅加达的国家警察刑事调查局,首次就“亵渎伊斯兰”指控接受盘问。(新加坡《联合早报》援引路透社)
     资料图:钟万学22日一早抵达南雅加达的国家警察刑事调查局,首次就“亵渎伊斯兰”指控接受盘问。(新加坡《联合早报》援引路透社)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印度尼西亚雅加达首位华裔省长钟万学,自两年前宣誓就职以来一直被认为是当地的政坛明星,《印尼星洲日报》甚至曾形容,他代表着“印尼实现民主后,华裔新生代参政的一大突破”。然而最近,钟万学因备受争议的“宗教言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11月初,雅加达爆发了反对他的大规模游行;11月中旬,他被警方认为涉嫌“亵渎宗教”。在这一场风波中,钟万学的族裔身份或多或少被拿出来说事儿,他的华裔标签再次被推到台前。“尽管东南亚华人政治人物各自所处的环境不同,彼此政治立场也相异,但他们往往不得不夹在错综复杂的矛盾中,成为一个个‘夹心人’。”广西民大东盟研究中心研究员葛红亮对《环球时报》记者这样总结。

  在华人群体和当地主体民族之间

  “虽然被称为少数族裔,但在多数东南亚国家,华人所占的人口比例还是很可观的,这使主流社会不得不将华人群体包含在内。”马来西亚总理前政治秘书胡逸山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马来西亚主要由三大族群组成,马来人约占67%,华人约24%,印度裔为7%,他们都有代表自身的单一族群政党。代表华人的是1949年成立的马华公会,其网站资料显示,该政党拥有110万名成员。而大马华人参政的最大特点就是以华人政党或社团代表华族群体参与。目前该国的总理府部长魏家祥、交通部长廖中莱等都是华人。

  和马来西亚不同,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的华人占比不高,但其影响力不容小觑。据《菲律宾星报》专栏作家李天荣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在菲华人占该国总人口约2%,他们“很少直接发声,主要通过支持政党或政治人物等方式间接参政,比如为他们提供金钱、资源、活动场地等”。李天荣说,在菲律宾,每个政党都有自己的华人朋友,为政治人物捐款最多的也是华人,他们的政治影响力很大。

  据了解,从上世纪80年代起,菲律宾华人对参政开始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在此之前的1975年,菲政府赋予在菲中国居民、移民及其子女公民权,成为菲律宾华人获得政治认同的重要转折点。2007年的菲律宾国会中,240名众议员里至少有24人是华裔,80名左右的省长里则有11人。

  印尼华人占比的情况与菲律宾差不多。英国广播公司援引该国2010年的人口普查结果说,大约有280万华人生活在印尼,占该国总人口1.2%。但观察人士认为,实际数字应多得多,许多人因担心遭受排挤而不愿意承认自己有华人血统。印尼知名企业家林绵坤曾预计,印尼华人群体可能有1000万的规模。

  与骆家辉等西方国家的华人政治人物不同,大多数东南亚华人政治家身上或多或少保留了中华文化的烙印。他们有人像胡逸山一样,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有的则像先后担任过印尼贸易部长、旅游和创意经济部长的冯慧兰一样,虽然已不太会说汉语,也有着一个当地名字Mari Pangestu,但依旧与中华文化有着难以磨灭的联系。

  冯慧兰对《环球时报》记者回忆道:“在我小时候,华文教育是被禁止的,所以我一直上的是印尼人的学校,即使后来出国留学也是和其他印尼学生在一起。但在家庭生活中,我们保持了一些中华文化的传统和习惯,比如过中秋节、春节时会发红包,面条也是我们常吃的食物。”

  这条中华文化的“根”带给东南亚华人政治家一些“先天优势”,但也造成了许多困扰。“华人身份自然地为政治家带来不小来自族群内部的支持率。”胡逸山对《环球时报》表示,但另一方面,也更容易面临其他族群的质疑,“比如在马来西亚这样一个存在土族保护政策的国家,华人参政会更辛苦,尤其当华人希望获得平等对待,而当地土族却希望保留长久以来的特权之时”。

  对于这种“辛苦”,胡逸山深有体会。“2009年我进入总理府,很多大马华人曾对我抱有很高的期望,期待我可以在教育文化等方面为当地华人争取到更多的平等待遇。当时,马来西亚政府长期拒绝承认学术水平比官方教育体系还高的独立华文中学的毕业文凭,造成了不少华人人才外流。所以我成了政治秘书后,就促成政府通过一家半官方的公司为一些华人中学的优秀毕业生提供奖学金,以帮助他们继续深造。”胡逸山说,“这对当地华人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但对其他族裔有些人而言并非如此。马来西亚不少人的想法是,让所有学生都进入官方的教育体系,接受马来语教育并被同化。”广西民大东盟研究中心研究员葛红亮认为,“这是华人自成一格的文化和民族传承遇到所在国主体民族的特权意识和同化政策时,自然而然产生的一种冲撞”。

  为华人争取权益会导致其他族群不满,如果过于退让,则又容易在华人群体内部掀起波澜。2013年的马来西亚国会选举中,马华公会遭遇了“政治海啸”,作为大马第二大政党仅拿下7个席位。马来西亚媒体人安迪·刘告诉记者,这就是华人认为马华公会过于妥协的结果。他们觉得,马华公会无法在政治、经济和教育等方面为华人群体争取更多权益,所以用选票表达了不满情绪。

【编辑:金嘉龙】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7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