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江歌案庭审:江母当庭昏倒 嫌犯质疑日本司法能力

2017年12月15日 17:26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东京地方法院外场景。(日本《东方新报》微信公众号/范浩林 摄)
东京地方法院外场景。(日本《东方新报》微信公众号/范浩林 摄)

  中国侨网12月15日电 据日本《东方新报》微信公众号报道,当地时间12月15日,江歌案庭审第五天。当天的庭审为控辩双方以及法官和陪审员,对陈世峰进行问询,通过问询来举证和质证。《东方新报》再次派出数名记者前往东京地方法院,排队参与旁听抽选,再次获得一个入场名额。

  庭审地点跟前四天相同,在426号法庭进行。今天(15日),陈世峰头发较乱,身穿深蓝色长袖上衣,黑色运动裤,脚穿黑袜子及淡蓝色拖鞋。江歌妈妈一身职业套装,全身黑色,进入审判庭时,跟在排队入场的旁听观众,多次鞠躬致意。当天发生了一些意外状况,原计划庭审11:40结束,最后拖延至12:15左右。

  陈世峰首次回应行凶刀刃的抛弃地点

  刚一开庭,检察官就陈世峰行凶后,抛弃凶器刀刃的情况,进行了问询。据陈世峰供述,作案后他离开案发现场,当时头脑很乱,在离江歌家50米左右的一处施工现场,发现有土,便将凶器的刀刃部分就地掩埋,在工地现场呆坐了30秒左右后,想起包里还有衣服,就换上回家了。

  案发后当晚凌晨,陈世峰表示快到家时,他把鞋扔到了自己家附近楼的垃圾场,光脚回家。2016年11月4日,陈世峰将作案时所穿的裤子和帽子扔到家楼下垃圾场。11月5日,他把作案时背的双肩包扔到了上野公园。

  但作案时的上衣没有扔,作案当晚凌晨,陈世峰家已经被警察包围,他把上衣用自家洗衣机洗后,挂在了柜子里。

  江歌妈妈哭诉:让他用命来偿还!

  陈世峰表示,被捕之后,曾于2016年的12月,以及2017年的5月、8月和11月先后四次给江歌妈妈写道歉信,但一直没有寄出去。也想当面道歉,但律师称当时江歌妈妈情绪不稳定,不是合适的机会。陈世峰还说,也曾想过让自己的父母给江歌妈妈道歉,但当时,在中国的网络上,自家的信息已经被曝光,不敢露面。

  在庭上,检察官问询是否曾想给受害者方面金钱赔偿时,陈世峰表示自己的父母也想,但江母不接受。陈世峰说,“我犯了这么大的罪,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去赔一条命。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尽我的所有去赔罪。”这时候,检察官跟江歌妈妈秘语,江歌妈妈低声哭泣,说“还我女儿,用他的命来赔,还我女儿……”这时,陈世峰侧脸背对江歌妈妈低头抽泣。随后说“如果真的能,如果真的能……搭上我这条命”。随即被法官打断。从此时开始,江歌妈妈一直是痛哭的状态。

  陈世峰称刺伤江歌后,自己已经吓尿

  被害者代理人盘问陈世峰刺杀江歌后,拔出刀后的心情。陈世峰表示,江歌倒地之后,自己身体颤抖,蹲下后发现地上全是水,自己尿了一裤子。陈世峰还说,曾想过叫刘鑫帮忙,但听到刘鑫已经在报警。被问到是否对江歌采取过救助措施时,陈世峰表示曾用袖子捂住江歌的伤口,其他的不知道怎么办。

  江歌妈妈当庭晕倒,法官紧急休庭

  陈世峰被自己的代理律师问到“到死为止,知道自己的罪行吗?”陈世峰沉默,并未做出回答。被问道“是否愿意尽自己最大努力帮助受害者一方”时,陈世峰痛哭,回答:“是的,做什么都愿意。”此时,一直在哭泣的江歌妈妈背靠椅背,突然晕倒,身边的陪同人员及检察官等人上前询问,法官紧急宣布暂时休庭。

  休庭期间,江歌妈妈被赶来的医护人员扶出法庭,庭审在休庭大约15分钟后再开,此时江歌妈妈已经不在现场。

  陈世峰当庭质疑日本司法能力,被法官喝止

  再次开庭后,陈世峰的代理律师和陪审员等人,对陈世峰进行提问,当被3号陪审员(陪审员共6位)质疑证人刘鑫的证词跟110出警中的记录有出入时,陈世峰说:“关于门,我真的很好奇,刘鑫在案发后被带到警车里,供述书上明明清楚地写着,她听到门外传来门把手在转动、使劲敲门的声音。那是刚经过不久的事,一定是最真实的。后面又说门没有锁,没有关门,再后来说不记得了。这么大的漏洞,为什么没人去注意?”当法庭翻译将该话翻译成日语后,立即被主审法官喝止:“请你回答问题,不要发表意见!”

  翻译官现场哽咽,翻译两次中断

  庭审问询部分结束,陈世峰被押到了庭审的一侧,此时陈世峰表情凝重,两眼无神,目视前方。不久,江歌妈妈重返庭审现场,此时江歌妈妈已经些许平静。陈世峰低下了头。

  江歌妈妈对法官说:“刚才非常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对不起,大家为了给我女儿讨还公道,谢谢!我写了一封陈情信,因为我身体不好,语言不通,所以我的律师帮我在法庭上陈述。”

  随即,受害者代理律师和现场翻译官,中日双语,同时念了江歌妈妈的陈情信,信中提到作为单亲母亲抚养孩子的不易,江歌是个怎样的孩子以及江歌未来在日本的打算。

  整个现场被这封陈情信所感染,旁听席中32号位置的一位20多岁的日本男性,听到信中动情部分时,开始痛哭,引得其他旁听者侧目,事后得知他是曾经跟江歌在同一个地方打工的同事。法庭女性翻译官在翻译这封陈情信的过程中,也语气哽咽,两度因为情绪无法平静,中断了翻译。一位女性陪审员哭了。江歌妈妈也失声痛哭,但可以听得出,她在尽量压低自己的哭声。陈世峰双手握拳,趴在桌上痛哭。

  原计划庭审11:40结束,最后拖延至12:15左右。结束前,法官宣布了接下来的庭审计划,18日10:00将在813号法庭进行针对求刑的庭审,到时候会给被害者一方发言的机会,但时间不长;20日15:00也将在813号法庭进行庭审,届时将会对本案宣判。(范浩林)

【责任编辑:谢萍】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