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巴西“神奇教授”的中国缘:在南极长城站庆新年

2017年12月16日 13:53   来源:新华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新华社巴西南圣克鲁斯12月15日电 通讯:巴西“神奇教授”的中国缘

  新华社记者赵焱 陈威华

  在南极科考超过1000天,著书27本,在自家建博物馆从事科普教育,开私人飞机飞错航线被误为毒贩……巴西生物学家雅伊尔·普茨克的工作和生活有些不可思议,而这名“神奇教授”还有不少与中国有关的故事。

  与中国的烟草缘

  作为生物学家,普茨克教授与中国烟民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南里奥格兰德州是巴西烟草种植的大州,大量烟草出口到中国。为了保证出口的烟草质量过关,没有病虫害,位于南圣克鲁斯大学的生物实验室起到关键作用,而这个实验室的负责人就是普茨克。

  普茨克的研究领域是真菌。巴西烟草有些存在霜霉菌,这是一种对烟草来说具有毁灭性的病菌,如果带有霜霉菌的巴西烟草进入中国,后果将不堪设想。从1992年起,普茨克领导的实验室就对每一批出口中国的烟草进行检测。普茨克还进行检测霜霉菌的培训,20多年来共培训3000多名技术工人,可以在烟草收获和生产过程中进行第一道检测。

  今年初,普茨克受聘于附近的潘帕联邦大学,实验室交给助手阿德里亚娜负责。但是他说,“我和中国的烟草缘永远不会终止,只要中国朋友有需求,我肯定会第一时间赶回来帮忙。”

  与中国的文化缘

  在普茨克家的院子里,可以看到一个练习咏春拳的木人桩。普茨克从18岁开始学习功夫,与所有上世纪80年代时的巴西青年一样,他也被当时风行全球的功夫片迷住了。他专门学习咏春,这份热情感染了儿子,现在父子俩一起练习,共同切磋。

  认识许多中国朋友后,普茨克开始收集中国特色工艺品,中国结、中国折扇、中国酒瓶都成为家中的装饰。而他最喜欢的是一架中国战斗机模型,因为普茨克是飞行爱好者,除了真菌类和南极科考的书籍外,他还专门写过一本关于巴西飞行先驱桑托斯·杜蒙特的书。

  2015年他首次到访中国,去了北京、上海和云南;2016年他又到北京参加培训,并游览了苏州、杭州和上海。亲眼见到的中国,与他此前从媒体中得来的印象差别不少。“当我登上长城,站在烽火台上眺望时,看到的是漫山遍野的绿树,看到中国在积极地人工造林,为改善环境做了很多工作。而这些工作在西方媒体上我从来没有见过报道。”

  普茨克家中有一个博物馆,收集了各种植物标本、古生物化石、飞机模型和介绍南极知识的模型。他说,建私人博物馆的目的就是让前来参观的孩子们从小接受环保的概念。关注环保的他一边给记者介绍博物馆,一边对中国共产党十九大报告中关于“绿色发展”的内容赞不绝口:“我看到中国把环保作为国家的发展战略提出,这非常了不起,中国为全世界做出了表率。”

  与中国的南极缘

  普茨克第一次南极之行是在1986年,他当时17岁,刚刚上大学。现在他前往南极的次数逾20次,累计超过1000天。

  巴西在南极地区的科考始于1984年,但是费拉兹科考站规模不大,2012年在一次大火中被彻底摧毁。即使是没有失火前,巴西很多科考人员在南极都只能自己扎营住帐篷。

  在南极那片遥远的大陆上,世界各国的科考人员互相帮助是常态,结识中国科考人员的故事也不例外。普茨克说:“有一天我们正瑟缩在帐篷里,听着外面呼啸的寒风,忽然电台里中国长城站的同行发出呼叫,问我们愿不愿意到长城站过上几天。”

  “那还用问吗?我们立刻答应了。长城站的人员派直升机来接我们,然后我们就进入了长城站温暖的营地,有暖气,有热乎乎的饭菜。他们给我喝了一碗汤,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汤,但绝对是我这辈子喝到的最美味的汤!”普茨克现在说起来似乎还在回味。

  跟普茨克一起被邀请的还有俄罗斯、乌拉圭、智利等国的科考人员,原来长城站是在庆祝中国的新年。“中国的同行们非常热情,大家围在一起包饺子,然后彻夜庆祝,让我在世界最寒冷的地方感受到满满的温暖。”普茨克一边说着,一边让夫人找出中方工作人员送给他的南极站纪念币。

  自那以后,几乎每次去南极,普茨克都要到长城站转一转。1992年,普茨克还与中国科考人员共同发表过关于南极真菌的专业论文。

  如今,中国正在帮助巴西重建南极科考站。今年年初,普茨克看到科考站已经初具规模,一座现代化的崭新科考站将很快可以投入使用。普茨克说,他目前正与中国科考人员一起推动金砖机制框架下的南极科学考察合作,相信今后两国间的关系会更加紧密。

【责任编辑:谢萍】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