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桑吉”轮燃烧8天后沉没 4名中国勇士抢回黑匣子

2018年01月15日 07:08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视频:航拍“桑吉”轮火海中沉没 船舶溢出的油仍在燃烧  来源:央视新闻

  烈焰冲天 海上燃烧8天后桑吉轮沉没

  4名中国勇士 冒死登船抢回“黑匣子”

  经历8天熊熊烈火、发生数次爆燃、多次被评估可能沉没的“桑吉”轮,在1月14日16时45分,沉入大海。此时,这艘巴拿马籍、来自伊朗的运油船的32名船员中,仅3人确定遇难,其余29位船员依然下落不明。

  据交通部官方微信消息,上海海上搜救中心证实,14日12时左右,“桑吉”轮突然发生爆燃,全船剧烈燃烧,火焰高达800至1000米左右。经确认,16时45分,“桑吉”轮已经沉没,沉没位置为北纬28度22分,东经125度55分,距离事发水域位置东南约151海里。船舶溢出的油仍在沉没海域燃烧。

  8天前的1月6日20时许,“桑吉”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轮在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导致“桑吉”轮全船失火。

  “桑吉”轮上共有32名外籍船员,“长峰水晶”轮上共有21名中国籍船员。救人,成了当务之急。

  更为棘手的是,“桑吉”轮携带着约13.6万吨凝析油。据美国媒体此前报道,如果油轮溢出所负载的13.6万吨凝析油,这将成为历史上“第10大石油泄漏事件”。

  虽然“桑吉”轮已沉没,但许多谜团依然待解——撞船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黑匣子”能否解开谜题?29位失踪船员到底去了哪里?这片海域是否会出现污染?又该如何处理?还有,沉没的“桑吉”轮又将怎么办?

现场图。<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上海海上搜救中心供图
现场图。中新社发 上海海上搜救中心供图

  撞船

  连烧8日多次爆燃

  爆炸危险,越来越近

  1月6日19时51分许,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原本漆黑的海面,突然火光冲天。后证实,巴拿马籍“桑吉”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轮发生碰撞。“桑吉”轮全船失火、船舶右倾,32名船员失联。

  32人中,30人为伊朗人,另2人来自孟加拉国。一份据信是伊朗方面提供的名单显示,年纪最大的船员今年59岁,年纪最小的尚不满23周岁。

  交通部通报的事故信息显示,当晚20时许,两船发生碰撞。按远洋航行船只惯例,20时是船舶驾驶员换班时间。

  曾在极地科考船“雪龙号”任二副的上海海事大学教师白响恩,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通常情况下,每艘商船配3位值班驾驶员。每名驾驶员工作4小时后休息8小时。其中,16时到20时是大副工作时间,20时至24时是三副。为提前适应航海环境,换班前会提前15至30分钟就位,以避免衔接失误。“桑吉”轮是否因换班导致“致命相撞”?目前并没有结果。

  当晚,伊朗阿萨鲁耶这个位于世界最大天然气田附近的港口还不知道,去年12月18日从这里启程的“桑吉”轮,已燃烧起熊熊烈火。

  而韩国的大山港,也不知道本该两天后抵达的“桑吉”轮,开始了生死考验。

  而与“桑吉”轮千里相隔的北京东长安街,获悉事故汇报的中国交通运输部立即成立应急小组,并全面部署人员搜救、船舶灭火、清污等工作。

现场图。<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上海海上搜救中心供图
现场图。中新社发 上海海上搜救中心供图

  1月7日

  我国派出最先进救助船前往指挥

  1月7日清晨,海上的冬雨,丝毫没有浇灭“桑吉”轮大火的征迹。这艘运油船漂浮在海中,海面已出现油污,搜救工作紧张进行。

  早前,我国交通部已下达要求——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及上海海上搜救中心协调派出力量前往搜救。

  至7日9时,“海巡01”、“东海救101”、“东海救117”已抵达现场。出任现场指挥船的“海巡01”,是我国规模最大、装备最先进、综合能力最强的大型巡航救助船,也是我国首艘同时具有海事监管和救助功能的此类船舶。而东海救101”、“东海救117”,则是我国的专业救助船。

  不止它们,“中国海警31240”船和3艘专业清污船及大马力拖轮,也赶往事故现场,随船的还有上海消防局专家。

  此外,经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协调,韩国海洋警察厅派出1艘海警船和1架固定翼飞机抵达现场。

  为搜寻幸存者,“海巡01”轮组织13艘搜救船以“桑吉”轮为基点,在900平方海里范围开展不间断搜寻。

  但事发水域海况较差,夹着冬雨的西北风高达7—8级,浪高3米。不仅如此,经专家组研判,“桑吉”轮存在爆炸、沉没等危险,挥发和爆燃产生的有毒气体对救援人员危害很大。

  1月8日-9日

  “桑吉”轮外泄凝析油全面爆燃

  1月8日,交通部继续全力组织搜救。中国海事局已成立事故调查组,并启动事故调查。

  “海巡01”组织的搜寻范围也在扩大。3艘救助船、4艘公务船、2艘清污船、4艘过往商船、多艘渔船及1艘韩国海警船分区域开展搜救行动。

  但突发情况又出现了——8时,“桑吉”轮船体及周边水域外泄燃油全面爆燃,火势猛烈。

  为避免过往船舶次生事故,上海海事局在“桑吉”轮周围紧急划定10海里半径避航区,并发布航行警告。

  时间回到撞船当日,“长峰水晶”轮虽船头受损,但全部船员均乘救生艇逃生,随后被附近“浙岱渔03187”救起。海事局决定,在确保安全前提下,由专业救助船护送其驶往浙江舟山绿华山靠泊,并接受调查。8日上午,“长峰水晶”终于恢复航行,驶往舟山。

  9日10时30分,“桑吉”轮仍在燃烧。事故是否会影响东海生态?媒体追问愈来越强。对此,烟台海事局烟台溢油应急技术中心高工赵如箱在交通部官方微信等平台进行了回应。赵如箱说,凝析油是指从凝析气田或油田伴生天然气凝析出来的液相组分,又称天然汽油,主要成分是C5至C11烃类的混合物,含少量烃类及二氧化硫和多硫化物等杂质。凝析油在空气中遇明火易爆炸。燃烧后会产生多种有毒气体。

  他回应称,根据烟台溢油应急技术中心模拟,凝析油泄漏5小时后海面残存油量低于1%。

  1月10日-12日

  船体长时间燃烧温度越升越高

  10日早上7时,“桑吉”轮已漂移至碰撞位置东南方约65海里处。船体仍在燃烧。搜救仍在艰难进行。11时10分,“深潜号”、“德深”轮与“东海救101”轮先后抵近“桑吉”轮喷洒泡沫灭火。

  12时30分,日本海警“KOSHIKI”轮抵达现场并与指挥船“海巡01”轮建立联系。至此,搜救现场,汇集了中日韩三国的力量。现场指挥,仍由我国“海巡01”轮担任。

  但大家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13时35分,“桑吉”轮舰艏燃爆,救援船被迫暂停灭火,撤退至安全距离。

  因“桑吉”轮剧烈爆燃,截至当晚,灭火依然未取得预期效果。更糟的是,已失去动力的“桑吉”轮在海浪推动下不断“飘离”。

  当天,在“东海救118”轮监护下,“长峰水晶”轮靠泊舟山接受调查。

  11日10时40分,在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指挥下,“桑吉”轮现场灭火作业重启。“深潜号”、“东海救117”轮实施新一轮灭火。前方画面显示,至17时,两艘救助船持续向“桑吉”轮喷洒泡沫,但船体仍在燃烧。

  现场西北风达7级,浪高3—4米,12艘船舶全力搜救、灭火,但新危险又出现了——“桑吉”轮船体及周边水域外泄的燃油全面燃烧。

  不仅如此,挥发和燃烧产生的有毒气体对救援人员危害很大,加上恶劣海况,搜救难度再次增加。因“桑吉”轮剧烈爆燃,作业船再次被迫后撤。

  当日,专家组评估认为,“桑吉”轮爆炸、沉没等危险更加严重。

  1月12日,事故第6天。现场应急处置船达到14艘,包括1艘日本海警船、2艘韩国海警船。1000平方海里范围的不间断搜寻仍在进行。

  勇士

  4人冒死登船26分钟

  “抢”回黑匣子及两具遗体

  转折终于在13日出现。虽然现场风力依然有5级,但根据事故应急处置进展、“桑吉”轮起火爆燃位置及海况,现场指挥部决定——登轮搜救。

  早上7时,上海打捞局“深潜号”专业救助打捞船逐步向“桑吉”轮船尾靠近。8时37分,4名佩戴空气呼吸器的救助人员,被吊臂吊到“桑吉”轮船艉甲板。

  3分钟后,两具遗体在“桑吉”轮救生艇甲板被发现。随后,搜救人员进入驾驶台,但未发现遇险船员。他们取下“桑吉”轮VDR设备(船舶“黑匣子”),试图进入一层生活室,但随身设备检测发现室温高达89摄氏度,救助人员无法进入。

  但危险不止于此,因风向转变,“桑吉”轮燃烧的毒烟向船尾扩散。救助人员不得不携带遗体与“黑匣子”紧急撤离。9时3分,在冒着生命危险搜救26分钟后,4人被“吊”回“深潜号”。但现场船只并未离去,“东海救117”轮、“东海救101”轮、“深潜号”分批抵近“桑吉”轮继续灭火。

  16时50分,“东海救117”轮运送两名遇难船员返航。至17时,“桑吉”轮已漂到事发地约150海里之外。

  疑问

  相关海域是否会被污染?

  溢油监测评估展开

  “桑吉”轮之所以燃烧这么久、还不时发生爆燃,主要是因为事发时,该船装载有约13.6万吨凝析油。

  14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从交通运输部证实,“桑吉”轮溢油仍一度在沉没海域燃烧。这片海域是否会被污染?此外,沉没的“桑吉”轮是否会产生污染,又将怎么办?

  记者从国家海洋局了解到,14日,海警2901、2146船曾在事故海域开展搜救与监视监测。经现场监测,因船体爆燃,大量油污在周边海面燃烧,生态环境受到一定影响。

  虽然“桑吉”轮已沉没,但将进一步加强空—海立体监视监测,扩大监测范围,并针对沉船溢油开展监视监测,以及时掌握溢油分布、漂移扩散状况,有效做好事发海域生态环境状况影响评估。

  污染是否会出现?是否会影响到舟山等渔业重地?1月10日,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研究员姚子伟、国家海洋局北海海洋环境监测中心研究员周青曾表示,根据巡视监测结果,当时事故船舶距舟山近岸约350公里,他们认为“暂不会对近岸海域生态环境产生影响”。但两位专家当时表示,油轮装载的凝析油挥发性极高、易燃易爆,挥发及燃烧后会对海洋大气造成一定的污染。因此,他们建议,继续加强跟踪监测,评估对海洋生态环境的影响。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卢荡 代睿

【责任编辑:张金杰】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