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美国“华人间谍”威胁论调查:“冤案”比例高

2018年03月23日 09:17   来源:澎湃新闻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美国“华人间谍”威胁论调查

  2015年5月21日清晨六点半,天刚刚亮,郗小星就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惊醒。

  他披上衣服,打开门,十多名身着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字样制服的探员一窝蜂地冲进屋来。“他们端着枪指着我,让我的妻子和孩子举起手站到角落里,在他们的面前给我戴上了手铐。”郗小星说。

  当天早晨,FBI在这位任职于美国天普大学的美籍华裔科学家位于费城郊区的家中将他逮捕,指控其涉嫌犯下包括将美国机密敏感国防科技输送给中国企业在内的四项重罪,如果罪名成立,郗小星将面临最高80年的监禁和100万美元的罚款。

  就在郗小星被捕6个月前,另一名美籍华裔科学家,就职于美国国家气象局的水文专家陈霞芬也在她位于俄亥俄州的办公室内被FBI逮捕。她被认为是中国政府的“间谍”,将敏感的水文信息资料非法发送给中国官员。

  几个月后,由于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确凿指控郗小星和陈霞芬间谍罪的证据,美国司法部最终撤销了对两人的全部指控,然而彼时两人的生活已天翻地覆,再也无法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

  最近,美国再次将“经济间谍”的帽子扣向华裔科学家。上个月,香港大学新兴技术研究所所长,前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教授、中国著名机器人专家席宁在美被指涉嫌诈骗罪被捕,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大西洋海洋学和气象实验室(AOML)前华裔科学家王春在因为接受中国薪金而被判刑。

  与当年一样,美方对这两位华裔科学家的指控同样被指“站不住脚”,他们是否“洗脱罪名”还未得知。与此同时,美国还频繁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中企对美国企业的收购,甚至,在美国接连发布的国家安全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均有不同程度渲染“中国威胁”的内容。

  这一系列所谓“华人间谍”事件到底“威胁”了美国什么?这背后又反映了美国怎样的焦虑?

  “他们毁了我的一切”

  作为郗小星和陈霞芬两起诉讼案的代理律师,彼得·蔡登博格至今仍能清楚地记得最初见到他的代理人时,他们脸上不安、愤怒与无助的表情。

  “我刚接到这些案子的时候,就感觉到非常奇怪。”蔡登博格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这两个案子略有不同,但是相同点很明显,两位当事人都是华人,都是第一代美国人,并且都与国内(中国)保持联系。华裔身份显然是他们被调查的首要原因。”

  郗小星出生在中国,在北京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前往德国留学,之后来到美国并加入美国籍。事发前,郗小星被任命为美国天普大学物理系代主任,身为世界知名超导专家,他的学术前途一片光明。

  根据检方提供的起诉书,对于郗小星的核心指控是他把一种敏感的实验室设备、俗称“暖手器”的设计图提供给了中国的研究人员。然而包括该“暖手器”的发明人在内的一些知名物理学家作证,该份设计图并非“暖手器”,而只是郗小星之前发明的一个设备,他将其作为正常学术合作的一部分与中国的研究人员分享。

  “当郗小星一看到检方的起诉书,就知道他们搞错了。”蔡登博格说。在他向检察官们解释了相关科学知识,并给他们看了专家的誓词后,美国司法部发布声明称“出于公正的考量”撤销了该案。

  2015年3月,就在陈霞芬本该接受审判的一周前,检方在没有给出理由的情况下,撤销了所有针对陈霞芬的指控。文件显示,在此前几个月内,检方试图通过各种途径寻找陈霞芬从事间谍工作的证据,但始终没有找到。

  蔡登博格告诉澎湃新闻,美国司法部在短期内连续对两起涉及“经济间谍”的刑事案件撤诉,不仅相当罕见,也等于尴尬地承认,检方和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没有做出足够的努力去了解相关知识和搜集到足够的证据就草率起诉。同时这两起案件当事人华裔的身份也有理由使人怀疑,美国司法部为了急于寻找“中国间谍”,正在导致有中国血统的无辜美国公民被冤枉。

  在案件被撤销后,郗小星得以重回学校,但是他的物理系主任的头衔却没有能够保住。而在恢复工作仅两个月后,陈霞芬就收到了来自美国国家气象局意图解雇她的通知。

  2017年5月,郗小星向美国联邦法院提交诉状,指控在逮捕他的行动中领头FBI探员伪造关键证据,他表示,针对他的行动并不是一个无心的错误。此前,陈霞芬也向法院提交了起诉其雇主就业歧视的诉讼。

  由于相关诉讼仍在进行当中,两人表示暂时无法接受澎湃新闻的采访,然而两人的行为是对美国司法部近年来针对华裔群体诸多站不住脚的“经济间谍”案调查的一个反击。

  此前,美国司法部曾多次高调宣布,防止中国和其他国家盗窃美国商业秘密的间谍活动是其工作重点,美国联邦调查局更是把反间谍作为仅次于反恐的第二项重要任务。“然而近年来一系列曝光的‘冤假错案’显示出他们一些行为已经走得太远,太过分了。”蔡登博格说。

  与中国有关就有间谍倾向?

  2018年2月16日 ,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一场国会听证会上公开宣称,在美国“几乎所有领域”中学习和工作的“华人教授、科研人员、学生”都可被视之为“非传统的情报收集人员”,他们有可能秘密地在为中国政府收集情报。雷还进一步宣称,他认为在美华人学生和学者是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需要美国全社会关注应对。这一言论随后得到了中央情报局长等多名美国高官的附和。

  但这一令人震惊的言论在美国社会引发了强烈的抗议。美国国会亚太裔党团主席赵美心、副主席刘云平议员随即公开发声谴责。

  “非常不幸的是,今天越来越多人认为,只要有亚裔血统或者和中国有一定的关系,就有当间谍的倾向。这种想法制造了一种恐惧文化,对整个亚裔社区都产生了负面影响。此前陈霞芬和郗小星的遭遇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这两位无辜的美籍华裔科学家被FBI错误的指控从事间谍活动,最终被证实是清白的,然而FBI没有给出任何解释,这对两位科学家的职业、声誉和生活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很多亚裔学生学生都担心他们会遭到同样的歧视。”赵美心在一份公开信中说道。

  3月1日,美国14个知名华裔、亚裔社区团体、组织联名发表致FBI局长的公开信,要求他当面解释澄清所谓“在美所有华人学生学者是国家安全威胁”的言论。这些组织认为,这种论调违反了反对种族归类和偏见的美国原则和精神。

  美籍华人组织“百人会”(Committee of 100)主席、美国知名法学家吴华扬向澎湃新闻表示,FBI局长的这种言论非常令人不安,指责过分标签化且存在着十分不必要的偏见。在没有摆出任何事实和证据之前,仅以纯粹的种族和出生地就对一个群体发出如此巨大的怀疑,这种行为不但违背了无罪推定、正当程序以及平等保护等美国宪法的根基理念,也容易煽动歇斯底里的不当情绪。

  就在雷的言论发表后两天,著名中国机器人专家、前密歇根大学教授席宁被FBI以欺诈罪指控逮捕。一周后,美国司法部又宣布,著名美籍华裔海洋学家王春在博士作为美国政府雇员同时接受中国方面的收入而被判刑。这两起最新的针对华人科学家的案例在中美学界再次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

  目前,席宁的案件正在等待检方提出指控证据,而王春在已于今年2月20日在迈阿密一家美国联邦法庭受审时认罪并被判刑,以他此前已经被关押的时间即一天作为刑期。

  蔡登博格也是王春在一案的委托律师,据其介绍,王春在与美国联邦检察官在庭审前达成认罪协议。他承认一项从美国雇主以外的机构领取报酬的重罪,以交换他获得人身自由和避免冗长和昂贵的庭审。然而在法庭上,法官质问了检方起诉王春在教授的理由,认为必须判决这个原本不必起诉的案件是“令人遗憾的”。法官还说,鉴于王教授在天气变化研究的成就和性质,以及他作出的贡献,他最后承认重罪是“可惜的”。

  在接到澎湃新闻就美商务部前雇员陈霞芬及王春在被不公正调查后被迫离职的询问后,美国商务部表示拒绝回应。而截止到发稿前,在多次致电和致信后,美国司法部及FBI方面均未对澎湃新闻的相关询问有任何回复。

  “王春在的案件是近年来对华人在不断增加、却在法庭上几乎站不住脚的相关案件中的又一例。我们对此感到担忧。”吴华扬认为,尽管部分人士最终获得平反,但美籍华裔的信用与形象已遭严重损害。

  吴华扬表示,华裔明确支持保护美国国家安全以及认可打击间谍活动的重要性。然而,这样的支持是基于证据的公正及妥当的调查、起诉和对间谍活动的惩罚,而不是基于种族、民族和出生地的标签化猜忌和怀疑。而近年来,基于后者的案例正在美国不断出现。

澎湃新闻 何伟 制图

  “华人经济间谍”调查“冤案”比例高

  1996年,美国通过了《经济间谍法》(Economic Espionage Act,简称EEA),首次规定“窃取商业机密或知识产权等无形资财”为刑事犯罪。

  美国司法部的指导手册显示,“经济间谍罪”必须同时具备四个要件:一、被告人窃取、或者在未获得商业机密持有人允许的情况下获取、破坏或者传播信息;二、被告人明知相关信息是为人所专有;其三、信息是商业机密;第四、被告人的行为是基于使外国政府、外国机构或者外国代理人获益的目的。上述四要件缺一不可,其中,第四个要件成为犯罪能否成立的关键。

  此前,美国政府对于华裔科学家的“间谍调查案”中,最广为人知的莫过于1999年的“李文和案”。

  1999年,在美国原子弹实验中心工作的美籍华裔科学家李文和,被指控向外国泄露美国原子弹机密而被开除并被起诉。2000年,李文和与美国政府达成诉讼协议:他对一项较轻的罪名认罪,以换回政府收回其他58项指控并将其释放。

  该案的知情者,美国能源部的前国家监察员胡善庆博士几十年来一直在追踪关注美国政府对华人群体的“经济间谍”调查案件。多年前,胡善庆和美国国内关注相关案件的专业人士联合搭建了一个名为“Fedcase”的公共数据库,记录了自1996年以来从公开途径可获知的全部EEA案例。

  截止到2017年底,在总计180起经济间谍和盗取商业机密的案件中,至少有55起涉及中国公民或者美籍华裔,其中1997-2008年间每年平均至少3起,2009-2015年间至少4-6起,目前仍有19起案件未结案,结案的当中,至少9起为提前撤诉或定无罪、另有3起罪名被减轻。

  值得一提的是,并不是所有涉嫌经济间谍罪的案件都会以《经济间谍法案》的罪名来起诉,近年来,美司法部正越来越多使用一些其他罪名来起诉他们认为的所谓“经济间谍”,上述的郗小星和陈霞芬的案件就是这样的情况。

  而另一份由“百人会”于2017年5月发布的“起诉中国间谍”的白皮书报告则更加清楚地显示出美国司法部近年来对华人群体调查的变化。

  该份报告通过公开渠道随机抽取并分析了1996年到2015年间根据《经济间谍法案》起诉的136个案件及其涉及的187个被告人。该报告的作者安德鲁·金(Andrew Kim)告诉澎湃新闻,虽然不能确定司法部的调查已经受到种族偏见的影响,但是有证据显示,这样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责任编辑:韩辉】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