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首位任职白宫的华裔陈香梅逝世 好友:她是女性表率

2018年04月04日 10:27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3月30日,知名社会活动家、共和党籍政治人物、飞虎队指挥官陈纳德的遗孀陈香梅女士(Anna Chan Chennault)在华盛顿的家中因中风后的并发症去世,享年94岁。
    3月30日,知名社会活动家、共和党籍政治人物、飞虎队指挥官陈纳德的遗孀陈香梅女士(Anna Chan Chennault)在华盛顿的家中因中风后的并发症去世,享年94岁。

  中国侨网4月4日电 据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消息,走过近一个世纪,陈香梅的一生有过许多角色。世人说到她,常常和“飞虎将军”陈纳德的名字连在一起。而在这对战地伉俪的爱情之外,她本人还有着更多可谓“女杰”的故事。

  创造了“第一”的女人

  1925年6月23日,陈香梅出生于北京,在家中六姐妹中排行第二。她的青少年时期可以说是颠沛流离。1937年“七七事变”后,她和家人一起逃到香港,但1941年香港又被日军占领。那时,陈香梅的母亲已于30年代末去世,父亲是外交官,远在美国,1942年6月起,从广东到广西,她和家人以及其他难民跟着向导一直在逃亡之路上,但在这期间,她还在父亲的安排下,进入了岭南大学学习。

  1944年,陈香梅考入中央通讯社昆明分社,成为中央通讯社第一位女记者。后来她有回忆说:“在那个年代,女记者可说是凤毛麟角。中央社还有不用女记者的不成文规定,我是第一位打破了这个传统的,而且是凭本事考进去的。那是我走出校园第一份工作,也是对我后来做人处世大有协助的一份工作。(摘自《传奇与诗意:陈香梅研究》)”

  加入中央社那一年,陈香梅也在岭南大学取得了中文专业的文学学士学位。

(哈佛大学图书馆馆藏)
(哈佛大学图书馆馆藏)

  记者的工作也让陈香梅认识了后来的丈夫陈纳德,两个人相差35岁,颇具传奇性的故事却传为佳话。后来,陈香梅本来有机会在父亲安排下离开战乱的中国到美国生活,但渴望独立的她喜欢看着自己写的文字被更多人看到,也因为对陈纳德爱慕而更感到自己有责任把军人做的事、战场上的情况传递出去,因此选择留了下来。

1947年12月21日,两人在上海虹桥美华村5号结婚。
1947年12月21日,两人在上海虹桥美华村5号结婚。
1949年1月8日夫妻俩与长女的合照(值得一提的是,宋美龄对陈香梅的两个女儿十分喜爱,是两个孩子的干妈,她们的名字陈美华和陈美丽也是宋美龄取的。)
1949年1月8日夫妻俩与长女的合照(值得一提的是,宋美龄对陈香梅的两个女儿十分喜爱,是两个孩子的干妈,她们的名字陈美华和陈美丽也是宋美龄取的。)

  抗战结束后,她调往中央社上海分社工作,并在上海结婚,婚后不久夫妻两人迁居台湾,陈香梅专心写作,还协助丈夫撰写回忆录。

  结婚后11年,陈纳德于1958年病逝。但丈夫创办的民用航空公司迅速被美国接手,新上司还给陈香梅施压。体会到“人走茶凉”的陈香梅带着两个还年幼的女儿到华盛顿安定下来,才35岁的她从此开启了人生的另一番辉煌。

  定居美国后的生活一开始很拮据,由于陈纳德的退休金停发,遗产要与其前妻子女平分,还要等待解冻期等原因,陈香梅需要四处讨生活。那时候她本来没有太多野心,只是想谋个生路,找到了乔治城大学翻译社的职位并且顺利应聘成功。工作、兼职教中文、养育两个女儿,陈香梅过得十分忙碌。

  后来,陈香梅也干过媒体的“老本行”,还参与编辑了中英辞典,1962年她写的第一本书《一千个春天》出版,成了畅销书,一年印了二十版。

《一千个春天》
《一千个春天》

  1963年,陈香梅开始走上美国政坛,那年她接受时任总统肯尼迪的委任,成为第一位进入白宫工作的华裔,从此展开她的参政之路,先后被八位总统委以重任。1967年她被尼克松委任为全美妇女支持尼克松竞选总统委员会主席,第二年尼克松获胜后担任共和党财务副主席和行政委员。1978年她又为里根的竞选之路出力,并于1980年出任白宫出口委员会副主席,是总统核心顾问之一,两度被选为共和党少数族裔全国委员会主席,也是共和党全国亚裔委员会主席。1989年,在老布什任期内,陈香梅任职白宫学者委员会委员,再次成为总统核心顾问,1991年出任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主席、内政部环保委员会委员。克林顿上任后,她帮助在美中两国设立了奖学金交流项目。

陈香梅与肯尼迪
陈香梅与肯尼迪
陈香梅与尼克松(左)、基辛格(右)
陈香梅与尼克松(左)、基辛格(右)
陈香梅与克林顿夫妇
陈香梅与克林顿夫妇

  作为最早参政的在美华裔之一,陈香梅很明白参政对于华人的重要性,她在1987年组织发起制定了《华人参政宣言》,1989年获“杰出华裔奖”,也是致力于提高华人地位的精英组织百人会的成员。

  奔走的后半生

  说陈香梅是“民间大使”绝不为过,1972年尼克松访华,1979年中美建交,其中她都有过贡献。她也多次到大陆和台湾访问,促进两岸交流。1981年初,她以里根总统特使身份访华的时候,被邓小平特地安排在第一贵宾的位子上,因为“不要说美国,就是全世界也只有一个陈香梅”。

  住在马里兰、与陈香梅相识的美中工商联合会荣誉会长刘伟敏回忆说,最后一次见到陈香梅是在几个月前,当时有中国来的商务团考察,陈香梅仍然赶到现场支持、题词,“她一直支持中美文化、商贸交流,每天工作,亲力亲为,90多岁还关心中美大事。”

  多年来笔耕不辍、出版了四五十本中英文书籍的陈香梅很重视中文和中国文化,“先尊重自己,别人才会尊重你”。她曾说,自己只身在美国,就是靠着中国的传统待人处事准则,才在异乡结交了不少朋友,也是中华民族刻苦耐劳的天性,才让自己一直不放弃不气馁。陈香梅尤其为一些华裔妄自菲薄的现象痛心,也认为这是在美华人从政的阻力;对于中文不好的ABC们她也很关心,“我常看到一些忘本、或以自己的种族、肤色为耻的年轻人,学了英语,就忘了中文,我心中是难过万分。”

  除了关心美国华裔二代的成长,陈香梅还关心中国年轻人的未来。重视教育的她出资数千万给中国贫困学子和优秀教师设立奖金,协助中国学校开展对外交流。1999年她启动“香梅千校工程”,支持中国西部贫困地区发展教育,培训这些地区的校长、教师;2001年又支持成立了“北京陈香梅教育科技中心”;2008年设立“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北京代表处”;2010年发起成立了“陈香梅公益基金会”。

  见证过二战的陈香梅直到晚年还挂念着因为战争逝去的英烈,也心系着和平。2015年,年过九十的她还带着部分飞虎队老兵和家属代表前往当年接受日本投降的湖南芷江,那里也是陈纳德创办第一所美式航空学校的地方。重回故地的陈香梅捐资修复了芷江抗日战争纪念馆,还向飞虎队纪念馆捐赠了陈纳德的遗物。

陈香梅与方李邦琴相识很久,而2015年9月在芷江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方李邦琴今天向我们说到此事,一度哽咽。
陈香梅与方李邦琴相识很久,而2015年9月在芷江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

  一个地位很高 却平易近人的人

  陈香梅晚年的生活也很忙碌,除了支持各种活动,接受采访,她周末会打牌、跳舞、唱歌,不探是非,却过得很热闹。在华盛顿60年,她的朋友很多,敬仰她的后辈也很多。

  美国侨领方李邦琴如是说,“我和陈香梅女士相识是很久的事情,尤其是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老布什在任时,我们常常一起在白宫开会。我最后一次见她是2015年,那时候她已经坐在轮椅上。在她94年的岁月里,她做出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在我心里她代表了民国时代妇女的一个风范,是我们这一代女性、也是以后很多代妇女的表率。我从她身上学到了一件东西,那就是勇敢、不惧。安娜,一路走好。”

  美华艺术协会行政总监周龙章表示,“今天听到这个消息很难过,因为我跟陈香梅姐姐已经认识几十年,1981年一起去中国大陆和台湾走了一趟,这也是她的功绩之一。我们也是有缘分,她对我印象很好,叫我做她的干儿子,我说你这么年轻,要叫你姐姐,这一叫就叫了几十年。陈香梅在我们这代人心里地位很高,学问也好,好像是高高在上的,但她又是一个很平易近人的人。”

  刘伟敏说,“她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但对待身边的人从来都很尊重爱护,和大家好像一家人。照顾她的阿姨说,她从来没生过气,而且我们每次给她微信发大家在一起活动的照片,她都会回复说‘谢谢你,Lisa’。她为人心胸很宽广,格局很大,生活也永远很精致。”

陈香梅(图片均来自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
陈香梅(图片均来自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

  陈纳德去世后,陈香梅再也没结过婚,而且总说希望死后被葬在阿灵顿国家公墓、也就是丈夫的旁边。如今她已西去,此时再回头看她的一生,她对丈夫恒久不变的爱令人敬佩,但她的爱又何止如此?更让人赞叹的,也许就是她的这份“大爱”——对国家民族、对家乡故土、对全世界全社会、对朋友对后辈、乃至身边的每一个人。

  94年的人生,她缔造了自己的传奇,也留下了一个充满爱的背影。

【责任编辑:齐倩茹】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