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英国华裔导演:通过食物的香气 感受华人漫漫移民路

2018年04月06日 16:11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4月6日电 据英国侨网报道,3月22日,由黄土地剧团(Yellow Earth)、布莱克现场剧院(Black Theatre Live)及曼彻斯特皇家交易所剧场(Royal Exchange Theatre)联合出品,根据英国明星华人大厨谢海伦(Helen Tse)关于甜甜餐馆(Sweet Mandarin)的回忆录改编,由得奖剧作家查在淑(In-Sook Chappell)撰写,由珍妮佛·唐(Jennifer Tang)执导的话剧《山:郭莉莉的梦》(Mountain: The Dreams of Lily Kwok)”在曼彻斯特上演。这部剧由屡获殊荣的作家In-Sook Chappell创作,讲述了著名曼彻斯特餐厅背后女性的非凡故事,记载着这段从香港的繁华闹市来到曼城北区(Northern Quarter)的历程。

  导演珍妮佛·唐曾工作于英国和世界各地剧场和歌剧院,她最近执导的“我们是你”(We Are You)曾在伦敦新维克剧院(Young Vic)和大英博物馆呈现,并曾被选为2013年度JMK导演大奖的最后入围者。在此次剧目中,珍妮佛·唐将在舞台上重现剧中一道菜肴的做法。为何要在舞台上进行这样的尝试呢?这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

  英国侨报(以下简称“英”):我们知道您有着丰富的话剧导演经验,曾工作于英国和世界各地剧场和歌剧院,曾与Chris Goode & Co合作巡演剧作Weaklings和WANTED。这一次,您为什么想要执导这部话剧呢?

  珍妮佛·唐(以下简称“唐”):这个原著就非常棒,而且剧本也很吸引人。这是一部谈论家庭情感的话剧,并且在内核中增加了华人自我寻找和认同的因素在里面。该作品讲述了随家人从香港前来曼城的三代妇女的人生。他们凭借令人敬佩的勇气,共同面对困难、克服难关的传奇故事,也足以让观众感受到香港人足智多谋和不屈不挠的性格。

  除此之外,非常能引起我共鸣的是,这还是一个描写华人女性的故事。尽管被那个时代的政治和社会环境束缚着,但出身于移民家庭的故事主人公依旧有着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并且想要获得成功,我认为这个是非常了不起的。因为这是大部分移民人士、华裔后代都会经历的一种心路历程——他们离开了祖辈生活的土地,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只是想为为后代寻求更好的生活。然而在融入当地的过程中,那种牺牲和失落的感觉又是非常真实的,在现实很多移民群体中都能感受到这种存在。我觉得故事非常打动人,而且一起合作的同事都非常友好。

  英:据说甜甜餐馆的拿手好菜梅布尔砂煲鸡(Mabel's Clay Pot Chicken)也会在台上现场炮制。但其实把食物搬上舞台是一种比较冒险的行为,因为做菜的过程其实不好掌握,有可能还会出意外。您为何想到要把这道菜的做法在舞台上再现呢?

  唐:因为剧本中也是这样说(笑)。开个玩笑,其实对我来说,一出成功的话剧也需要其他多个感官的触动和配合。音乐所带来的听觉效果,灯光所营造的视觉效果、甚至食物和气味都可以给观众以味觉上的刺激,这些综合起来,都能帮助剧情吸引到观众的注意力。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道菜肴的烹饪,其实才是剧目的关键。你知道,对于人的大脑构造来说,一些细节是可以触发过去完整的记忆。当你闻到某种香水或当你听到某首歌时。某些回忆会因为这些事情而被想起。而且我认为在这个剧本里,食物对于触发记忆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故事的主人公郭莉莉本身就是一名厨师,她重视这些食物,这些食物是她和家人沟通的桥梁、联系的纽带,这些食材的气息提醒着她过去某些时候的生活。所以当郭莉莉闻到这些味道,她的情绪就会被带回当时做这件事情时的记忆。同时它也能给观众激发特定的回忆,就像是看到了一片叶子,但人们能感受到春天的气息。所以气味可以帮助观众去触碰到这部剧的内核,那就是食物。 

(作品海报)
(作品海报)

  英:我们知道您自己的长辈都是来自中国香港,可以说和剧中人物的经历有些相似之处,你在排演话剧的时候,有什么额外的收获吗?

  唐:虽然我的家人来自香港,但我出生在英国,所以我自己本身是对香港不了解的,之前也从来没有去过香港,只有从家人的口中听说过香港是什么样子。但自从我接手了这个项目后,我特意去了香港,并在那里呆了10天,专门做了关于话剧“山”的研究。10多天的调查让我发现,我仿佛找回了骨子里中国传统的东西。我对于自己有中国人的血统感到非常自豪。而且你知道,如果没有这个机会,我可能不会去香港,更不会在香港呆上十天。

  除此之外,我和这部作品磨合的过程,也带给我很多启发,比如如何在舞台上进行现场烹饪,还有一些作为导演应该需要考虑的事情。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指导巡回演出。所以我必须对所有的演出有详尽的安排,并且懂得如何与大家谈论节目,并提出关于巡回演出的需求。虽然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一个新的过程,但显然每个剧作家、演员、舞美师、灯光师等等的要求都是不同的,所以我要尽量地去适应他们。

  英:您也是一名出生在英国的华裔,您是如何看待中华文化在英国的发展?

  唐:中国文化当然非常重要。我们虽然从未到过中国,到英国也有很多途径可以让我们了解到中国文化。我认识一些精通中国文化的艺术家,他们会在一些庆祝活动上做宣传工作,从而提高中国传统文化的知名度。但是和其他少数族裔的文化相比,比如法国,中国文化在英国的传播相对会更短一些,效果也更弱。以同样的方式,因此身为从事艺术工作者的我们,需要更好地在一起沟通,来履行我们的责任,提高自己的水平,这样才能和其他族裔社区共同进步和交流。我相信只要有足够的对话,就能引起大家的重视。

(演出现场剧照)
(演出现场剧照)

  英:之前您在东英格利亚大学学习过导演的课程,能谈谈您为何会走上话剧导演这条路吗?

  唐:我小时候经常去剧院,我妈妈和爸爸从小就带我去看音乐剧,所以这是我从小的一个爱好。之后十三岁起,我就开始学习戏剧了,并且在专门在GCSE的课程中选择了它。剧院里的氛围总是能让我感受到快乐,舞台上的一切人物和摆设,都能让我感受到生命的存在。

  我在东英格利亚大学学的是电影导演的课程。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要导演电影,当时只是机缘巧合,我想从忙碌的媒体工作中解脱出来,重新找回自己的所爱。正好看到了东英格利亚大学有这样的课程,我想学习一下。不过如果明天派拉蒙公司想要和我签约,那我可能会考虑一下(笑)。

  但我觉得话剧和电影之间有太多不一样的地方了,相比之下我更偏向话剧。话剧首先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通过大量的舞台对话战线剧情、塑造人物和表达主题的。其中有人物独白,有观众对话,在特定的时、空内完成戏剧内容。并用化妆、服饰等手段进行人物造型,使观众能直接观赏到剧中人物形象的外貌特征。这些都是需要助于舞台完成的,而电影中是无法实现的,所以话剧会更加让我觉得充满活力,而不是暮气沉沉。

  英:能谈谈最近一次你印象深刻的导演作品吗?

  唐:之前我在大英博物馆一起排演了“我们是你”话剧作品。这是与一群非专业演员合作的,事实上,他们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儿童难民,说这多种不同的语言,我们之间没有可以一起沟通的工具,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项目,但也正是因为如此,音乐才能成为我们所有人之间共通的语言。这些男孩都很小,然而因为他们的国家遭遇着很大的政治动荡,才不得不从叙利亚或者是埃及来到英国。他们孤身一人,在伦敦没有亲友,也没有家。但通过这个话剧的排练,他们在活动中交到了不少的朋友,同时还能找到了一个社区够表达自己,不再谈论自己的难民身份,这对我来说真的非常有意义。我改变了一群少年对伦敦、甚至是对未来的态度,他们将更好地融入到这个国家里。同时,我也开始反思我自己。我逐渐意识什么是自己能做的,什么是我无法完成。如果能表达出一个好作品,让大家对历史有所了解和反思,同时又能带给别人更多的帮助,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将来也会继续朝着这个方向走。(曾昊昕 汤天星)

【责任编辑:韩辉】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