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谱写抗战期间的爱情佳话 陈香梅的“倾城之恋”

2018年04月14日 10:51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陈纳德与夫人陈香梅及两个女儿的照片。(中新社资料图)
陈纳德与夫人陈香梅及两个女儿的照片。(中新社资料图)

  中国侨网4月14日电 据美国《侨报》综合报道,大陆知名作家张爱玲在小说《倾城之恋》中俏皮地写道,日军机轰炸香港,“炸断了许多故事的尾巴”。但是,对于陈香梅而言,却是刻骨铭心爱情的开始。陈纳德,美国空军指挥官,是唯一一位自始至终参加中国抗战的美国将军。他一手创建的“飞虎队”,战绩彪炳,威震敌胆。陈香梅,出身名门的一位中国知识女性。70多年前的中国,正陷入一场关乎民族存亡的战争中,而两人却在战争的硝烟中,相知相恋,最终喜结连理,谱写了整个抗战期间难得的一段爱情佳话。

  缘起采访

  一个是战绩彪炳、威震敌胆的将军,一个是出身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陈纳德和陈香梅是如何结下美好姻缘的?

  综合广州金羊网、上海上观新闻报道,1925年农历五月初五,这天是中国传统的端午节。一声响亮的啼哭从北京协和医院的产房传出来。在医院走廊上焦急等待的父亲,迎来陈家的第二个女儿。他大概没想到这个哇哇大哭、使劲踢蹬的小女孩,日后的人生轨迹会是那样的起伏跌宕、充满传奇色彩。外祖父给这个端午节出生的孩子取名为“香梅”。外祖父认为,只有经得起风霜雨雪的梅花,才能开得艳丽,只有经历过艰难困苦磨练的人生才显珍贵。外祖父还给她取了一个小名“宝宝”,并对她疼爱有加。

  陈香梅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陈应荣年少出国,在英、美受教,获得英国牛津大学法律博士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当过教授、编辑、外交家;母亲廖香词也在英、法、意读过书,读的是音乐和绘画。陈香梅的外祖父廖凤舒与廖仲恺是亲兄弟,当过驻古巴公使和驻日本大使。

  陈家共有六个女儿,陈香梅排行老二。她从小喜爱文学,还不满五岁就开始“啃”大部头《红楼梦》。在外祖父家,她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那时中国正处于兵荒马乱的年代,她的青少年阶段就是在战乱中度过的。

  1937年“七七事变”后,她和家人流亡香港。母亲随后因病在港去世,当时父亲远在美国任职,年仅15岁的陈香梅和姐姐成了家里的主心骨,照顾年幼的四个妹妹。1941年,日军占领香港,她和姐姐带着妹妹们跟随流亡人群跋涉几千里,辗转澳门、广州、桂林、重庆,逃难到了昆明。

  在美国的父亲闻知后,要安排她们六姐妹来美国,只有陈香梅拒绝了。她说:“我不能在祖国受难时离开。我要工作,要尽我对祖国的责任!”没有亲人的陪伴,她孤身一人留了下来。那年,陈香梅19岁,正是花样年华。她在昆明大学毕业后,与所有同期毕业的同学们一样面临着择业的考验与期待。在“毕业即失业”的现实中,却有两家报社向她伸出橄榄枝。

  当时抗日战争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中央通讯社昆明分社急需找一个既有国学根底又懂英文的年轻记者进行战地采访,由于她有着良好的中英文功底,被朋友引荐到时任中央社昆明分社的主任陈叔同面前。论能力,陈香梅自然是没问题,但是,她是一个女孩,而中央通讯社昆明分社还没有录用女性记者的先例。一时,陈主任犯难了。陈香梅急了,她激动地说:“陈主任,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匹妇何能无责?古有花木兰代父从军,中央通讯社为何还要对女性设置藩篱呢?从香港沦陷后,我们姐妹流亡几千里来到昆明,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做一名战地记者,为抗日出一份力!”陈主任拗不过她,只得点头:“那就先试试吧。”

  一天,总编对陈香梅说:“你去采访第十四航空队司令陈纳德将军,他明天会在总部开新闻发布会。” 陈香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再一次发问:“采访陈纳德将军?”陈香梅对陈纳德的大名早有所闻,对他甚是仰慕。翌日,陈香梅在两条小辫上扎了两只黑底白点的蝴蝶结,脖子上系了一条雪白的围巾,左手中指上戴上母亲留下来的钻戒,一袭得体又合身的旗袍把她娇小玲珑的身段衬得婀娜多姿。当她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口时,嘈杂的会议室顿时变得寂静无声,所有男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她。

  会议室的一扇门打开了,一个高大威严的美国军人在几个中美军官的簇拥下走了进来。会议室鸦雀无声。陈纳德威严沉稳地扫视全场后,以浑厚的美国南方腔向大家致意:“早上好,先生们。”然后,他又看了一眼陈香梅,接着说道:“以及女士!”陈香梅笑了。

  他们就这样相见了,也许他们当时根本就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们的生命会交融在一起。

  时隔50多年后,谈起对陈纳德的第一印象,陈香梅说,她觉得陈纳德“非常英俊,并且很有抗日精神。但我那个时候还很单纯,根本对他没有其他想法。”

  排除万难终结连理

  对陈纳德有了好的第一印象之后,陈香梅殊不知,爱情的种子已在她心底慢慢发芽。

  综合广州《南方周末》、金羊网报道,说起来,陈纳德与陈香梅家人还是挺有缘分的。陈纳德在美国时就认识当时在美国工作的陈香梅的父亲陈应荣。陈父向他介绍过自己的妻女。陈应荣甚至还托他照顾女儿们。而陈香梅则对陈纳德和他的飞虎队所建立的伟绩赞叹不已,对陈纳德这个英武的美国军人的气魄与胆识感到非常钦佩。陈纳德像一块磁石一样吸引着她。

  “他在人前和工作中表现得非常专业。在我们成为朋友后,我发现他非常有魅力。”陈香梅如此回忆两人的初次见面。而在自己的回忆录中,陈香梅对这段过往有着更细腻和精彩的描述。“本来他就是我一直仰慕的英雄,回去和姐姐说高兴得不得了。姐姐就问我是不是爱上陈纳德了,我说只是对英雄的仰慕。”

  1945年,抗战胜利。陈纳德在离开中国时,陈香梅前往送行,两个人拥抱告别。陈纳德当时告诉陈香梅,说我要回来的。而仅仅4个月之后,陈纳德就带着一纸离婚书回到上海,他已经恢复了自由身,而目的就是为了追求陈香梅。虽然外界已经无法知晓细节,但毫无疑问,对年轻的陈香梅来说,陈纳德的这个大胆决定,令她无法阻挡。

  在上海,他们的恋情迅速发展。陈香梅说:“那个时候他非常努力地追求我。”可是当时他们的恋情却遭到包括陈父在内的大部分亲友的反对。“那个时候大家对于国际通婚还是不大认同的。”为了阻止女儿与陈纳德的婚恋,陈父从美国向她下达最后通牒:叫她速来美国,否则将断绝父女关系。

  可是陈纳德就是陈纳德。他不愧是善于领兵打仗的将军,也对陈香梅的家人打起“亲情战”。他经常到陈香梅外祖父、外祖母家里作客,陪着两位老人围炉品茗、聊天、打桥牌、搓麻将。尽管陈纳德是一个桥牌高手,但每次他都故意输给陈香梅的外祖父。

  那时的陈纳德,追求他的女人也是众多的,可他只钟情于天真纯洁的陈香梅。“他好像特别喜爱我那种纯洁的女孩子。”而那时的陈香梅,身边也不乏追求者,然而她都拒绝了,她心中已装着陈纳德,哪还容得下其他人?

  1947年12月21日,在亲友的祝福声中,陈纳德与陈香梅在上海寓所举行了简朴的婚礼。当年过半百的美国新郎挽着娇美的中国新娘的手缓缓走出,所有宾客将祝福投向了他们。有趣的是他们切婚礼蛋糕所用的刀,是薛岳将军所赠的一把日本武士刀。这把刀是薛岳在收复常德的战斗中所缴获的战利品。

  蒋介石宋美龄夫妇送给他们的贺礼是一对景德镇的薄胎瓷皮灯和两双象牙筷子。筷子嘛,就是民俗中的讨口彩:筷子“快子”。

  就在同一年,陈纳德创立的中美合作的民航空运公司在上海成立。陈香梅也辞去了记者工作,专心任民航空运大队月刊的中英文编辑。尽管她很不舍新闻记者这一职业,可她愿为自己的爱人作出牺牲。

  1949年,陈香梅随丈夫迁居台湾。她专事写作,并协助陈纳德撰写回忆录《一个斗士的自述》。他们生有一对可爱美丽的女儿,一家四口过着甜蜜幸福的生活。

  1958年陈纳德将军不幸病逝。年仅33岁的陈香梅独自抚养两个女儿。

【责任编辑:吴侃】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