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英国利物浦唐人街:百年老街期待新辉煌

2018年06月25日 07:12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利物浦唐人街

  百年老街期待新辉煌(侨界关注)

  近日《经济学人》报道,位于英国利物浦的唐人街中心路段纳尔逊街水静鹅飞,参观者和食客屈指可数,食肆、商铺提早关门。华人社群是利物浦最大的少数族裔,但是唐人街的常住华人人口,从上世纪中期开始减少,现在只剩下1.2万。英国广播公司报道,2018年5月,投资2亿英镑的利物浦新唐人街计划将重新启动恢复。意味着利物浦唐人街迎来新的转机。此前该计划由于投资人在香港被控涉嫌诈骗而搁浅。

  华埠开端 历史悠久

  利物浦是英格兰西北部重要的港口城市,来自世界各地的商船、货物在此周转,不同文化背景的移民在此交汇、扎根与繁衍。

  利物浦唐人街的历史可追溯至19世纪60年代,当时的利物浦已经奠定了作为欧洲与中国之间主要商贸点的地位。抵达利物浦的华人,在这里立足奋斗,成为欧洲首支初具规模的华社力量。

  据老一辈利物浦华人回忆,最早来到利物浦的那一批中国人,以广东人为主,包括台山人、客家人以及广州人。他们大多是水手出身,到利物浦后大多以开洗衣店起家,就是给英国人洗衣及熨烫西服等。利物浦的城市博物馆内专设有“广东”展厅。展出了大量来自广州的文物,这些文物都是在黄埔港一口通商时期通过商船运到英国的。由此可见广州与利物浦的历史渊源。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更多的移民到达,进一步提高利市华人社群的地位。

  时至今日,利物浦仍坐落着全欧洲最高的中国牌楼,向世人讲述着过去。

  “以前利物浦的唐人街是全欧洲最热闹的唐人街。”唐人街上最大一间中餐馆的老板许忠伟如是说。许忠伟是英国广东华侨华人联合总会副会长,早年到利物浦读书打工,后来靠自己双手在唐人街开了一间中餐馆,并在利物浦成家立业。而谈起利物浦这座城市的历史,他却有一种“哀其不争”的无奈。

  繁华难续 前途未卜

  据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近日报道,处于唐人街核心地带的利物浦纳尔逊街在暖洋洋的午后显得非常寂静。道路两旁的数十家餐馆看起来没什么客人,一批中国专业服务公司早就关了门。顾客超过10人的店面寥寥无几,其中一家卖的是美式面包。

  除此之外,能看到的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些游客在自拍。构成唐人街的另外两条街道看起来同样寂寥。

  事实上,利物浦唐人街的衰败在更早以前便已迹象初显。2015-2017年在利物浦大学留学的赵雨亭在接受采访时提及自己2015年第一次走进唐人街的印象:“当时走进去的第一感觉就是挺萧条的。而且个人感觉唐人街附近的街道比唐人街本身更热闹也更受欢迎。”

  报道还称,虽然华裔居民(不包括学生在内)仍然是利物浦及其市郊人口最多的少数族群,但人数与20世纪中期相比已经减少了一半,降至1.2万人左右。

  总结利物浦唐人街衰败的原因,其一是进入新世纪,受交通运输方式的改进以及西方经济衰退的影响,利物浦港的优势地位与当地整体经济都受到了冲击。在英国出生的年轻的利物浦华人开始前往曼彻斯特和伦敦寻找更好的发展机遇,那些地方的唐人街后来已经超越了利物浦唐人街。而随着他们的离去,迎合他们需求的许多洗衣店、餐馆和律师事务所纷纷关门歇业。

  其二,唐人街内诸如餐饮等服务越来越难满足移民、留学生的多元需求,由于历史渊源,利物浦唐人街以广东菜为主,很难吸引其他地区的中国留学生。此外,销路拓展方式上也有待改进。

  赵雨亭回忆:“唐人街里基本全是饭店,但好像从未在留学生圈里传开过,所以也就不会去了。”而据当地店主预计,未来唐人街还会有更多的店铺被迫停业,尤其是餐饮行业。

  放眼世界,利物浦唐人街的衰败并非个案。早在2011年,美国《大西洋月刊》刊登了《唐人街的终结》的文章,称随着中国崛起与美国经济的衰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选择回到中国谋取更好的工作与薪水,使得华盛顿特区、旧金山以及纽约等地的唐人街或萎缩至寥寥几个街区,或开始了由居民区向服务区的功能转型。

  姚崇英是加拿大历史最悠久的华人社团“洪门民治党”驻温哥华支部主委,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由于当地政府的消极政策、较重的地税,当地唐人街对华人的吸引力在逐渐下降。

  凤凰涅槃 合力推进

  唐人街作为华侨历史的见证与海外华人共同的心灵寄托未来何去何从?是该顺其自然还是有意振兴?成为了人们心中一个解不开的结。

  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教授李斧在接受采访时说,对待这一问题,态度不必绝对化、简单化。

  一方面,一些城市的传统唐人街具有重要历史价值,反映了欧美发展史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组成部分,要通过改造和发展等现代化建设措施加以保护和振兴。

  另一方面,海外华人总数较快增长,华人居住区增加也是大趋势。新增加的华人多为新侨,经济和文化条件较好,他们多数选择居住在新区、景区和校区周边而非唐人街附近。一些地区华人中心区可能随着都市发展转移到其它更有发展前景的地区。对于唐人街,虽然不要轻易放弃,但也不必寸土必争。

  针对利物浦唐人街的颓势,有人主张出资2亿英镑建一个“新唐人街”,在老唐人街旁边一块荒地上盖满豪华公寓楼和高档写字楼。该计划曾被搁置,如今重新启动,其目标是创建欧洲首个现代唐人街,将中国文化与类似于伦敦的建筑风格相结合。

  而美国唐人街的改革,或许能为唐人街的涅槃提供些许启示。芝加哥华埠更好团结联盟主席陈增华在出席加拿大埃德蒙顿市举办的“唐人街的未来发展趋势”研讨会议时,详细介绍了芝南唐人街通过政府、小区团体与居民的合作,提升华裔居民的话语权,制定“华埠远见计划”,使芝南唐人街欣欣向荣的经验,并提出“新唐人街新在哪里”的问题。

  李斧表示,对唐人街的振兴应该有多方面的考虑,要处理好中华文化元素同商业、宜居的现代元素之间的平衡。同时,华人群体自身也应主动组织协调,共同筹划当地唐人街的出路,积极沟通政府部门,为唐人街的未来献计献策。(孙少锋 吴虚怀 康 朴)

【责任编辑:吴侃】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