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劝人别喂鸭子被骂“滚回中国” 华人遇种族歧视咋办

2018年06月26日 13:29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咒骂孙女士的两位女子,仅仅因为孙女士劝阻她们喂鸭子。(图片来源:新西兰中文先驱报)
    咒骂孙女士的两位女子,仅仅因为孙女士劝阻她们喂鸭子。(图片来源:新西兰中文先驱报)

  中国侨网6月26日电 据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报道,“滚回中国去!”在奥克兰美丽的“鸭子湖”(Western Springs)公园,两名女子的咒骂声和竖起的中指显得那么不和谐。

  她们咒骂的对象是居住在西区Henderson的华人孙女士,只因为孙女士建议她们不要给鸭子喂食。不要喂鸭子,是因为面包或者其他可能腐烂在池塘里的食物会恶化水质,已经有很多鸭子因此死亡。孙女士的举动显然是正确的,但是因为做了一件正确的事,她遭到了言语攻击,心理也受到了伤害。她认为,这是因为长着一张华人的面孔。她不禁会想,如果自己是一个“洋人”,也会遭到同样的对待吗?

  在孙女士的印象中,类似的事情不止一次在她身上发生过。“新西兰大多数人都很友善,但有些人不喜欢中国人,他们会对我们说很粗鲁的话。”

  出生于中国香港的Esther Yao 7岁时和家人一起移居新西兰。如今她25岁,奥克兰已经成为她的家。不过,到现在还经常有人问她,“你来自哪里?”如果她回答“奥克兰”,对方就会再问一句:“哦不,你最初来自哪里?”

  这其实就是变相的种族歧视。Esther说,最严重的时候,她也被骂过“滚回去”,但这并不代表她在新西兰的日常。“看到个别人的行为,被当成了新西兰整个社会的状况,我很难过。”

  “我觉得,这对于那些让我觉得受欢迎、温暖和被接纳的人来说,非常不公平。在学校、在公司或者在社会上,这些人才是大多数。”

  Esther强调,她并不是想要质疑这些种族歧视的案例,也认为种族歧视是非常重要的问题,需要被重视。但是,她担心过于强调负面,会让人们觉得“新西兰是一个种族歧视的国家,不欢迎外国人”,而这显然不是事实。

  “我会想到那些陌生人,只是路上偶遇也会对我点头微笑;会想起那天在停车场,一位不认识的老妇人对我的帮助;会想起在学校、公司和社会上,那些尊重我、尊重我的想法的人们,拥抱多元文化的人们;更重要的是,我的朋友们认为新西兰就是我的家,即使我自己还有些犹豫。”

  “我觉得,除了负面的经历,我们也应该讨论一些正面的经历。这样在我们遭遇种族歧视的时候,你就可以告诉自己:这并不能代表整个新西兰。”

  一名51岁的华人移民也给英文《先驱报》来信表示,自己在Taranaki地区出生,随后一直生活在这里。而她“从来没有遭遇过种族歧视”。另一位来了两年多的新移民Helen(化名)表示,当初之所以选择新西兰而非澳大利亚,就是看中新西兰对多元文化的包容性。

  “新西兰保留了原住民毛利文化,白人虽然在政治上文化上处于统治地位,但始终有‘外来是客’的觉悟。澳大利亚不仅屠杀了原住民,还推行过那么长时间的‘白澳政策’,整体来说我对澳大利亚的种族歧视问题更担忧。”

  遭遇种族歧视怎么办?

  种族歧视虽然不是无处不在,但总有人会遇到。遇到种族歧视,究竟应该如何应对,才能既保护自己,又打击了种族主义者?

  知乎用户“南云忠一”就有过亲身经历。“南云忠一”在新西兰坐火车时与同学聊天,遭遇白人Kiwi骂了一句“Fxxking Chinese”。

  面对明目张胆的种族歧视,同行的两位女生不想惹事,换了位子坐到了后面。“南云忠一”觉得,有错的是种族歧视者,而不是被歧视者,所以和另一位同学当场骂了回去:“闭嘴,你这个种族主义者(racist)!你赶紧下车,不然我就报警了!”

  同车的其他本地人也在声援他们,认为种族歧视者“应该感到羞耻”,最终对方在下一站就灰溜溜地下了车。

  “南云忠一”总结道:“我举自己的例子,是想说明遇到种族歧视要尽一切可能反击,不能和那两位女生一样。同时反击要讲策略,单单飙脏话的杀伤力不够,并且很容易被本地人反杀。”

  “在争吵的过程中我曾用手机外放了新西兰的国歌。为己方创造了有利的环境,要知道新西兰的国歌歌词里可是充斥了平等博爱之类的词语,这样做无异于在种族歧视者的脸上打了好几个耳光。西方国家的中产阶级白人普遍还有些正义感,在公共场合露骨的种族歧视多半会得到本地人的帮助反击。”

  “最后,一定要量力而为。我遇到的种族歧视者并不高壮也不具进攻性,仅仅是嘴贱而已。如果遇到高壮或者抱团的人请绝对不要硬拼。随时报警,安全为重。不要动手,不要动手,不要动手。”

  对于种族歧视,新西兰人权事务委员会给出的正确解决方案是:不要一笑置之,而应该当场亮出反对的立场,保持不容忍、不接受和不欢迎的态度。

  人权委员会表示,很多人遭遇侮辱和歧视之后,却选择了沉默。“仇恨和极端主义越来越普遍,我们不希望这成为新西兰的未来。”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说到种族歧视,14岁就来到新西兰的华人姑娘Anne(化名)还有更为深刻的见解。

  “这些种族歧视的案例其实都是个案,但我还见过华人说‘岛毛就应该在街上饿死’,你说这算不算种族歧视?”

  Helen也表示,在新西兰没遭遇过华人被歧视的案例,倒是听到不少身边的华人说过歧视其他族裔的话。

  “我买房子时,遇到过一个华人中介,还挺有名的。他就明确告诉我们,他非常歧视印度人和毛利人,所以不会给我们推荐这两个族裔住过的房子。他给出的种族歧视理由是:监狱里都是毛利人,印度人做咖喱所以房子里味道很重。”

  除此以外,某些华人也会互相歧视,比如传说中的“地图炮”,不仅现代有,古代也有;不仅中国有,外国也有,甚至还有人专门做了“偏见地图”这种东西。

  种族歧视、地域歧视甚至霸凌,其实真的非常普遍。我们在讨论种族歧视这个话题的时候,不能仅仅讨论“华人被种族歧视”,因为这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

  排他性是人的本能,你跟我们不一样,就会导致不认同。但是内心强大的人,善于求同存异,会在表面的不同之中发现本质的相同。大部分种族主义者,正是因为内心不够强大,不够自信、甚至非常自卑,导致他们的处境并不好,没有办法从正常途径获得认同感,就只好抓住“种族”这个先天属性,找出一点点可怜的“优越感”罢了。

  但还好,这种人绝对是少数中的少数。

  小说《火星救援》末尾,马克·瓦特尼终于被救回之后说了一段话:

  “如果登山者在山上迷路了,其他人会组成救难队相助。如果发生火车出轨,就会有人开始排队要捐血。如果哪个城市发生了大地震,全世界的人都会寄出紧急物资。这就是人类的本质,存在于全世界每个文化之中,没有例外。当然,不论到哪里都会有些漠不关心的混账,但是会在乎的人,数量绝对远远超过那些冷漠的家伙。

  正因为如此,有数十亿的人在挺我,帮助我。听起来蛮酷的,不是吗?”

  也就是说,不管到哪里都会有些种族歧视的人,但是带着包容的心欢迎多元文化的人,数量绝对远远超过那些卑劣的种族主义者。

【责任编辑:陆春艳】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