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澳大利亚参议员鼓吹重启白澳政策 华人该怎么办?

2018年08月16日 16:18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8月16日电 据澳洲网报道,15日,《澳大利亚人报》等多家主流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称,澳大利亚参议员弗雷泽·安宁(Fraser Anning)在14日的国会上要求恢复白澳政策,只允许欧洲国家移民澳大利亚,并呼吁全澳公民投票来决定。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

  弗雷泽·安宁,是来自昆士兰州的参议员,现在已经加入了“凯特的澳洲人党”(The Katter’s Australian Party),曾经也是单一民族党的成员。单一民族党的领袖宝琳·韩森Pauline Hanson,早在1996年就发表过很多反对有色人种移民和反对多元文化的言论,积极支持保卫欧裔白人在澳的主要地位。

  而且他还不断回忆40多年前“盛行”的白澳政策,想要建立一个独立、自由、纯粹的、白种人的澳大利亚,还希望政府禁止对居住在澳大利亚头五年的移民支付任何福利金。

  澳大利亚联邦能源部长Josh Frydenberg对安宁参议员抨击道:“一名澳大利亚议会议员发表这样的言论是无知和麻木不仁的,这些言论是有伤害性的,而且是有分裂性的!”而且他呼吁安宁要站出来道歉。

  工党参议院领袖黄英贤(Penny Wong )提出:“一个分裂的国家永远不会更强大,贬低打压其他人,煽动分裂和偏见,永远不会让一个国家更安全。”

  多元文化事务部长艾伦·塔吉承诺:“会始终保持一个非歧视性的移民计划”。

  总理也在推特上激烈的狠批:“我们反对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

  即使安宁受到这么多政客和议员的一致反对,但是他始终表示不会道歉,并且很乐意看到投票的结果。

  针对议员的激进言辞,澳大利亚各界华人代表们怎么说?

  李锦球,原墨尔本副市长,原维州RSL(退伍军人协会)主席

  Q1: 您对Fraser Anning的演讲怎么看?

  李锦球:这个人(发表言论这个人)的言论只是为了吸引眼球,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公民。我们国家被很多类似这样的人毁掉了!

  Q2: 您对您经历的白澳政策如何看?

  李锦球:令人惊讶的是,最早白澳政策并不是专门针对中国人的。而有些政治家在攻击中国人的时候总喜欢引用白澳政策。但是白澳政策最早是针对太平洋岛民,19世纪的时候这些岛民被带到澳大利亚砍甘蔗,后来定居在澳大利亚。现在在昆士兰依然能见到这些岛民的后代。但是或多或少,中国人也被歧视所影响。我曾祖父和祖父曾经为对抗白澳政策而努力奋斗,但是直到1972年,我们才摆脱了白澳政策。在大战中,澳大利亚不允许中国人参加军队,此外还有各种其他歧视。

  Q3: 面对这样的讲演,您认为澳大利亚华人该怎么办?

  李锦球:我们应该更多的在机构中社会上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也不必过度担心这件事,不要让这个家伙更出名,但是我们要小心,不要回到过去的旧时代,记住我们为之牺牲了多少。

  我们华人一直都是好公民,我对那些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印象深刻,他们勤劳踏实苦干。尽管我是亚洲人,但是我希望不仅是亚洲人,所有人都应该努力让这个国家更好,我们应该学会照顾其他人。

  林美丰,维州众议院议员;维州多元文化事务部次长;维州州长亚洲商务顾问

  Q1: 白澳政策早在二战结束后就被废除了,现在却有一些政客想要让它回归,对此您怎么看?

  林美丰:现在在澳大利亚还有一部分人有着相同的想法,我觉得这是很糟糕的。这虽然是国会内部的发言,但是整个国家对移民的态度都与此紧密相关。这些言论支持者虽然是少数群体,但是他们一直妄图通过号召有相同想法的人抗议、申诉、集会游行来影响国家的移民政策。我们生活在自由的民主社会,他们自然有这样的权利去那么做,但是我担心的是我们华人社区。

  我很遗憾在国会出现那样的言论,更重要的是利用首次发言的机会来哗众取宠。现在是2018年,澳大利亚国会不该出现这样的言论。这也给了我们华人社区很大的警醒,我们需要持续的奋斗,去教育、去告诉这个国家,这样的事不该发生。华人群体在澳大利亚为这个国家的繁荣和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我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发生。

  Q2: 您认为现在华人应该怎么做?

  林美丰:我们需要更好地组织起来,在这个国家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人那么多、那么富有又有那么多智慧的有识之士,但是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很好地组织起来去发声。我们需要有更多的人向政府、向国会表达我们的观点,但是我们并没有,我们华人社区没有很多人在意这件事。

  我们希望告诉全世界,我们生活在这里,我们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我们有权利去发声。我们正在积极争取主流社会的重视。

  苏俊希,维多利亚州华人社团联合会主席

  Q1: Fraser Anning国会演讲这个新闻,您如何看待?

  苏:多元文化政策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特征,在多元文化方面澳大利亚在全世界都是领先和自豪的。这项国策基本就在于组成这个社会的所有族裔大家是平等的,包容共存,而且是每个人都有公平的机遇。不管打击极针对的是哪个族裔,错误都是一样的。而且维多利亚州多元化委员会在两年以前已经给澳大利亚社会做了一个定义:澳大利亚社会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每一个族裔都是多元文化公平的一份子,不存在主流和非主流之说。

  Fraser Anning的演讲内容,违背了澳大利亚最核心的社会价值观,是对澳大利亚社会最基本共识的挑衅。

  Q2: 您如何看待澳大利亚各界对这个演讲的反应?

  我觉得,总理已经迅速明确的表示反对,当然还有许多许多政党代表的表态,都表明绝大多数人都在维护这个国家多元文化的基本国策,Fraser这样的人是极少数。

  Q3: 您是维多利亚州华人社团联合会的主席,华联会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我们非常欣慰看到总理以及各方对Fraser Anning的批判,维多利亚州华人社团联合会也一定会站在坚决捍卫澳大利亚多元文化的立场上。

  第一, 我们认为Fraser Anning的声音是非常孤立的声音,他也绝对代表不了澳大利亚社会的整体观点。

  第二, 国会也应该考虑,这样的议员是否适合继续出现在国会里面。

  第三, 各个群体如果对他的发言极其愤慨的话,大家可以联合起来,发表相应的批判声明。

  第四,我们华人必须要树立一种危机感,没有危机感的少数族裔,我觉得就会非常被动,因为不管怎么说,少数反多元文化政治势力将在澳大利亚长期存在,并且一有机会就会露头叫嚣。在这方面,我们华人必须要发声,有了危机感,还必须要落实到行动上。澳大利亚华人作为澳大利亚社会的平等组成部分,必须要用行动来捍卫我们自己国家的引以为豪的多元文化。

  蔡家声,全澳华人联络会秘书长,曾任维省中华协会会长

  Q1: 您对Fraser Anning的演讲怎么看?

  蔡家声:第一, 他违背了四十多年来澳大利亚几乎所有主要政党共同支持的多元文化国策; 第二, 他违背了我们澳大利亚的移民政策。

  在选民中,支持他的选票也是很少的。我很高兴总理和公民事务和多元文化部长等马上发言指责他,工党参议院领袖黄英贤议员也第一时间站出来反驳他。澳大利亚政坛上这么多代表表态反对是值得欣慰和高兴的一件事, 我认为这件事将起到一个好的反作用 ,使得举国上下能够重申认可多元文化的国策。

  Q2: 您如何看待近年来,澳大利亚反对多元文化国策政治力量的存在和上升?

  蔡家声:是的,我认为最近一两年澳大利亚反对多元文化的政治势力在上升。这个上升的趋势,除了澳大利亚国内原因之外,也受到国际上了一些影响,很容易蛊惑导致普通公民感到害怕像“抢工作”、“恐怖分子”这些的传播。

  如果任这种势力影响泛滥,甚至可能会制造社会分裂。所以我们要警惕澳大利亚这些少数人,所有澳大利亚人都应该保持清醒,不断提醒国家领导人不能走这条歪路。

  Q3: 您认为现在澳大利亚华人的生存环境是怎样的?

  蔡家声:我认为现在澳洲华人的生存状况总体上是好的,因为我们的政府和政策都在保护多元文化,这些反对多元文化的极少数人眼下也无法造成太大的危险。但是我们还是要高度警惕,同时我们华人也要自强不息,奉公守法,和主流配合,来阻止这些少数份子的挑衅。

  赵捷豹,澳大利亚华裔政治活动家,前澳大利亚人民大使

  Q1: 您对Fraser Anning的演讲怎么看?

  赵捷豹:Fraser Anning是利用演讲的机会哗众取宠,我认为就是想要模仿参议员汉森(Pauline Hanson)20多年前的做法,汉森也是在首次演讲时发出了反对亚洲移民的言论而受到了少部分澳大利亚人的支持,因此飙升为某些人的偶像至今。他可能也有这样的心态,想效仿汉森的做法。博眼球,也是在博未来政治生涯。

  Q2: 各党反馈说明了什么?

  赵捷豹:政府有义务维护社会的稳定,虽然向来澳大利亚人民都偏向小澳大利亚概念,不想要太多的人口来分享澳大利亚的资源,但人口老化问题日益严重,当越来越多的人退休后,谁挣钱来交税?国家的发展开销、教育基金、医药补贴种种都是考量的问题。在商家方面,如果将移民大幅度降低,消费力就会降低,超市、银行、建筑业都会面对很大的消费影响。

  多元文化政策是用来取代“白澳”政策的,多元文化作为澳大利亚基本国策,受到绝大多数政党的支持。在移民政策之下,多元文化是进行了40多年,在社会或经济的角度来看都是件好事。政府和反对党的反馈正反应出澳大利亚的价值观,要发展要平稳要社会安定,大家都希望能安居乐业。要是让这些极端的话或极端分子壮大的话,将来澳大利亚社会将会极其不稳定。

  Q3: 您如何看待反对多元文化力量的变化?

  赵捷豹:反对多元文化政治力量在最近澳大利亚明显化,有部分势力存在,他们还抱着“白澳”思维。反对多元文化的明显化,当然对于执政党政府的政策也起了明显的影响作用。

  Q4: 华人是否也需要提高警惕,可能接下来的矛头会针对华人?

  赵捷豹:这是唇寒齿亡,多元文化及反种族法令对我们华人来说都是一层保护网, 在我们少数民族、弱势群体的立场上,不可能要把这层保护网撤掉,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要跟着这些打击我们的人站在同一立场。

  零星白澳主义仍潜在,历史可追溯18世纪的淘金时代

  虽然安宁参议员的“白澳”演讲遭社会愤怒谴责,但是一直以来,零星的白澳主义可能依然潜在,最开始,“白澳大利亚主义”就是一项针对移民而出的政策。

  澳大利亚的“淘金时代”吸引了一大批中国移民,他们干着最辛苦最劳累的工作,但是却惨遭白人政府的欺压,甚至对华人爆发了一系列的排华暴乱。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多元化意识的上升,直到1972年,澳大利亚工党才正式废除了“白澳政策”。移民们包括华人移民才能逐步在这片大陆上安居乐业。

  但是白澳的情绪却仍残留存在。

  虽然现在的澳大利亚已经是一个多元化的国家,但是种族歧视的事件却频频发生,而且仍然有一些少数族裔曾在媒体、公众场合等遭受过歧视,无论是在议会、学校、职场还是公交电车上。

  不管这个议员的提议有没有被认同,澳大利亚华人都应该全心全力的去发声,去争取平等的族裔权利,不能让这些所谓的白澳主义者破坏多元文化国策和澳大利亚社会的未来发展。

【责任编辑:韩辉】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