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浙江人瑞典感受北极圈高温:12年来第一次开冷空调

2018年08月17日 13:45   来源:钱江晚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这个夏天,“北极圈高温”备受关注,我们和生活在瑞典的浙江人,聊了聊——

  户外烧烤都被禁止了

  但很享受这热烈的阳光

  记者近日结识了来自挪威海产局的博薇娅,不免聊到一个话题——“北极圈高温”。真的热吗,有多热?博薇娅的家在挪威最北部,在记者面前,她指着自己的手臂说自己原来可白了,但在上海被晒黑了。然后,她又笑着说,今年她的家乡,温度跟上海差不多。

  确实,今年高温席卷北半球,乃至北极圈——北极圈温度已经成了这个夏天最“热”的话题,一次次被刷新的创纪录高温,最高时达32℃,让原本生活在北极圈内乃至周边的地区,都成了“高温灾区”。

  然而高温背后,是人们对北极圈地区乃至全球变暖的高度担忧。

  12年来第一次开制冷空调

  趁休假赶紧享受这热烈的阳光

  “我来瑞典12年了,今年第一次开家里的制冷空调。”林女士是生活在瑞典的浙江人,据她介绍,由于地处极圈周边,往年的瑞典也就七月底到八月中旬会热几天,今年这样长时间不下雨,持续干燥高温而且是超大范围的高温天,对于生活在瑞典、挪威、芬兰等极圈周边国家的人们而言,甚是难熬。

  “和国内高温不一样,国内到处都有空调,而瑞典只有装了现代中央空调的建筑有制冷空调。”林女士说,她工作的地方是现代建筑,有冷暖空调。据了解,瑞典、挪威的居民家里一般很少有人买空调,很多家庭在夏天都是直接敞着门窗,仅需一台电扇就基本够了。

  但瑞典很多老建筑,比如老卡罗林斯卡医院,靠的是建筑师的精巧设计,全楼通过通风来形成室内的恒温与舒适,当外部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后,整个系统也就会被影响,“所以新卡罗林斯卡医院投入使用后,老卡罗林斯卡医院的楼里就非常明显地感觉到闷热和难耐。”

  乐淘也是生活在瑞典的华人,他告诉记者,据当地气象部门发布的信息,今年是瑞典260年来最热的一个夏天。“草坪被太阳晒黄,全国多处森林火灾,我们甚至收到通知邮件,禁止户外烧烤。”

  受高温困扰的不仅是人们,还有生活在极圈内外的动物们,32℃对动物们的考验亦是严峻。

  不过据了解,北欧民众依旧很少有人去购买空调设备,反而有不少人趁这个季节去度假,并享受比往年更热烈的阳光,乐淘表示,“因为这样的高温很快就过去,一般年份也用不到,加之很多人也觉得空调不环保,所以不会去买。”

  北欧东北部高温

  可能和大气环流弱化停滞有关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此次高温呢?

  对此,钱报记者采访了海洋二所大洋环流与气候变化副研究员何海伦,他还是北极国际漂流冰站计划海洋组成员。

  何海伦表示,今年北极圈的高温可以被认为是极端的异常,可能和大气环流弱化停滞有关。

  “7月下半月,在北欧地区出现了海表面异常高压,这种高压系统阻塞了北半球上空自西向东的大气环流,从而使得在地表发生异常高温天气。”何海伦说,在芬兰的图尔库,7月17日气温达到了33.3℃,是自1914年以来的历史最高值;挪威中部的特隆赫姆机场和特罗姆瑟以南的巴杜福斯分别在7月16日和7月18日记录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气温32.4℃和33.5℃,并且此次高温持续2周以上,“虽然天气尺度的高温事件在北极较为常见,但此次高温异常强度高,持续时间长,前所未有。”

  这种持续性高温天气给北欧带来大范围干旱,同时伴随着水资源短缺,局部雷暴天气,森林火灾以及农业受挫等风险。此外,在类似的快速变化的天气中,周围动物和人类也很难适应。

  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极地气象研究所副研究员丁明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个别高温站点在北极圈内,这次热浪就被贴上了“北极”标签,说“北极高温”并不科学,“其实是北欧东北部高温。”

  国家气候中心气候服务室首席专家艾婉秀分析称,入夏以来,北极地区冷空气“龟缩”,向南扩散的活动明显偏弱。在丁明虎看来,北欧的东北部靠海,更容易受到北大西洋急流输送热气团的影响。

  “与全球气候变化一致,这种极端高温天气受温室气体排放影响。”何海伦介绍,“世界天气归因联盟”分析了此次北欧夏季极端天气事件,并推测如果人类活动继续影响气候变化,这种极端天气事件发生的概率将是现在的2倍以上。但是现有的模式预测此类极端事件还有很大的差距。“至少我们可以推测,如果北极地区持续变暖,类似的前所未有的事件将更多发生。”

  对北极圈周边而言

  更大的威胁在于过度开发

  这种在夏季和冬季分别出现异常高温或者异常低温的极端天气,对地球系统总体而言,这种相对原有体系的转变将带来非常大的不确定性。丁明虎认为,夏天的极端热浪和冬季的极端变暖在未来10到25年还会多次发生,从而造成对自然、对人类健康的危害。

  这一点,对环北极人文生态观察家、曾24次进入北极8国180个原住民聚落和生态区的王建男而言,则有别的感触。

  他说,北极圈很大,圈内各个地区的气候特点也各不相同。从2005年第一次去北极至今,他观察到北极地区的温度有高有低、甚至忽高忽低。加拿大北冰洋边的图克村,大约位于北纬69度的位置,当地的因纽特酋长就曾告诉他,上个世纪末,那里的最高温度也曾高达29度。而图克并非北极地区最热的地方,所以今年北极圈里偶有高到三十度,差异似乎并不是那么大。

  同时,他觉得气候变暖是波动性的。并且对北极圈周边而言,更大的威胁其实在于过度开发,他呼吁要保护北极圈的生态和人文环境,“人类对于北极圈的开发,给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了很明显的影响。同时,此前强制将因纽特人、萨米人等原住民从游牧转化为定居,不仅给原住民的生活带来负面影响,也给北极传统文化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本报记者 陈伟斌

【责任编辑:谢萍】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