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大马南侨机工史料工作室访缅 寻获10位机工后人

2018年08月28日 17:15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8月28日电 据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道,马来西亚南侨机工史料搜研工作室刘道南和卢观英夫妇到缅甸3城镇,寻找70多年前远赴云南抗战而战后落户缅甸的机工后代。收获颇丰,共寻获10位机工后人,搜集史料及一些珍贵文物。

老腊戌云南会馆前的大空地,猜测是当年机工卡车停泊的地方。(图:星洲日报)
老腊戌云南会馆前的大空地,猜测是当年机工卡车停泊的地方。(图片来源: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刘道南说,机工后代见到他两夫妇到来探访十分感动。因为战后落脚缅甸的机工,不少是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他说,他们的11天缅甸之行,从仰光开始,到中部古都皇城曼德勒,以及与云南接壤的缅北重镇腊戌。

  10位战后没有复员南洋而落脚缅甸的已故机工的后人如下(括号是南洋侨居地):

  (1)刘春泉─太平人,祖籍福建同安,地址:太平免律大城栈。儿子刘振忠现居仰光。

  (2)郑建福—缅甸华侨,祖籍福建永春。儿子郑灯发,现住仰光唐人街。

  (3)何纪良—吉兰丹哥打峇鲁人,祖籍广东梅县。战后落脚缅北九谷。1939年与另一吉兰丹友人谢耀南一起参加第2批机工到云南抗战。出发时获吉兰丹中华总商会欢送并赠“爱国金牌”。女儿何秀丽与何秀妹住曼德勒,幼女何秀美居仰光。"

  (4)谢绍旺—新加坡人,祖籍广东。英校生。继子谢财宝,现居曼德勒。

太平埠南侨机工刘春泉儿子刘振忠夫妇(左三、四),及机工二代何秀美(左一)与刘道南夫妇等合影。(图片来源: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太平埠南侨机工刘春泉儿子刘振忠夫妇(左三、四),及机工二代何秀美(左一)与刘道南夫妇等合影。(图片来源: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5)谢日光—祖籍广东开平。柔佛古来或士乃人,1939年除夕日出发的第1批“八十先锋”机工队。1946年复员时没有回马来亚,而是落脚缅北腊戌儿子谢德强,现居腊戌。)

  (6)符福锦—森美兰人,祖籍海南。第3批机工。战后没有复员而到芒市,与傣族姑娘成家。后逃入缅北。儿子符和平现居腊戌。

  (7)胡天木—新加坡华侨,祖籍潮州。娶斯里兰卡姑娘为妻。儿子胡丁华,现任腊戌云南会馆书记。

  (8)冯百川—仰光人,祖籍广东梅县。在新加坡受教育,精通英法缅汉语,是机械工程师。抗战期间,先后发明汽油加酒精以补充汽油的短缺。而后又发明高空投弹瞄准仪,以及研究出减少机工卡车前轮轮胎阔度,以方便在蜿蜒滇缅公路上山转弯的难度。其儿子冯景富现居腊戌。

  (9)廖达生—柔佛哥打丁宜人,祖籍广东梅县。第2批机工,娶腾冲姑娘为妻。复员到缅北安家落户。幼男廖金华现居腊戌,保留一些父亲遗留证件。

  (10)杨耀南—越南华侨,祖籍广东南海。与傣族姑娘结婚,后落脚腊戌。幼子杨志勤,现居中国台湾。

一批热心协助寻找机工后代的腊戌父老:左起:伍彦培、萧任平、唐健霖、刘道南夫妇、多叔钟、黄显明。(图片来源: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一批热心协助寻找机工后代的腊戌父老:左起:伍彦培、萧任平、唐健霖、刘道南夫妇、多叔钟、黄显明。(图片来源: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机工第二代 多不知父辈奋战经历

  刘道南说,可惜的是这些机工第二代对父辈在滇缅公路上运载军事物资的奋战经历,知晓不多,他们对父辈的侨居地几乎一无所知,因此他们不晓得马来西亚、新加坡或印尼的亲人在何处。

  他表示,虽然访问10位机工后人,但机工遗留的证件并不多。

  他指出,1939年从缅甸进入云南的机工,首先多半现在滇缅公路起点腊戌停留过。因此战后落脚缅甸的机工,不少是选择定居腊戌。

  他说,在热心老华侨伍彦培(89岁)带领下,曾经到老腊戌城寻找机工车队的遗迹。当年云南西南运输处在老腊戌设有办事处、机工宿舍和停车场。在当年南化华文中学遗址,还看到陈旧的云南会馆礼堂。而礼堂对面一块颇大的空地上有个旧篮球场。据推测,这一带就是当年西南运输处的遗址,而空地猜测是机工停放卡车的地方。

  他指出,腊戌地区目前还保留果文(中文)小学及中学,因此华族子女大部份都会华文华语,不少都到中国台湾深造读大学。市区里商号与组织,华文招牌处处。而腊戌还保留华族地缘性会馆及庙宇。

刘道南卢观英夫妇访问机工符福锦儿子符和平与胡天木儿子胡丁华(右一)。(图片来源: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刘道南卢观英夫妇访问机工符福锦儿子符和平与胡天木儿子胡丁华(右一)。(图片来源: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他披露,当地88岁的赵克,是文化人,历史知识丰富,曾当导游兼翻译的钟武靖热心协助打听机工后代,还有热心华侨多叔钟和伍彦培(89岁)的东寻西找。在督卡路的包子店新联茶室东主唐建霖的安排下,见到多位茶客如黄显明、姜叔明等。他们提供资讯而寻找到好几位机工后代。

  他表示,据腊戌村老反映,当年移居该镇的南侨机工,人数颇多。但经过70余年,现在已全离世了,其后人有者已迁居他处,没有联系。至于还有哪些机工,由于年代久远,他们也一时无从忆起。

  他希望通过报端,寻找被遗忘的机工。

【责任编辑:王嘉怡】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