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专访新西兰华人建筑师大江:从惫懒少年到一举成名

2018年08月29日 14:27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8月29日电 据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报道,台大江(Dajiang Tai,音译),是一位刚当上奶爸的新西兰华人注册建筑师。他从奥大建筑系毕业,之后进入新西兰顶尖建筑事务所Cheshire Architects,2014年获得新西兰全国建筑设计新人奖,经手多个项目后做到了公司主设计师和负责人,还创办了自己的中文杂志《大任报》(MOAM),是一位前途不可限量的80后。

  采访大江,地点选在了奥克兰市中心的Britomart广场。这里是他的主场,他供职的建筑事务所就在附近,他设计的Hanoi越南餐厅、Ortolana餐厅还有Xuxu饺子馆散落在广场的四周。可以说大江对这里每一块砖每一面墙都了如指掌。

新西兰优秀华人建筑师DJ Tai
新西兰华人建筑师DJ Tai

  筑梦奥克兰

  大江喜欢奥克兰,奥大毕业后他选择留在奥克兰,而且在Cheshire Architects一做就是十年。从刚进事务所时的端茶倒水,到现在成为独当一面的项目负责人,他一步步的爬到了职业天梯的云深处。在新西兰拥有注册建筑师头衔的华人凤毛麟角,而大江在入职第五年就成功拿到,并且开始追逐更复杂和更有挑战性的梦想。2014年他抱着学习的态度角逐新西兰建筑新人奖,没想到最后一举成名,让洋人占主流的设计界记住了这张新鲜华人面孔。

  今天的大江,基本每天早晨5点就会起床,然后开始跟进他手里的大小项目。他每天需要处理200-300封邮件,经常往返于工地和办公室,基本没有朝九晚五的正常作息。正是这种高强度工作,让他的很多纸上设计拔地而起,成为现实的项目。

  大江说他去过全世界很多城市,但最喜欢的还是奥克兰。这二十年他看着这个城市从万籁俱静的的“乡下”慢慢变得有城市感,在气势如虹的发展中又保留着最原始的内核。他说奥克兰虽然冒出了各种问题:房价、交通、噪音、水污染……但包括他在内,很多人都在努力让这个城市变得更宜居。他说优秀的城市并不是要高楼林立,而是要找到属于这个城市自己的性格。奥克兰可以让树更密一些,海与市区的阻隔更少一些,小的商铺更多品种更繁复一些,路面更窄一些,人们穿衣服更潮一些, 公车声音更小一些,周末市场更热闹一些。奥克兰行走在对的方向上——虽然走的步伐很慢。

  曾是惫懒少年

  在他设计的Xuxu饺子馆,大江向我们简单介绍了他的生平:辽宁抚顺人,初三时随父母来到新西兰,二十多年的老移民。来新西兰之前他对这个国家一无所知,只知道是离南极很近的一个岛国;来之后印象也没有变好,反而觉得“好山好水好无聊”。

  他说当时奥克兰华人还没这么多,市中心游戏厅都只有几个。长达三个月的暑假让他百无聊赖,手脚无处安放。为了打发漫长暑假大江开始疯狂阅读,金庸、古龙、梁羽生……奥克兰图书馆的中文武侠小说几乎被他翻烂了。他并不知道这些武侠阅读会在几年后为他打开通向建筑设计的第一扇窗。

大江手绘作品
大江手绘作品

  绘画改变人生

  大江来到新西兰后功课并不好,但他从小就有绘画的天赋。他在中学毕业前发现建筑专业是需要绘画能力的,这让他决定报考奥大建筑系。问题是,当时奥大分数线是五门科目总分320分,而大江最后只考了250分。

  虽然考试没有及格,但运气之神似乎特别眷顾他,因为建筑系除了看入取分数外还格外看重学生的绘画能力。因为作品的缘故,没及格的他被放进建筑系的补录名单,三个月后他获得了仅有的一次面试机会。大江没有带任何东西,除了一叠厚厚的绘画作品。他把绘画一张张呈给面试官看,就这样他一脚跨进了新西兰最好的建筑系。

  进入建筑系后大江很快迎来了人生第一次“反转”:第一个设计作业,老师要求新生给他们尊敬的人设计住所。其他同学都在考虑建筑图纸和细节,只有大江没有受传统定势思维的影响。由于他高中最痴迷的作者是金庸,大江决定给金庸设计住所,而他上来就直接给金庸画了一座园林。当时很多同学都觉得这怎么可能过呢,结果老师直接给了他A。

  这个成绩一下敲醒了大江的懵懂, 让他知道原来建筑设计跟入学考试成绩并没有太大关系,而打破窠臼的创意和深刻思考才是设计的核心。大学五年他一路拿A就像开挂一样,从不会读书的男孩儿成为了奥大建筑系的尖子学生之一。

  直到现在,绘画依然伴随着大江事业事业生涯的每一步。他可以通过图纸和老板进行无代沟的交流;一边倾听客户需求,一边在图纸上迅速改动 。如果说阅读赋予了大江设计灵感,绘画就是让灵感成真的金手指。

大江设计的Xuxu饺子馆
大江设计的Xuxu饺子馆

  建筑师:不只是匠心

  Xuxu饺子馆,是大江从头到尾亲自负责的第一个设计项目。这家小店占地不到60平米,正对着Britomart火车站入口。虽然地处Britomart心脏地段,但一不留神眼神就溜过了。

  大江介绍说,为了追求闹中取静的效果,他在门口亲手栽种了一片竹林,隔断小酒馆和熙熙攘攘的外部世界。幽静的庭院就像单独开辟的一方空间,不但有东方诗意,还有过滤自然光后形成的景深。

  我们在内堂坐下后,大江跟店主攀谈了几句,就带着我们参观室内的设计。他说在构思这家店时他做到了事无巨细,希望能用低调含蓄的风格营造出东方的神秘感。我们目之所及的每件装饰都是手工定做或使用少量半成品加工的作品,比如眼前的竹编灯笼,头顶悬挂的树灯,全部DIY的桌椅板凳。

  最引人注目的是布幔下的青花瓷墙壁,大江说在设计墙面时他想了很多设计,最后决定直接打碎两千多个青花瓷碗碟,然后请手工匠把全部碎片收拢在一起,再错落有致的镶嵌在墙体上,这才有了现在这样琳琅满目的视觉效果。

  大江的最新设计项目依然位于Britomart广场。他说Britomart是奥克兰非常特别的一处所在,他希望人们对Britomart不只是经过,而是真正的停留,把这里当作能够饮茶聊天、散步购物的驻足场所。

  他新设计了一座十层楼高、拥有104套房间的Britomart酒店。酒店紧挨两栋历史建筑,满足最严格的“绿色建筑”标准, 在入口处会开辟出一条供人行走、直通Customs St的小巷。大江说这个酒店整合了Britomart地区十多年的开发积累,把所有的商铺、餐饮资源一同纳入了酒店的整体布局,不但有复杂度和层次感,而且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奥克兰从未有过的互动平台。客人入住酒店后,可以远眺海港大桥和点点白帆,四通八达的公共交通就在枕畔。

  后记

  大江是一个好(hǎo)玩的人,也是一个好(hào)玩的人。我们的采访大概进行了两小时,整个过程中大江很健谈,但跟他交谈感觉不到任何自恋。他侃侃而谈“倒霉路”的各种新开美食、国内流行的电影电视、奥克兰的优点缺点,对话中偶尔也会飘出柏拉图、余秋雨还有《2001太空漫游》。从一个初三就来到新西兰混日子的少年,成长为优秀的华人建筑设计师,他把生活的俗和雅悉数纳入怀中,将阅读和绘画沉淀成设计和艺术。

  采访到最后,我们问大江对未来的规划,他说希望继续留在奥克兰,继续探索建筑职业的高度,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建筑师。他说特别想做一个耐撕的人,而不是nice的人,用“破坏力”让看不惯的事物推倒重生。

【责任编辑:陆春艳】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