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日本加快迈向移民国家的步伐:多举措吸引外国人才

2018年10月23日 10:18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10月23日电 日本《中文导报》刊发一篇文章,分析日本近年来的人口构成情况,反映出日本正加快迈向移民国家的步伐,为缓解劳动力短缺问题加强吸引外国人才。

  文章摘编如下:

  据日本总务省7月11日公布的根据住民基本台帐的人口动态调查,到2018年1月1日为止,日本总人口为12770.7259万人。其中日本人减少37.4055万人,为12520.9603万人。从1968年调查开始以来,减少人数最多,从2009年以来连续9年减少。

  另一方面,外国人与前一年比增加了17.4228万人左右,达249.7656万人。从日本的人口结构看,主要是15岁以下的儿童人口和15岁到65岁的劳动力人口不断减少,而老年人口不断增加,儿童人口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从2013年的13.13%下降到2018年12.57%;劳动力人口从2013年的62.47%下降为2018年的59.77%,而老年人口则从2013年的24.40%上升为27.76%。

  这预示着日本将在不远的将来出现伴随着人口危机的生产危机、社会保障制度的危机及消费危机等,因此日本现在渐渐把解决日本人口减少的危机的目光的投向外国人身上,最近日本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显示日本正在不断向移民国家迈进。

  日本新设在留资格增加外国人才

  日本政府10月12日召开旨在扩大接纳外籍劳务的相关阁僚会议,法务省出示了《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等修正案概要。内容为针对人才紧缺领域新设两种在留资格,分别为从事需要具备知识、经验等一定技能的业务的“特定技能1号”和从事需要熟练技能的业务的“特定技能2号”。2号允许携带家属,若满足条件还可定居。

  据共同社报道,为了向最快将于10月24日召集的临时国会提交法律修正案,政府欲推进准备工作,力争明年4月施行。新资格设想在简单劳动领域的就业,改变过去仅限高度专业人才的接纳政策,国会审议将备受关注。

  概要提出,在采取各种措施后仍然存在人才缺口的领域将接纳外国人。探讨对象为护理、农业、建筑等十多个行业,今后将进一步筛选。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表示:“希望考量业种的特性探讨客观指标。”

  取得新资格的条件是具备无碍日常生活程度的日语能力,通过考试等确认知识及经验。此外还将设置技能实习结束后取得1号资格,正在探讨的新资格对象为护理、农业、建筑、住宿、造船等十多种行业。新资格的在留期间上限原则上总计为5年,不允许携带家属。虽然政府称其“不同于移民”,但也在探讨将来允许其定居,同时也探讨或能够从1号转为2号的机制。

  1号的在留期限总计5年,另一方面2号可持续更新在留期限,若满足条件可以定居,还能携带配偶及子女。

  接纳单位在雇用合同中需要满足一定标准,包括支付与日本人同等以上的报酬等。对于1号资格的外国人,将制定计划提供生活支援等。

  为了确保严格的接纳手续,政府将改组法务省入国管理局,新设“出入国在留管理厅”。

  鉴于少子老龄化和人手严重不足的情况,政府决定大幅扩大接纳。外籍劳务人数逐年增加,截至去年10月底约达127.9万人,创历史新高。预计通过新资格将进一步增加几十万人。

  日本政府正在探讨相关限制,其中包括将拒绝接纳被日本强制驱逐出境的外国人的国家排除在外。

  另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截至2017年10月末,在日本工作的外籍劳动者已有128万人之多。相较自2007年有效统计以来,增加了近80万人。其中,持有“资格外活动(留学)”的外国籍劳动者较前年同期比增加5万人,总数达26万人。

  日本法务省9月19日公布,截至今年6月末,在留外国人有263.7251万人,比2017年末增加75403人,创历史新高,约占日本总人口的2%。

  而从外国人的人口结构来看,15岁到65岁的劳动力人口占绝对多数且不断增加。儿童人口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从2013年的8.96%下降到2018年8.59%;劳动力人口从2013年的84.28%上升为2018年的84.85%,而老年人口则从2013年的6.77%下降为2018年6.56%。

  日本为留学生开放更多就业选择

  日本早在2008年就提出“30万留学生政策”,留学签证不再难以申请。只需要20万人民币作为担保资金,中国国内一般普通的工薪阶层,也能比较容易地送子女到日本读书。

  据日本政府独立行政法人学生支援机构(JASSO)公布在2017年底公布的最新《外国留学生在籍状况调查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5月1日,日本大学及日语学校等在籍外国人留学生总数为26.7042万人,较2016年增加27755人,增幅达11.6%,创历史新高。其中,在日外国人留学生中,中国大陆留学生数量突破10万大关,占全体比例的40%,高居榜首。反观2008年留学生政策制定时,来日留学总人数仅12万人,到2018年10年时间,人数陡增一倍有多。

  日本作为世界经济大国之一,其留学费用较欧美的发达国家相对低廉,加上它的文化优势显著、教育水准高,各大学还普遍对留学生有着不同额度的学费减免和奖学金支付制度,日本教育体制对吸引外国学生赴日留学具有多种优势。再加上最近就职签证与创业签证的缓和,预计赴日留学生总数仍会保持一定速度增长。

  近年来,日本社会饱受老龄化与人口减少之苦,因此希望吸引更多人才,期待更多留学生毕业后在日就业,以缓解国内劳动力的不足,同时也为日本企业的国际化发展进程铺路。于是,日本政府提出争取在2019年春季扩大就职签证范围,以便外国留学生毕业后能顺利在日本工作。

  以往,留学生在日本学校毕业后,需从事所学专业相关的工作,或者是进入公司做翻译、海外贸易等,局限性非常大,稍有不慎,便会出现拿不到签证的情况。据调查,最终能顺利在日本就职的外国留学生只占留学生总数的4成。基于此,日本政府决定重新规划本来只发放给职业运动员等的“特定活动”签证。在新定义的签证框架下,毕业留学生可从事的行业被放宽,如具备足够资质,且有一定日语沟通能力,进入日本企业会变得更容易。

  另一方面,想要自行创业的留学生也将不会为签证而烦恼。据了解,日本经济产业省和日本文部科学省等也在协商决定,从2018年秋季开始,面向计划在日本创业的外国留学生放宽在留资格,给予最长1年的“创业准备签证”。

  外国留学生在日本创业初期很多都会遇到资金和时间两难的问题。这时,如果不能拥有稳定再留身份,就会因签证到期被迫回国,无法顺利创业。但“创业准备签证”的出台,就能让想在日本创业的外国留学生有更充裕的时间准备创办公司等。以福冈市为例,市政府允许外国留学生为创业做准备的延长签证。在过去2年时间,有许多外国人通过6个月时间的“创业准备签证”留在日本,政府则希望他们为地方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对此表示,政府希望通过一系列政策改革提高外国留学生在日就职比率,如制定针对促进留学生在日就职的专门性条款等。

  除此之外,日本政府还准备配合已制定的“COOL JAPAN”计划,为学习动漫、游戏以及时装的留学生在日本就职大开绿灯。再根据日本法务省的资料,2017年4月末修定《高度人才积分制度》,本来符合申请资格、于《高度人才积分表》中取得70分或以上的人才需要5年才可取得永住权,修定后只需3年申请即可获批。如果取得80分以上,更可最快1年,就能取得永住权。加入动画及时装专才申请后,如申请人在时装设计的名牌大学、专门学校出身,或取得国际性有名的艺术奖项,当局会考虑给予特别分数。

  日本破天荒对外资开放中小企业数据库

  在社会老龄少子化、大批中小企业后继无人的情况下,日本希望外资积极介入,成为优良企业的接盘侠,以维系日本中小企业的生存、技术和雇佣,此举势在必行。

  日本经济产业省最近决定,准备向外资系企业开放有关中小企业并购(M&A)的数据库,将通过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在年内开始提供相关信息,向那些关心日本的产品和技术的外资企业积极推介,推动外资收购中小企业以维持日方一贯重视的技术传承和地方雇佣,防止优良的中小企业倒产和失传。

  据日本政府的中小企业厅估算,到2025年,占全体日本企业三分之一的127万家中小企业将会面临倒产危机,约650万人会失去雇佣而影响生计。通过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中介,一方面可防止日本的中小技术流失海外,另一方面可以有效推进事业继承。

  经产省将启用中小企业基盘整备机构在全国设置的“事业继承支援中心”的数据库,据悉已经积累了24000余件中小企业的出售信息和收购企业的情报。其中,得到企业认可、仅限于向金融机构公开的“匿名”信息就有约3000件。日方准备通过JETRO首先向外资公开这部分信息,目前正在制定情报公开体制。欧美汽车部品和食品企业等对此抱有厚望。

  据了解,中小企业占日本企业数量的90%以上,雇用人数也占日本劳动人口的70%左右,但不少企业正在陷入事业停歇的危机,日本的老龄少子化问题是罪魁祸首。据报道,1995年日本中小企业主管平均年龄是47岁;到2015年,升高到63岁。由于世代交替缓慢,估计到2030年,这平均年龄将属于超高龄的80岁。经济产业省称,目前中小企业主的年龄多在65至69岁之间,平均退休年龄为70岁。随着企业主的老龄化、管理层的青黄不接,关闭的企业急剧增多。东京商工研究所调查显示,2017年停业/解散的企业达2.8万家,在最近10年中增加了三成。情况最严重的是酒店/旅馆和酒类零售店行业。

  在中小企业集中的东京都大田区,高速增长期曾非常兴旺的街道工厂纷纷消失,由原来的近1万家急剧减少到3000家。制造业技术革新使得需求减少是原因之一,但缺少接班人是更大的原因。到2025年,超过70岁的中小企业主将达到245万人左右,约一半还没有确定接班人。在经济不景气之际,谁都不愿意来收拾这个烂摊子。这样下去,可能损失约22万亿日元的国内生产总值(GDP)。

  2017年,某中小企业社长松村谦一说:“终于遇到了一家好企业。”2017年,从事医疗设备制造和批发的松村把股份卖给了埼玉县的一家电线电缆企业。他委托“事业继承援助中心”寻找买家,通过中介公司谈妥了条件。松村谦一现在仍作为社长推动公司进军海外,而收购方企业希望他慢慢培养接班人。

  也有一些中小企业后继无人,纷纷给“外资”买走。日本老牌文具公司“羽衣文具”以制造粉笔起家,其产品日本第一,也在海外有一定市场。然而,72岁的老板患病后,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接手,只好将工厂设备、技术以及商标卖给了一家韩国公司。

  为了对应如此困局,对外开放是必然的选择。此前,日本政府内阁会议已经通过了计划,把今后10年定为事业继承集中实施期,设定了每年签署2000个合并收购项目的目标,还大幅优化了为继承事业提供便利的税制措施;而经济产业省准备向外资系企业开放中小企业并购(M&A)的数据库,则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为优良企业的存续提供了新选择。

  东京商工会议所等组织已开始走访60岁以上的企业主,希望他们考虑接班人问题。全国范围内的“事业继承援助中心”将发挥核心作用,税务师、律师等专家会与企业主进行洽谈。

【责任编辑:谢萍】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