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侨华人

一中国学生在美国航校自杀 疑学飞行期间受不公对待

2019年04月22日 10:37   来源:扬子晚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学习飞行期间疑受不公对待 淮安籍学员在美国一航校宿舍自杀

  4月16日,一位在美国USAG航空学校接受飞行训练的(中国)江苏淮安籍学员疑因受到校方不公平对待,在航校宿舍内自杀。事发后,多位知情者向紫牛新闻记者表示,出事的这家航校长期存在不公平现象,该学员在航校待了一年多,还处在初级训练阶段。事实上,美国很多航校都存在问题,而且在监管方面存在漏洞,中国航空公司派去学习的公费学员尤其容易受到区别对待,早晚会出事。

  一个学员痛心离世

  在美航校学习一年多 小伙子谦虚爱笑

  USAG航校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的登顿和谢尔曼各有一个校区,出事的是登顿校区。据曾在该校学习过的学员介绍,这两个校区虽共用USAG这个名称,但好像是分开管理的。

  USAG通过了中国民航总局的认证,有资格招收中国航空公司的公费学员。事实上,该校学员基本上来自中国,也有一些美国本土和其他国家的学员到这里学习,但数量非常少。

  据知情者透露,离世的学员小阳(化名)已在USAG航校待了一年多,但还处于“私照阶段”,而且中间只有两三个月有正常飞行。私照阶段本来一个月就能完成,他竟用了这么长时间还没结束,这是绝对不正常的。

  曾在USAG登顿校区学习,因受到停飞处理被迫回国的小林(化名)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出事的这个学员在航校都见过,他的性格不是很外向,但是挺爱笑的,每次看到他都是微笑着,这个对我印象很深。”

  他听说,这位学员来自江苏淮安,2015年参加高考,通过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招飞计划,在该校学习飞行技术专业,和深圳航空公司签约,属于航空公司的养成生。在考取飞行执照阶段,被航空公司送到USAG学习。

  小林说:“他在USAG航校很久没有得到飞行机会,好不容易上了一次机,被教练安排接受‘主管人员检查’(Review Board)。在这个学校跟主管人员飞,绝对没有好事,他们会有各种挑刺。”

  事情发生后,多位熟悉自杀学员的人在网上发帖鸣不平。

  一位知乎用户说:“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清晨的六点,在公寓的洗手间里,死了……前一天晚上他还一个人默默地把六个人一起住的公寓的厨房打扫干净。所有人对他的印象都是大方、谦虚、热心,最重要的是善良,善良到最后也不愿意给人带来一点儿麻烦……我无法想象,他生命中最后一个小时自己把自己关在厕所里,是多么的孤独。所以,如果我们再不为他发声,这个世界就真的把他忘记了……”

  其他学员这样说

  出事学员无不良评价,情绪控制与能力符合飞行员要求

  有一位正在USAG登顿校区学习的中国学员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出事后,学校给他们放了一个下午的假,说要请心理咨询的人,认为这件事情是学员的心理问题。他听说航校更换了一小批教练。“那位(自杀的)师兄确实被学校坑了”。

  据了解,周围同学对小阳无不良评价,都认为他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的情绪控制与管理能力符合飞行学员的应有表现。周围同学还认为,他在飞行训练出现问题时,航校和教员并没有采取积极的措施去帮助解决。他曾多次提出关于其在飞行训练方面曾受到不公正对待,但并未得到航校的重视。

  他两次受到飞行训练暂停处理,航校态度漠然,没告知原因和如何处置,也没有向公司发送停飞建议,让他陷入无休止的等待中。后来了解到,第二次暂停飞行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他的主教员离职,校方没做出相应安排。

  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深圳航空公司,并且给USAG航校发邮件询问,可能因为是双休日,暂时没得到回应。

  航校依赖中国学员生存,却不把中国学员当回事

  这次出事学员的培训进度极其缓慢,可能也和USAG登顿校区盲目招生、导致教学能力严重不足有关。

  小鲁(化名)在USAG学习过一年多,去年拿到执照后回国,目前已在航空公司上班。他在登顿校区待了差不多3个月,幸运的是很快转到谢尔曼校区学习。

  小鲁说,在登顿,“有时一个教练要带10个学员,根本安排不过来,有的学员甚至几个月飞不了一次,不仅进度慢,也很难巩固学习。我们在谢尔曼时,一个教员最多带4个学员,那是最好的搭配。”

  有一位10年前在登顿学习过、如今已是某公司飞行员的网友发文说,那时候USAG刚刚度过破产危机,通过中国民航总局认证后开始招收中国公费学员,管理很宽松。“十年过去,航校已有了若干个校区,光是本部的学生按编号已经到了100多,算下来,光是本部一年就能招收10批学员。航校已摇身一变成了根本不担心生源的培训巨头。”

  于是中国航空公司最初提出的“停飞率”和“纪律性”等等要求都成了要挟学生的武器,规矩越来越多,越来越苛刻。据学员透露,登顿校区的停飞率达到15-20%。

  但是,学校的教练和设施并不能保证中国学员按正常进度学习,很多学员遇到几个月没有机会飞行的事情。

  小鲁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说:“只要你进入那个学校(USAG登顿校区),只要一进那个门,你就感到莫名的特别的压抑。那里每一名美国员工对中国学生都有一种蔑视。”

  小鲁说,“主管人员检查”本来是一个飞行训练的正常程序,就是教练在带飞过程中如果觉得学员有问题,就让航校更权威的人员带飞考察。在谢尔曼校区,学员接受“主管人员检查”时,高级教员会耐心教,想办法让学员过关。在登顿就成为一种惩罚,那里的主管人员甚至会在每一批学员中有意挑出几个重点监督,设法让学员自费补飞行时间,有人为此甚至花了数千美元。

  小鲁说:“我们在那边的时候也一直有个困惑,这个航校都是靠中国学员挣钱的,却不把中国学员当回事。”

  监管存在空白,航校掌握“停飞”大权

  美国优质航校虽多,但通过中国民航总局认证、有资格招收中国航空公司委培学员的航校却寥寥无几。

  对航空公司来说,为进一步淘汰心理等方面可能不合格的学员,一定比例的停飞率是可以接受的,据说很多公司甚至对学员的淘汰率有指标要求,重点筛查“纪律性差”的学员,有时候这种淘汰并没有太多依据,具体实施淘汰的任务就交给了航校。

  航校淘汰学员的最严厉手段就是停飞,即判定学员表现不佳,不适宜担任飞行员,停止飞行训练。对有着飞行员梦想的学员来说,停飞如同“死刑”。学员虽在国内曾经接受过层层选拔,千辛万苦考上飞行技术专业,但在接受飞行培训阶段还有这个严峻考验。如果受到停飞处理,学员很难找到申诉渠道,只能结束学习回国,有人可能还要向航空公司赔付高额的培训费。

  中国的航空公司虽然每年会派遣大批学员到这类航校学习,但没有派工作人员常驻监督。小鲁的公司是在每一批学员中挑选一个人担任班长的角色,让他每周给公司写周报。如班长反映了什么问题,航空公司一般只是用邮件和航校沟通,很容易受到敷衍。

  小鲁说:“因为害怕得罪航校会受到报复,中国学员遇到这类事情,往往忍气吞声,熬过一年的培训。实在忍不下去了,相互间聊聊天疏导一下。”我真的很能理解那个人为什么寻短见,当你在那个环境生活的时候真的很压抑。

  美国航校前飞行教练揭黑

  美国航校大都存在问题,“出事是早晚的事儿”

  有一位中国人在美国航校做过飞行教练,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说,美国航校大都存在问题,甚至是明目张胆的歧视,“出事故是早晚的事儿”。他对美国航校的批评很严厉,认为“档次还不如中国的汽车驾校”。

  中国学员遭受不公平对待的事情并不限于USAG。中国民航学院的学生小贺(化名)在2016年被东方航空公司送到美国猎鹰航校学习,其间他和其他学员虽然多次提醒,但校方一直拖延办理续签。结果小贺被美国移民局查到,遭到长达两个多月的拘留,最后只能选择自愿离境回国。猎鹰航校以他曾经不请假外出为理由,对他做出停飞处理。小贺的飞行员梦想破灭。

  去年5月,美国IASCO航校校长乔纳森·麦康凯和助理余珂涉嫌绑架中国学员石田书(音译)。美国法庭在上个月判决麦康凯60天监禁和3年缓刑,余珂是3年非正式缓刑。

  小鲁认为,中国的航空公司和民航管理部门应该对国外合作航校进行严格监督,不能让他们肆无忌惮地压榨学员。“航空公司为培养学员本来也花了很大代价,应该多重视一下学员在国外的生活,多跟航校和学员联系。对于学员反映的问题,一定要让航校严格落实,必须解决。”(宋世锋)

【责任编辑:李明阳】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9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