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首页华侨华人

中国留学生:在海外 我过了一个最不像春节的春节

2020年02月17日 10:09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在海外 我过了一个最不像春节的春节

  李芊逸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生(18岁)

  自从我记事起,每年春晚直播都没落下过。往年过节,一家人早早地打扫完卫生,福字春联一贴,再做一大桌子年夜饭,红红火火地聚在一起,然后在沙发上堆满枕头、被子等着看春晚直播。

  今年过年我在捷克,除夕当天恰巧期末考试。由于时差,春晚开播的那一刻我们正在考场上奋笔疾书,等到考试结束,晚会也只剩下半场可看。原本在家不看春晚的同学,今年也兴致勃勃,甚至要求大家一起看。

  晚上7点,5个人把房间挤得暖烘烘。我们炖了肉也包了饺子,又学着炸肉和藕盒,勉强有了点过年的样子。小方桌上摆着努力拼凑的年味,电脑上放着春晚录播,再咬一口热腾腾的饺子,肉馅里的油就滚了满嘴,恍惚间有了些许家的味道。

  几个人围着小方桌胡侃,但所有人都刻意避开了家的话题,想把这个最平淡的春节当做一个热闹的派对来过,勾肩搭背地说着不能想家。除夕夜里闹久了,第二天自然都赖了床,我一直睡到中午才醒。醒来后才知道,一批在捷克的华人联系了快递公司,发起了募捐口罩支援武汉。

  我一直在网上关注着疫情。这真是一场大灾难,那么多人坚守一线,又那么多人从四面八方前往增援,可我们什么也帮不上,只能在远离祖国8000公里外,眼睁睁看着确诊人数逐步攀升,至多只能给家里打几通电话,让家人多注意身体、少出门。

  没想到,一个同学大年初一开始手脚颤抖、呼吸困难,没几分钟就直接倒在房间里,把我吓坏了。她低烧已经有两天了,我也出现了低烧咳嗽的症状,却因为临近考试而拖到现在。我的脑子里第一时间就指向新冠肺炎。把她安置在我床上后,我迅速给中国驻捷克大使馆和当地医院打了电话,然后拿上了她的所有证件和曾用的退烧药,戴上口罩等待救护车到来。

  救护车来的时候,她已经憋得满脸通红、几近昏迷。她本人后来讲,当时就像有什么东西卡在肺里一样,一点空气也吸不进来。我和另一位同学扛着她送进救护车,然后我一个人陪她去了医院。幸运的是,她是流感,发烧以后吃不下东西,导致了重度低血糖。

  早晨6点,天仍然黑着,由于医院的规定不能陪床,我离开住院部独自乘车返回。在行驶的电车上,我看到了留学至今的第一个日出。这是我有生以来经历的最繁忙、最不像春节的春节,但没有人会停下,我们仍要走下去。

【责任编辑:王嘉怡】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20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