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文教育

吃不够的中国菜 道不尽的中国情

2017年09月22日 11:14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我是个“吃货”,我那么爱中国的众多原因之一就是——中国真是“吃货”的天堂!中国的“吃货”们甚至创造了很多与吃相关的词语,比如吃醋、吃惊、吃苦、吃力、吃亏、吃香,还有吃豆腐、吃官司、吃老本等,足够我们这些只有半桶水水平的中文学生学上十天半月的。

  每当别人知道我有中国血统,还常常去中国旅游,对我抛出的一堆和中国有关的问题里就一定有“你最喜欢的中国菜是什么?”而我的回答也一定让他们都很无语——“是我外婆做的菜!”你千万不要觉得我没有认真回答,这可是我最真心的答案!我和中国菜的缘分结缘于我的外婆。很小我就和外婆生活在一起,我可是从小吃她做的菜长大的。我每次都吃得很高兴、很满足。外婆是四川人,但在云南生活了很多年,所以她做的菜并不是川味的麻辣,而是更偏重滇菜的本色原味。对于我的在美国常常吃生菜沙拉、缺少刺激的舌头来说,就特别地对胃口。

  我们推着外婆常用的那辆小巧的购物车,一路聊天、一路讨论想吃的菜。到了菜场,看到卖家摆出了还带着露水的蔬菜水果,新鲜磨出的豆腐,新鲜的猪肉、牛肉等,还有在大桶和大盆里游动的鱼。另外,还有刚刚蒸出来的馒头、包子和发糕。大家热热闹闹地讨价还价,遇到熟人或邻居还要打打招呼、聊聊天。就在轻松愉快的买卖过程中,我们一天的食材就都选好了。然后再推着满满的购物车走回家,顺便把身体也锻炼了。

  外婆做菜很有条理,各种原料洗、切、烹调,一点也不乱。而且每桌菜做出来都色香味俱全,让人看着就流口水。我常常在旁边帮忙,顺便偷吃。我发现其实外婆也没有用什么特别的技巧,用到的调料就是简单的油、盐、酱、醋、糖、葱、姜、辣椒和蒜。无论凉拌、蒸煮或爆炒,她做的菜都很美味——可能是因为我吃惯了外婆做的菜,也可能是因为我参与了外婆做菜的整个过程。每年暑期我回到中国都刚好赶上吃云南最美味的山珍——菌子。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鸡枞。外婆常常会买鸡枞回来做鸡枞油。首先,要把鸡枞洗干净,我会帮外婆用刷子把菌子上的土刮掉。然后,把菌子的伞和杆分开,再把伞掰成小块,杆撕成细丝。最后用菜籽油来慢慢地炸,要把伞和杆分开炸。因为伞比杆嫩,所以杆需要炸的时间比较长一点。炸完的鸡枞和油会有浓郁特殊的香味,可以用来做佐料炒菜、凉拌菜。

  在做鸡枞油那天,外婆常常会特意给我做肉丸子。她去市场买最好的一块肉,再把肉剁得细细的,加油、盐和淀粉调好,再捏成丸子,用炸过鸡枞的油把它们炸得外酥里嫩,好吃得不得了!

  在外婆家里,我还有一道最爱吃的菜就是汽锅鸡。不知道是什么人发明了汽锅这种神奇的锅,蒸汽通过砂锅底部的孔慢慢将一锅剁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鸡肉蒸熟,同时蒸汽再凝结成汤汁,保持了鸡肉最原始的味道,肉嫩汤美,吃了会上瘾。外婆会根据家里人的身体情况或不同的天气,在里面配入“虫草”等,使鸡汤更有营养,风味也更独特。

  有一首中国民歌叫《茉莉花》,可我在美国时从来没见过茉莉花,还要上网搜花的图片来看看它长什么样,顺便也知道了此花香味浓郁,可以泡茶。有次到了外婆家,发现她居然用新鲜的茉莉花来炒鸡蛋。做好了之后黄白绿相间,蛋香和花香混在一起,真是一种美的享受。

  每次见到外婆,我都会尝到新鲜的味道。简单、平凡的食材,到了外婆手里就魔法般地变成了世间最暖心的美味。我和中国菜的故事永远都说不完,我也会一直吃下去、说下去。

  (李宣仪 寄自美国)

  (本文获第十八届世界华人学生作文大赛特等奖)

【责任编辑:陆春艳】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7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