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文教育

在美国教中文跟熊孩子过招:克服短板拒绝“填鸭”

2018年05月21日 11:30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双语戏剧课,学语言又抒发情感。(美国《世界日报》/MandarinLab提供)
双语戏剧课,学语言又抒发情感。(美国《世界日报》/MandarinLab提供)

  中国侨网5月21日电 美国《世界日报》20日发布一篇文章,讲述了在美国教中文的老师,是如何跟熊孩子过招的。文中还提出一些教学建议。

  文章摘编如下:

  在美国宾州一所中文学校上到三年级的小诺,跟妈妈闹着下学期再不去了。“太无聊,就是坐在那里听老师讲!”好动的小诺跑厕所勤了些,竟被罚一年不能在课中去厕所。“这是什么规定?如果在我的小学,这个老师会被解雇的!”八岁的小诺振振有词。班上同学开小差和逃课的方式各种各样,有的睡觉,有的说话,还有的竟然躲进教室橱柜,忍不住笑出声才被发现。

  管纪律 太软太硬都不行

  中文学校遍地开花,师资也是良莠不齐。教美国孩子,直接把中国课堂上的一套拿来,往往是行不通。在纽约具有多年中文教学经验的小蕾老师指出,首先要管住纪律,其次才谈得上课业教学。而这往往是不少非本土出生老师的软肋。

  刚到纽约的时候,小蕾去应聘曼哈顿华埠第二小学课后班的一个班主任职位。在中国教过大学、高中的她,还需要校长当面教她怎么管纪律。“连那个高中生助教都很厉害,让小孩坐,小孩就坐下来。当时真的是感到无所适从,很丢面子,文化的差异很大。”

  生下女儿后,小蕾又去应聘布鲁克林一个中文语言机构。正好有一群小孩子走进教室,校长让她试一试带带他们。结果,有的小孩竟开始躲猫猫。“美国小孩闻得出味道,看一眼,就知道你能不能管住他们。”

  固然不可做“软柿子”,像小诺那位中文老师手段过分强硬,也行不通。在红苹果幼儿园教暑期舞蹈班的一次经历让小蕾明白,“不要强迫孩子跟着你做。”当时有个金发女孩一直在边上看她跳。后来女孩妈妈反映,小女孩在家里跳得可开心了,她很喜欢小蕾的课。原来“她在一边看,也是在学”。

  如今自己开办创新菁英学校(MandarinLab),小蕾自我评价管小孩挺厉害,“又打又拍”,能管得住。

  想出师 先闯语言文化关

  在美国念过资讯工程硕士,“英语作为第二语言(ESL)”项目和对外汉语专业,毕业于纽约大学教育系,学历够硬的小蕾坦言,课堂管理经验对于外国教师尤其稀缺。

  她常常在工作中向美国同事偷师。他们把学生拉过去说几句,就管得服服贴贴的能力,令她很佩服,一有机会就偷听他们怎么说。“蛮辛苦的,也不一定听得清楚。”

  功夫不负有心人。从起初因为英文和文化理解不好,而被嫌弃,到现在能够熟用课堂关键字,让学生乖乖服从纪律和听指令学习,她感慨一路走来不容易。“在美国当中文老师不是会说中文,甚至在国内当过老师就能做了。”

  你说英文的方式,小孩听得出来。你有没有气场,小孩看得出来。小蕾说,纽大教授曾鼓励他们把英文学好,要懂得一些带有美国本土文化特色的事物,比如超级杯。

  而课堂上对于文化和政治正确性的敏感度,更是很难把握。小蕾也是吃一堑长一智,慢慢学到分寸感。一个学生在亲子课堂游戏时抓不到跳动的彩带,她说她“像踢球找不到目标一样”,本意是打个比方活跃气氛,却遭到家长投诉。原来她女儿患有自闭症。“在中国可能不会有很多人在意的一句话,在美国是千万不能说的。”

  本土出生教师因此具有非常强的竞争力。小蕾说,尽管大多数中文教师非美国出生,但学校更倾向于雇用本土教师,“在语言上、文化上,与学生和管理层沟通更容易。”五年前她即将从纽约大学毕业,去面试上东区一个学校的中文教师职位,最终是被一个韩裔美国人系友PK下来。

  克短板 教课活泼拒填鸭

  后来她在布鲁克林科技高中获得实习机会,教授中文外语课。实习快结束时,下东城天才学校NEST+m招聘说中文的舞蹈老师,因在纽大研究舞蹈语言教学的优势,她在面试中力压其他申请人,直接拿到校长的录用邀请函。其后又转成小学部中文教师,教授700多个不同种族的孩子中文,更进一步加深了小蕾对美国多元文化的熟悉和理解。

  也算当年布鲁克林那个语言机构的校长一句委婉提醒,“教小孩子要有激情,活力”,让她受到启发。小蕾说,舞蹈语言教学的优势,令她得以克服其他短板。“一方面,小朋友喜欢蹦蹦跳跳,另外我也为自己壮胆。”她笑言。

  小蕾透过在美国读书育人的经历,发展出一套结合肢体语言的语文教学方法:除了舞蹈教学,还用美国手语辅助教学。“手和身体动起来,这样学得轻松愉快。中途累了,还会带学生一起做手工。”她在自己办的中英文双语学校,更开发双语戏剧课,请拍电影的演员来教,在场景中说英文或中文。孩子们在表演中感受到运用鲜活语言的乐趣,也释放了情感。

  成功的海外中文教育,呵护与激发兴趣赛过填鸭。一般孩子能接受沉浸式外语教育的机会毕竟不多,两、三小时的周末中文班,一、两个小时一次的家教,不能给孩子太多学习的负担。小蕾说,她教低幼识字课,一节课,关键字顶多教三个,加一句描述性的句子。比如一堂课学“春”字,分解字形,作字画,然后造句“春天到了,花开了,小鸟飞来。”重点是孩子听懂,会读。然后不断重复,加深印象,“不是单调重复,而是同一个字在不同句子,不同形式中反复出现,有时候是手语,有时候是舞蹈,有时候又是图画形式。”

  而小诺的老师呢,总嫌时间不够用,在学校教学大纲以外,还自说自话加了不少内容。“孩子上一次厕所,她便觉得浪费了学习的时间。恨不得整堂课都坐在那里,不许笑不许动,大家都是木头人。”小诺妈妈说,孩子也经常抱怨她只会让大家朗读课文,家长提意见后有所改变,让学生分组,还是朗读课文。她现在不得不考虑自己在家教孩子。

【责任编辑:罗丹】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