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华文教育

记者手记:我在斯里兰卡寺庙教中文

2019年02月18日 10:16   来源:环球时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原标题 环球时报记者手记:我在斯里兰卡寺庙教中文

  【环球时报 特约记者 唐子婷】为庆祝中国农历新年加强中斯文化纽带,15日晚,为期5天的中国文化展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拉开帷幕。过去两年,这一活动在当地颇受欢迎,每次都掀起一股中国文化热。这让我想起此前在斯里兰卡寺庙教中文的经历,当地僧侣对中国文化的仰慕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两年多前,我接到一位学姐的邀请一起参加佛教最盛大的节日之一——斯里兰卡古都康提的佛牙节。学姐是一位比丘尼,她所在的寺院与康提的寺院有联系,后者将为我们提供住宿,他们提出希望我们能给寺院的僧侣上英文课。

  到康提后,我们按计划每天上午去巴拉瓦坎阿达·拉嘉·马哈维哈拉寺院教小僧侣基础英语。由于我不会当地的僧伽罗语,寺院安排了一名当地大学生拉吉协助我。课上得不顺利,小和尚们似乎不喜欢听讲,不是跑出去逗狗就是趴在桌子上发呆。“我讲得真的那么糟糕吗?”我向拉吉求助。“不是的,他们只是没什么兴趣。”拉吉解释说。

  原来,这些僧侣从小都上英文课,不少欧美义工或游客也会来教英文,他们都有些厌烦了。“也许你可以试试教中文”,拉吉说。我有些怀疑这个建议,但决定试一下。第二天,当我宣布改教中文时,原本趴在桌上的小和尚立马坐直身子,正在打扫院子的几个也回到上课的亭子里。“你好”“谢谢”,小和尚们争相向我展示他们会的中文。

  比起教英文,教中文更困难。我需要将中文意思解释成英语,再由拉吉翻译为僧伽罗语,而且中文发音和书写比英文难得多。我想,也许过几天新鲜劲没了,这些小和尚又会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但意外的是,小和尚们一遍又一遍地在本子上练习汉字书写,即使我觉得可以了,他们还是会多写几遍。接着,一些年纪稍长的和尚陆续加入进来,他们甚至请我教授中国古诗。“汉字是古老的文字,就像梵文一样,我想中国古诗一定也很美”,21岁的僧侣索比拓说。

  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力用英文完整解释诗词的含义。即便如此,他们也坚持要学。虽然不懂具体意思,也不会书写,仅仅读诗的音节,就让这些僧侣们感到美好。爱好唱歌的帕叻戈玛非常喜欢跟着我朗读中国诗词。他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觉得听上去就像一首歌,很好听。”

  为什么想学汉语?索比拓说,希望有一天能去中国少林寺教那里的和尚僧伽罗语;梦想成为作家的索拉拓则是为了读懂《西游记》;年纪最小的达玛拉查纳不想去印度进修而想去中国——看来,不仅仅因为中国发展壮大,中国游客增多,还有中国文化本身的吸引力。

  斯里兰卡是一个南传佛教国家,许多习俗与佛教有关。出发前我做足准备,尤其熟记一些旅行“攻略”中提到的习俗、禁忌。但等我真正来到这里,才发现很多东西需要一起生活学习才能更有体会。比如,攻略强调“绝不可以穿鞋子和袜子进入寺庙”,可当我赤脚走进院子时,他们拿出拖鞋让我穿上以防受伤;当看到我用手吃东西很困难时,他们又找出勺子给我用……在那里,我教和尚们中文,而他们让我认识了一个不同于普通人游记中的斯里兰卡。(孙力舟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于淇】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9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