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侨乡传真

福建印尼归侨追忆过去:穷人孩子早当家

2017年11月27日 10:20   来源:福建侨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江秀凤妈妈过生日时,全家人合影留念。
江秀凤妈妈过生日时,全家人合影留念。

  原标题:时光如水

  江秀凤,女,印尼归侨,现年70岁,退休前任职于福建永安水泥厂。

  有时候,觉得时间像流水,转眼自己就成了奶奶外婆。

  看到孙子孙女的时候,就会从他们的身上寻找自己的影子,但他们幸福快乐的样子,让我很快淡忘那几十前的记忆……

  一

  也许年纪大了,很多事情都越来越模糊,记忆就像一件物品,没有人可以随便偷走,却容易丢失。有时想要找它,可偏偏就找不到,而在不经意的时候,它却会自己“冒”出来,不知是喜,还是悲。

  12岁的那年,全家人一起离开家,登上了开往印尼首都雅加达的轮船,也许从来没有乘船,上船后我心里很高兴,可船一开动,就感到难受,那时才知道别人所说的“晕船”。

  到了印尼雅加达后,全家人来到了一个很多人的地方集中,在那里住了十多天。之后,我们再次登船,这次的轮船比前一次的要大很多,可船一开动,我又不行了。

  当时,心里一直纳闷,为什么要乘船回中国?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这些问题也不能多想,因为晕船时什么都很难受,吃东西难受,想问题一样难受。

  听说,船到了汕头后我们就可以上岸,以后再也不用乘船,这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安慰。果真,轮船停靠到码头,我们才从底仓走出来,看到码头上有很多人在欢迎我们,觉得非常好奇。

江秀凤和丈夫何仁芳、女儿何碧琴合影。
江秀凤和丈夫何仁芳、女儿何碧琴合影。

  那时,我平生第一次看到祖国的样子,也是第一次踏上了祖国的土地。

  二

  巴干马如是印尼的一座城市,因为靠近海边,所以有很好的港口,父亲就是港口的码头工人。

  现在想父亲真的很伟大。当时全家9口人,收入全靠他在码头搬运货物,因此家里的每一分钱都是父亲的血汗钱。码头的活儿有时多,有时少,有时甚至没活干,到了没活干时,家里就没有了收入。

  为了减轻家庭经济压力,大哥大姐很早就打工挣钱,大哥到别人的店里打工,大姐在家里为人洗衣服,尽管收入微薄,多少也能为父母分担一些压力。

  母亲因为要操持家务,不能出去工作,但她也在家里的空地上饲养不少鸡,卖鸡卖鸡蛋也是一笔收入,因此家里的这些点点滴滴的钱,都是用劳动换来的,有的还是“抠”出来的。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家里的孩子,无论是大哥大姐,还是我们这些弟弟妹妹从来都很听话,很少让父母费心,也从来没有要求什么,更没有任何的零花钱。

  父亲下班回家,他都会靠在椅子上休息,每当这时,我们都不敢在他旁边玩耍,生怕影响他的休息。父亲在我们的心中,不仅是我们的家长,是我们生活的靠山,更是我们心灵的港湾。

  三

  也许是华侨的价值观与别人不同,即使经济再困难,家里都要送孩子去读书,哪怕是女孩子也要去读几年书。

  我还记得,巴干马如的学校叫“培英学校”,虽然校舍比较简陋,但也是这座城市最好的房子。那时,我觉得家里很好,学校也很好,因此我的生活轨迹基本就是学校和家“两点一线”,很少有到外面去玩,最多是到不远的海边,或者到港口。

  突然有一天,平静的小城市发生了战争,飞机在上空盘旋,然后俯冲轰炸,顿时大家都人心惶惶。我也第一次从家里的天井里看到了空中的飞机,但我没有害怕,只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作为家里的女孩,的确比男孩知道的少很多,尤其大人议论的事情,自己一点都不清楚。

  也不知为什么,有一天学校不再上课,我们也不再到学校,总以为不久就能重新开课,但在家里等了又等,也不见学校开课。

  有一天,父亲回到家,面色凝重地对着母亲说:“这里不能读书,我们就回国去。”

  四

  如今,父母去世很多年了,在他们晚年时依旧不多说话,很少说起当年在印尼时的事情,也没有流露出想回去看看的念头。

  1960年,我们全家回国来到漳州龙海双第华侨农场。刚到农场时,这里的条件很落后,生活也很艰苦,尤其我们这些正在长身体的孩子,国家供应的粮食经常不够吃。但父亲觉得,比起周围的农民,国营农场的职工应该是幸福的,起码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国家还能保障我们这些归国华侨。

  到了18岁的时候,我经人介绍,与工作在永安水泥厂的一名归侨结婚。婚后,我继续留在农场,直到上世纪1974年,我才带着两个孩子“嫁”到了永安,一家人才真正的团圆。

  也是从那以后,我就很少回到双第华侨农场的“娘家”。父母去世后,弟弟妹妹依然还在农场,但此时的他们与以往大不一样,原来回国的“安置”房,现在换成了干净明亮的楼房,而这些漂亮的楼房,居然是他们享受国家“侨居造福工程”政策补助下新建的。

江秀凤和丈夫何仁芳、女儿何碧琴在福州一家泰国餐厅合影。
江秀凤和丈夫何仁芳、女儿何碧琴在福州一家泰国餐厅合影。

  如果父母还健在,他们一定会感到高兴。不仅是有了漂亮的新房,更高兴的是他们从心里所爱的祖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在他们这代华侨的心里,中国是一个神圣的名字。

  五

  时光如水,人生也如水。

  有时候,觉得自己一生就如飘在水上的树叶,一切都随着流水而漂移,到了该读书时,就读书;到了回国时,就回国;到了嫁人时,就嫁人。一切似乎都预先安排,没有颠簸起伏,没有惊涛骇浪,更没有浪漫怡情。在这看似平静的背后,现在却体会出生活的滋味,就如一杯淡淡的茶,只要用心体会,依旧有滋有味。

  ……

  也许,这是我一辈子平静生活中唯一的涟漪。(江秀凤/口述 林小宇/撰文)

【责任编辑:齐倩茹】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7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