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归侨侨眷

访宋代福建四大名镇之首闽安村:千年古镇文化深厚

2018年01月22日 13:55   来源:福建侨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

  闽江在福州汇合后,一路东去,融入东海。

  从福州到出海口,不过是40多公里的江路,但自古以来这里都是军事重地,特别是从明代以来,沿江两岸设有几十处炮台,严密守卫着福州这个东南重镇。

  哪想到,因为长期镇守要塞,军事基地渐渐地成为了军事重镇,进而成为了村庄,马尾的闽安村就是这样而来……

  一

  别小看闽安村这么个村庄,却是宋代福建的四大名镇之首,元明清沿袭为军事与海上贸易重镇,也是千年来兵家必争之地和古战场,村里的唐、宋、元、明、清文物古迹随处可见。

  因为处于闽江出海的隘口,村后是高耸的鼓山山脉,而鼓山是火山熔岩山体,整个山都是坚硬的花岗岩,作为军事要地这里自然是最好的位置,但作为农耕为主的村庄,这里鲜有适合种植粮食的土地,因此就显得“先天不足”。

  但恰恰是因为闽安村的地理位置的特殊性,给它带来了其他的优势。在王审知治闽期间,大力发展与东南亚、阿拉伯等地区的海外贸易,因此开辟了包括闽安在内的港口。唐景佑二年(893年),王潮攻占福州后,便在闽安设立税课司衙门,负责来往福州港对外贸易船只的课税。

  清朝顺治十五年(1658年)以后,历朝都沿袭在闽安设置巡检司、盐馆卡、厘金(捐税)等机构,使得这里成为了进出口货物的集散地,进而造就了繁荣。鼎盛时,这里有钱庄银楼、典当行、米行、茶行、酒库、鱼行、木材行、酱园行、苏广百货行、布匹丝绸行等商家300多家。

  二

  闽安村的兴旺都是在和平时期,但这个村却经历了比别村更多的战争,很难统计发生在闽安村的战斗有多少次,近300年来,有文字记载的战斗就有几十次。

  清顺治十三年(1656年),郑成功率军带40艘炮舰攻取闽安,此后14年间,郑成功数度进驻,把闽安镇当作反清复明和收复台湾的根据地。

  之后,清军击败郑成功,攻占了闽安村,并在南北两岸建立了炮台,这是闽江口防线最早的炮台。道光三十年,告老还乡的林则徐对福州的海防特别关心,专门来到闽安视察,并为此赋诗一首“天险设虎门,打炮森相向……”

  清顺治十五年,朝廷专门调拨资金,在闽安村进行大规模的要塞建设,在闽江两岸建设军营,由水师驻守,称为“左营”“右营”,其目的是要“扼守”进出福州的天险。

  但就是这个易守难攻的要塞,却在清光绪十年 (1884年)中法海战时,被法军登陆攻占,并将附近大部分炮台炸毁,闽安村也第一次沦陷。

  其实,悲壮的不仅仅是这次的中法海战,在此之前的抗倭战斗中,闽安村也付出了生命和鲜血,在此之后,又有闽安村的战士在保卫台湾的战斗中献出了生命。

  三

  如今,走进闽安村,很难见到当年商贸繁荣、人头攒动的景象,更多的是一份少有的清静。

  老街道上,多是南来北往的游客,偶尔在路口上有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当游客问路时,他们都很热情帮助。多聊几句后,老人更是想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诉外人。

  因为闽安村临江而建,村里的人都熟悉水性,而且都是当年“水师”的后裔。郑和下西洋时,也在此招募水手;郑成功的队伍里有闽安人,施琅的部队里也是闽安人。在1874年,日本派兵3500名、舰船11艘侵入台湾,闽安左右营将士跟随大清船政大臣沈葆祯赴台驱日。

  老人说到这里,将手指向村后的大山,说,“那里如今还掩埋着1819年、1833年、1878年闽安戍台牺牲官兵。”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感到一种对先烈的崇敬,一种战士的自豪。

  很少有人知道,驻扎在闽安村的军队,不仅要防守福州,还要防守台湾。在很长的一段历史上,福建在行政和军事上管辖台湾,并成立了专门的军队,号称为“闽安水师”,相当于现在的“海军陆战队”,而闽安村自然成为了“闽台军事防衙指挥机关”。

  四

  2010年,一位29岁日本女博士兼城系绘来到闽安村,一住就是10个月。她说,2005年从琉球大学毕业后,到福建师大文学院留学一年。之前她在琉球大学所修的专业是人类学,她一直想研究琉球与福建、福州的历史渊源,所以把她人生中的首个文化之旅选在了福州。

  从历史上看,闽安村与现在的冲绳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明清两代朝廷都规定,琉球贡船来福建,必先停泊闽安村,经验证后才可放行。这也是说所有琉球的货物进京都经过闽安,而朝廷派出的册封船队也由闽安村启航前往琉球。

  如今,琉球在中国留下的遗迹,除了在福州城里,闽安村也保留许多,至今闽安村的后山上还有琉球人群墓,许多研究中国与琉球关系的学者,自然都会来到闽安,至少他们可以感受到当年琉球人来华的足迹。

  虽然闽安村的历史古迹很多,但最值得当地人津津乐道的是横跨邢港河的迥龙桥,这是被誉为近代民族英雄的台湾副将、金门总兵的江继芸和大量戍台将士捐款助修建的,如今成为了全国重点保护单位。这座南北走向的石桥,头尾都立有石碑,远则清朝,近则民国,任何看到这座古桥都会肃然起敬,毕竟这是历史的遗存。

  五

  时间就如闽江的江水一样,虽然千万年在流淌,但经过闽安村时,也就是一晃而过,能留下的不过是这些古桥、石碑,还有安息在后山的闽安水师的战士。

  ……

  闽安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宁静。

  也许是我们的国防变得强大,卫戍祖国的可以是蓝天,可以是远海,这里不再是水师们的阵地;也许是我们的经济变得强盛,对外贸易可以是更大的港口、更大的轮船,新时代的海上丝绸之路,如同绚丽的焰火,四处绽放。

  以后是怎样?或许只有这东去的江水才知道。(林小宇)

【责任编辑:于淇】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