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侨乡传真

海南省级非遗项目琼侨歌谣:唱到海外总是情

2018年08月13日 15:20   来源:海南日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7月底的琼侨歌谣活动现场。 吴芬蕊 摄
7月底的琼侨歌谣活动现场。 吴芬蕊 摄

  “送郎送到青草坡,手捻草尾记心上”

  琼侨歌谣:唱到海外总是情

  文\海南日报记者 丁平

  编者按

  今年,与海南话歌曲相关的文化活动一个接一个。先是5月下旬,第四届海南方言歌曲创作演唱大赛在海口落幕;7月底,2018年琼侨歌谣传习展演活动又在文昌人民公园举行。

  从形式上看,这些只是文娱活动,但就深层次而言,这些活动却是本土文化觉醒的体现,且有官方和民间参与其中,使得这些基于本岛方言的乡土文化事件,愈发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琼侨歌谣被列入省级非遗项目已有11年之久,它的内容之丰富,情感之真挚,打动了几代人的心,即使是听不懂海南话的外地人,经人解说介绍后,也能被撩动心弦。

  一把蒲扇,一阵温和的凉风;一首“念官”(民谣),轻轻摆动的摇篮。“乒乒摇,乓乓摇,我侬乖乖睡欲大”,小的时候,不少海南人都是这样,在爷爷奶奶柔和的歌声中渐渐睡去……

  你听,在文昌、琼海、万宁的一些地方,至今仍可以听到琼侨歌谣。喝一杯老爸茶,听一首琼侨歌谣,那哀婉动情的往事,那幽默诙谐的俗语,便带着我们跨越时间长河,将无数个动人的故事讲述。

  与琼侨共生

  琼侨歌谣是海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07年入选第二批省级“非遗”名录。

  这份难得的“遗产”,是随着琼侨而诞生。琼侨走到哪里,琼侨歌谣也传播到哪里。

  海南居民出洋始于西汉,有关历史记载见于南宋。据明代正德《琼台志》记载,宋乾道八年(1172年)就有占城(今越南中部)人到海南买马劫人,后归还的只有83人。清代光绪《崖州志》也记载,嘉庆四十五年(1566年)十二月“贼何乔、林容等复犯崖州……掳掠数十人去。”十七世纪后,西方殖民主义者到海南拐骗农民到美洲、欧洲、东南亚充当苦力,俗称“贩猪仔”。

  除了掠劫和被骗到国外当苦力外,也有大批居民远走国外谋生。1858年,琼州对外开放为通商口岸后,海南居民大量出洋。据2000年人口普查,海南人口786万,华侨就有300多万,分布于五大洲60多个国家。

  琼侨走到哪里,琼侨歌谣也传播到哪里。记者从海南省群众艺术馆了解到,琼侨歌谣内容非常丰富,记述了侨乡历史状况,华侨出洋的缘由和遭遇,反映了琼侨在寓居国的情况和艰苦奋斗的历程。

  据介绍,琼侨歌谣有三大特征:第一,乡土特征。琼侨歌谣用乡音演唱,有浓郁的乡土气息,成为走向世界的海南人联络的名片。第二,即兴性特征。琼侨歌谣以口传心授为主,有感随口而出,是真情的流露,有很强的感染力。第三,音乐美的特征。琼侨歌曲有两类,一是有曲调或乐器伴奏的“歌”,优美动听;二是没有曲调,没有器乐伴奏,靠吟诵传播的“谣”,但它也有音乐节奏等艺术美感。

  基于此,琼侨歌谣有着特殊的价值。它记载着海南人出洋的历史和生活经历,是琼侨与故乡联结的精神纽带,是琼侨的文化认同,也是侨民间相互沟通的乡音,成为侨民与眷属联系的“两地书”。

  讲述离别之痛

  大海拥抱,椰趣横生,这里是文昌东郊椰林。欢快的歌声从一片椰林里传来,还没等记者走近,文林南村的村民们早就闻声识人:“这位是村里企业家朱运行,琼侨歌谣传承人。”

  嘴里哼唱着曲调,手上轻打着节拍,朱运行正和村里几位老人唱着《送郎去番》:“送郎送到后排山,夫妻离别泪洒洒。欲问侬泪流多少?眼汁滴路滑难行。送郎送到青草坡,手捻草尾记心上,草如无心草也死,人欲反良命不长。送郎送到码头分,眼看船去心更闷,郎你去番欠忆侬,常回书信问冷暖。”

  朱运行解释说,这首歌谣的意思是:送丈夫到后排山,夫妻双方不由得流起眼泪。要问流了多少眼泪?眼泪滴在路上,路都滑得走不起来。送丈夫到青草坡,捻一根草尾告诉对方,草如果没有良心就会死,人如果没有良心,命就不会长久。送丈夫到码头,双方分别,妻子看着船离去,心里就更加苦闷。丈夫你此次去南洋不要忘了我,要常给家里写信。

  在琼侨歌谣中,送番歌占有一席之地,唱不尽当时的不舍。朱运行今年75岁,从七八岁就开始唱送番歌。他说:“文昌是著名侨乡,从小到大,见多了离别。为了表达这种分别之情,很多人都会唱送番歌。”

  在众多的琼侨歌谣中,我们可以轻易找到许多送番歌谣:

  “夫:我欲去番嘱你听,你要理家内和外。严守家法品端正,切勿风花当臭名。妻:夫你放心不用怕,家务一切我承担。绝不行骗和踏歪,夫欠忆妻在家庭。”

  “妻:含泪送夫去南洋,送过椰林送过坡。从今南北海相隔,乐日味短闷日长。夫:我去南洋苦奔波,定不忘记侬家乡。等我发财带银回,共享天伦叙短长。”

  每一曲送番歌的背后,都有一段离别故事。从歌谣中,我们看到了无数留守新娘的苦楚、离别,还有遥遥无期的等待和期盼。

  饱含思乡之情

  8月9日晚上10时,夜已深。在马来西亚沙巴,声乐老师冯标科正在家里给中文歌词注音标。记者通过社交软件采访他时,拼起音标来,却对不上歌词。

  冯标科解释说:“并不是普通话的音标,而是海南话的音标,主要是方便那些生长在异国他乡的不懂海南话的学生学习。”

  冯标科今年已经70高龄,祖籍万宁市龙滚镇的他,出于对家乡的思念、热爱,在马来西亚创办了海南话歌唱培训班,收集了大量琼侨歌谣。“几十年了,我也不记得总共教了多少学生。能传承海南文化,我觉得非常荣幸。”冯标科说。

  冯标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已过世,是母亲一手把他带大。在马来西亚数十年,他目睹了无数海南同胞下南洋的艰辛。“琼侨大多数因生活所迫到海外谋生,正如《琼侨在泰国》所述,在锡矿场洗矿的,站在齐腰深的水中,在热带烈日暴晒下每天要工作十二至二十四小时,只能得到一点勉强糊口的食物。”冯标科说。

  琼侨在海外谋生的艰难,在琼侨歌谣中也有所体现:“金窝银窝,不如故乡的山窝。”“穿条短裤闯天下,拿三把小刀起家。”“十个去番,九个打工,你去挖矿,他去搬运,我当种胶工,工不相同苦相同。”

  琼侨在所在国的开发建设中,起到了开拓者、创造者的作用,正如歌谣所唱:“哪里有橡胶园,哪里就有琼人。没有琼州人,哪有这春光?”

  异国他乡居不易,筚路蓝缕倍思亲。琼侨身在异国他乡,亲人却在故乡,故乡的每一件小事、每一个变化,都牵动着他们的神经。对此,歌谣作了生动的写照:“鸟与树林亲,羊与草坪亲。稻与肥水亲,人与故乡亲。”“月是家乡的明,水是家乡的甜。景是家乡的美,人是家乡的亲。”“一句乡音,胜过万言。一封家书,胜过万金。”

  亟须保护传承

  落日余晖穿过婆娑椰林,在文昌市东郊镇良田村一处农家院落,年过九旬的黄玉兰阿婆正在椰子树下边回忆边念唱,身旁的朱运行边听边记录。

  朱运行经营着一家椰子活性炭厂,数十年来,利用闲暇时间在海南各地寻访老人,收集散落乡间的琼侨歌谣。“不少70岁往上的老人,都会哼几句琼侨歌谣。现在,他们逐渐老去,千百年来口头中保留的文化精粹,我不能让它成为绝唱。”正是出于这样的梦想,让朱运行坚持着他的琼侨歌谣保护之路。

  今年5月,朱运行花费5年时间,自费整理的《琼侨歌谣》正式出版。海南省琼剧院创作研究室主任潘心团对此给予充分肯定。他评价,朱运行对待歌谣是认真的,那些从祖上流传下来的民谣歌诀,让人感受到艺术作品的内涵诙谐、丰富多彩,也感受到朱运行对这些艺术的“传”与“承”功夫了得。

  现如今,朱运行已经把企业交给儿子们,一门心思扑在琼侨歌谣的收集、传播与创新上。

  除了民间自发传承活动,政府相关部门也在积极推进琼侨歌谣保护工作。据了解,为了切实推进“琼侨歌谣”的传承与保护,海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以及相关单位已经举办了五期“琼侨歌谣”传习班。

  为了使琼侨歌谣的传唱普及率越来越广,省非遗中心近几年来加强对该项目的传承与保护,通过收集素材、记谱、作词、作曲、录音,出版传习材料和录制光碟,使琼侨歌谣从“无谱无词无曲”走到现今的正规音乐形式,易于学唱,有效扩大了传唱普及人群,更有利于该项目的推广与传承。

  朱运行认为,琼侨歌谣的发掘、整理、保存和传承工作,是海南本土文化的重大工程,是海内外每一个海南人义不容辞的责任。面对当下海南民谣的严重失传,很多青少年已经不知道民谣为何物,更不要说让其传唱,这是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

  他建议,尽早让民谣进入校园,从幼儿园开始,让孩子学唱民谣,感受民谣的魅力;同时还要多举办琼侨歌谣传习班,进行民谣演唱比赛,让民谣走进全社会,只有这样,琼侨歌谣才有希望传承下去,才能发扬光大。

【责任编辑:梁异】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