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灭绝”的帽子为何不应扣到中国新疆头上?-中国侨网

  • 设为首页

“种族灭绝”的帽子为何不应扣到中国新疆头上?

2021年02月10日 20:5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东西问)“种族灭绝”的帽子为何不应扣到中国新疆头上?

  中新社北京2月10日电 题:“种族灭绝”的帽子为何不应扣到中国新疆头上?——专访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执行院长张永和

  中新社记者 安英昭

  一段时间以来,美西方个别政客和媒体再次炒作涉疆问题。从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离任前夕编造世纪谎言到所谓“中国问题研究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捏造事实、篡改数据,一些别有用心者正试图将“种族灭绝”的帽子扣到中国新疆头上。

  “中国没有,而且永远也不可能有这种情况存在。”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执行院长张永和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时强调,中国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种族灭绝”,这不仅是从法理、学理上讲,更是不争的事实。

  宪法规定确定了中国不可能发生“种族灭绝”

  张永和指出,从英文世界看,“种族灭绝”(genocide)这一专有名词在1944年以前并不存在。

  张永和介绍称,1944年,一位名叫拉斐尔·莱姆金(Raphael Lemkin)的波兰籍犹太律师希望用一个专有词汇来描述纳粹有组织的屠杀行为,包括对欧洲犹太人的毁灭性杀戮。他将希腊语中意为民族或部落的单词“geno”和拉丁语中意为杀戮的单词“cide”合并在一起,构成了新的单词“genocide(种族灭绝)”。莱姆金将其解读为“通过各种手段实施一系列旨在破坏特定团体必要的生活基础并消灭这些人群的计划”。次年,德国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以“危害人类罪”对纳粹头目提起指控,“种族灭绝”一词也作为描述性的非法律词汇出现在起诉书中。基于大屠杀阴影加之莱姆金本人不懈努力,1948年12月9日,联合国通过了《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CPPCG)。

 新疆博湖县塔温觉肯乡哈尔恩根村村民正忙着晾晒辣椒。 年磊 摄
新疆博湖县塔温觉肯乡哈尔恩根村村民正忙着晾晒辣椒。 年磊 摄

  对于蓬佩奥等人对中国涉疆政策的造谣污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日前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连说三次“中国没有种族灭绝”,坚决反击。

  张永和对此认为,中国根本不存在所谓“种族灭绝”,而且永远也不可能出现。从法理上讲,中国宪法和法律已从根源上筑牢了预防“种族灭绝”的法律屏障。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明确规定,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已经确立,并将继续加强……国家尽一切努力,促进全国各民族的共同繁荣。宪法第四条更载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国家保障各少数民族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维护和发展各民族的平等团结互助和谐关系。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第五十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维护国家统一和全国各民族团结的义务;第八十九条第十一款规定,国务院行使的职权包括“保障少数民族的平等权利和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权利”。

  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第九条规定,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第四十八条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保障本地方内各民族都享有平等权利。同时,中国各个民族地区还可根据自身特殊情况,制定自己的自治条例。

  这就意味着,中国56个民族每一个民族的生存、发展都受到宪法和法律保护,任何涉嫌“种族灭绝”的情况在中国都是违宪违法的,都必将受到法律的最严厉制裁。

  用“危害人类罪”抹黑中国涉疆政策是“欲加之罪”

  张永和指出,CPPCG公约于1951年1月12日生效,其中第二条将“种族灭绝”的行为定义为:蓄意全部或局部消灭某一民族、人种、种族或宗教团体,包括犯有下列行为之一者:杀害该团体的成员;致使该团体的成员在身体上或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故意使该团体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以毁灭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强制施行办法,意图防止该团体内的生育;强迫转移该团体的儿童至另一团体。

  后来的一些区域性规约如1993年《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4条、1994年《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条、1996年《危害人类和平及安全治罪法草案》第17条、1998年《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第6条的规定基本上也作出相似表述。而这些行为在中国新疆显然并不存在。

  针对蓬佩奥对华罗列的另一罪名——“危害人类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张永和指出,这是比“种族灭绝罪”含义更宽泛的一个罪名,因为其加害的对象是不特定的人类个体及群体,即“危害人类罪”不仅侵害某一个民族,而是侵害所有可能被侵害的人。

少数民族群众聚在一起。 马健 摄
少数民族群众聚在一起。 马健 摄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社会尚未就“危害人类罪”定义这一根本性问题达成基本共识。张永和表示,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于2019年向联合国大会提交了《防止及惩治危害人类罪条款草案》并提出工作建议,但各方迄今尚未就是否制订相关公约达成共识。因为国际公约的制定需要各国在是否制定、如何制定,甚至在一些基本理念、具体内容和技术问题上有明确决定并达成基本一致的意见。毕竟这是站在人类的立场立法,必须摒弃政治、偏见、私利、国家、民族等立场。

  张永和强调,美西方个别政客和媒体用尚无国际公认定义的“危害人类罪”来抹黑中国涉疆政策,完全是“欲加之罪”。即使按照《防止及惩治危害人类罪条款草案》中的有关定义,“危害人类罪”包括谋杀、灭绝、奴役、驱逐出境或强行迁移人口等11项,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中国在新疆的政策措施与之有关。

  事实反而证明新疆人权事业发展成效显著

  作为研究法人类学的专家,张永和从事与新疆相关的调研工作已有多年经验。“新疆除了巴音郭楞、塔城和博尔塔拉,我带领团队都走过,看到近年来的发展变化相当惊人。”张永和说,2019年,新疆全区接待境内外游客首次突破2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452.65亿元人民币,2020年,新疆全区接待游客仍多达1.58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992.12亿元,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3797.5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3.4%,高于全国1.1个百分点,这在全球疫情肆虐背景下非常难得。

吐鲁番交河驿·坎儿井源景区献上舞蹈表演,欢迎团队游客。 苟继鹏 摄
吐鲁番交河驿·坎儿井源景区献上舞蹈表演,欢迎团队游客。 苟继鹏 摄

  张永和表示,蓬佩奥等美西方政客妄称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实施“种族灭绝”,但事实恰与之相反,中国新疆维吾尔族人口近年来持续增长。2010年至2018年,新疆维吾尔族人口从1017.15万人上升至1271.84万人,增加254.69万人,增长25.04%,维吾尔族人口的增幅不仅高于全疆人口13.99%的增幅,也高于全部少数民族人口22.14%的增幅,更明显高于汉族人口2.0%的增幅。郑国恩污蔑,中国新疆对维吾尔族妇女实施“强制绝育”,造成维族人口大幅下降,实际上其所谓报告中存在大量捏造事实、篡改数据的情况。例如,郑国恩称,“2018年中国80%的宫内节育器的新增例数都发生在新疆”“2018年新疆和田和喀什地区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2.58‰”。真实情况是,《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19》数据显示,2018年新疆新增放置节育器例数仅占全国的8.7%;另据2019年《新疆统计年鉴》显示,2018年喀什地区人口自然增长率为6.93‰,和田地区为2.96‰。

  此外,2018年,新疆全区学前儿童三年毛入园率已达到96.86%,小学净入学率达到99.94%。2020年,新疆现行标准下306.4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3666个贫困村全部退出,35个贫困县全部摘帽,新疆绝对贫困问题已得到历史性解决。

  张永和说,新疆在人权事业发展方面成效显著,可视为整个中国人权事业发展的一个缩影。“中国成功地走出了一条符合国情的人权发展道路,这完全符合中国人权发展的事实。”

  美西方一些人对中国人权事业存在严重误读

  在张永和看来,在人权法发展的道路上,中国并没有试图按照西方的人权理论去“依样画葫芦”。“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就是为了人民解放的目标。”他说,这也是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解放理论的具体实践。很显然,这里的解放是全面的,不仅仅是政治的、更是经济的、社会的和文化的。最重要的是,中国的人权实践成功了,奇迹般地实现了8亿多人口的脱贫,有些人还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这为人类“免于贫困的权利”得到真正实现提供了最好的样板,是对国际人权事业最大的贡献。当然,与此同时,中国在其他方面的人权保障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新疆尼勒克县绵延百里森林云雾蒸腾美如仙境。陈华林 摄
新疆尼勒克县绵延百里森林云雾蒸腾美如仙境。陈华林 摄

  张永和坦言,美西方一些人对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存在误解,一方面是西方媒体不实报道和偏见的结果。他说,在西方媒体语境下,中国没有什么好形象,而如果西方读者来到中国,相信那些负面印象是会改变的,且这种改变时常都在发生。

  “至于那些对中国怀有敌意的人,真的很难改变,因为对中国的敌意是他们的职业,如果他们不对中国采取敌意,他们就失业了,除非你为他们提供一份新的工作。”张永和说,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就是这样的人物,他是古巴裔,最早的职业是反古巴,但反古巴多年一直不能发达就转而反华,结果“成功”地找到了一份职业。可以设想,如果卢比奥现在不反华,可能就会失业。

  张永和认为,在人权问题上,美西方国家和中国最大的共识,“仅仅是我们共用一个概念”。分歧却是他们傲慢地将人权限定在他们的范畴,无视人的最基本权利,比如生存、发展以及经济、社会、文化权利。更有甚者,他们还将人权政治化,利用人权作为打压别国、干涉别国内政的武器,严重偏离了人权的应有之义。

  以美国为首的个别西方国家在没有什么更能够有效打压中国的时候,通过人权打压中国已成为他们必然的选项。张永和指出,“但非常遗憾的是,这一选项显然又错了,他们认为的中国软肋,根本不存在。通过造谣、诽谤、抹黑的伎俩已经不好使了。”

  国际对华认可是对“种族灭绝”谬论的最好驳斥

  张永和告诉记者,中国古代有关人权思想的表述有很多,如墨子的“爱无厚薄”,庄子的“以道观之,物无贵贱”,孔子的“有教无类”“四海之内皆兄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西汉刘向的“天生万物,唯人为贵”,明代陈确的“人欲正当处,即天理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雪后银装素裹,景色如画。<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蔡增乐 摄 图片来源:CNSPHOTO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雪后银装素裹,景色如画。中新社发 蔡增乐 摄 图片来源:CNSPHOTO

  事实上,“种族灭绝”问题的根源之一在于持何种人权观。张永和指出,从当年中国代表张彭春当选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副主席并参与起草《世界人权宣言》,到如今中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联合国维和行动第二大出资国,中国已成为全球人权治理的参与者、建设者和贡献者。

  他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加大了推进自身人权事业的步伐,40多年来,实现了8亿多人口脱贫的世界最好成绩,成为世界历史上减贫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对全球减贫的贡献率超过了70%,这其中也包括新疆的数据。“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中国在全球人权治理、推动世界人权事业发展上作出的最大贡献,也是反驳所谓‘种族灭绝’论的最有力证据。”

  张永和表示,在平等和互相尊重的基础上,中国正在积极参与联合国人权事务,中国特色人权发展道路取得了巨大成就,2006年至今,中国已连续五次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这既是世界各国对中国人权发展成就的认可,也反映出国际社会对中国在国际人权治理中发挥作用的特别期许,更是对所谓中国存在“种族灭绝”行为这一谬论的最好驳斥。

  2017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瑞士达沃斯和日内瓦发表了两场历史性演讲,以对人类前途命运和时代发展趋势的深刻洞察,阐释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张永和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为全球人权治理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框架,也是对全球人权治理的正解。中国的这一主张在联合国引起积极反响,近年来,联合国安理会、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社会发展委员会和人权理事会多次通过的决议中都强调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8年3月23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三十七次会议还通过了中国提出的“在人权领域促进合作共赢”的决议,首次将中国提出的构建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重大理念同时纳入联合国决议。

  “这是中国对全球人权治理作出的重要贡献。”张永和说,因为只有开展客观、公正、建设性、非选择性、非对抗性、非政治化的全球人权治理,才可能真正解决存在于世界各个国家的人权问题,而这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真正含义。(完)

【责任编辑:李明阳】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21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