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德国作家吕德斯:我们为何必须走出美国的阴影?-中国侨网

  • 设为首页

重磅|德国作家吕德斯:我们为何必须走出美国的阴影?

2021年08月06日 14:4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新社柏林8月6日电 题:德国作家吕德斯:我们为何必须走出美国的阴影?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2021年3月正式出版的吕德斯新著《伪圣美国》(又译《伪善的超级大国——我们为何必须走出美国的阴影》)甫一面世即登上德国的畅销书榜单。德国《青年世界报》副总编辑吕迪格·格贝尔评价道,该书堪称“关于地缘政治和舆论操纵的启蒙书”。

吕德斯。受访者供图
吕德斯。受访者供图

  “美国不是一个无私的‘霸主’,而是一个(西方意义上的)帝国——尽管我们这里的舆论机器常常宣传相反的事实。特朗普时代也并非纯属一场‘事故’,拜登政府治下的美国将发生很多改变,但不变的是‘美国优先’。”在该书封底概括了作者吕德斯希望向其目标受众——德国和欧洲读者表达的核心观点,人们不应对美国、对跨大西洋关系抱有幻想,“欧洲必须走出华盛顿的阴影”。

  米夏埃尔·吕德斯(Michael Lueders)是德国著名记者、作家、中东问题专家。他于1959年生于德国不来梅,曾在叙利亚大马士革学习阿拉伯文学,在柏林学习伊斯兰教研究、政治学和新闻学。吕德斯凭借关于埃及电影的研究获得博士学位。他曾长年担任德国主流严肃媒体《时代》周报(Die Zeit)驻中东记者,并为德国SWR和WDR电视台制作纪录片。吕德斯现居柏林,从事政策顾问、时事评论员和写作等工作。

  如何理解美国的“帝国”实质?从一场借由“洗衣粉”式谎言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到今日的新冠病毒猎巫甩锅游戏,美国是如何“驾轻就熟”地运用舆论霸权维护其地位的?欧洲人应该如何走出美国的阴影?中国又应如何克服美国的带头抹黑、维护自身形象?中新社“东西问”近日围绕以上话题对吕德斯进行了独家专访。

《伪圣美国》封面。彭大伟 摄
《伪圣美国》封面。彭大伟 摄

  美国操纵舆论推行霸权由来已久

  吕德斯在《伪圣美国》前言中便开宗明义地指出,美国是一个西方意义上的“帝国”(Imperium):帝国的本质在于其要推行帝国主义性质的政策,这意味着,对于在权力政治意义上的对手或竞争者,美国将尽可能地对其进行削弱和扰乱,具体手段包括颠覆、制裁或军事干预。

  书中指出,美国将自己塑造为“民主和人权的担保人”,宣称其在国际上的行为都是建立在“价值观”之上——然而其背后的实质是野蛮的现实政治。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在全球范围内推翻了不计其数的政府,付出代价的却是当地人民。1953年在伊朗、1954年在关塔那摩、1973年在智利发生的都是这样的事。又如,美国2003年以虚假的“证据”发动了一场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战争,纠集盟国进军伊拉克,造成数以十万计伊拉克人丧生,伊拉克也陷入混乱。

  书中揭露了美国如何通过“精准的舆论管理手段”操纵公众舆论,这些例子包括“昨天的伊拉克战争,今天与伊朗、俄罗斯和中国的争端”。其具体分析的案例包括2019年伊朗“格雷斯一号”油轮被扣押事件、2020年1月伊朗少将卡西姆·苏莱曼尼遇刺事件以及“吹哨人”凯瑟琳·冈被捕一事。

  美国操纵舆论的最新案例,则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对中国不遗余力地污名化。

资料图:当地时间2021年1月1日,美国加州旧金山市民在一处公园休闲。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刘关关 摄
资料图:当地时间2021年1月1日,美国加州旧金山市民在一处公园休闲。 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将病毒作为武器”:美国舆论战旨在甩锅

  在吕德斯看来,从伊拉克战争到今天围绕新冠病毒起源的争议,美国操纵舆论的手法是一以贯之的。他指出,在众多影响公众舆论的手段和方法中,最“有效”的无疑是将世界二分为“好”与“坏”。

  “总的来看,只要在经济和政治两方面对美国构成竞争的国家,都会被其划入‘坏国家’的范畴,如今美国在对待俄罗斯和中国的时候,这种做法尤为明显。”吕德斯以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的做法为例予以详细阐述。

  他指出,早在新冠疫情暴发前,美国政府就已经“盯上”了中国。当疫情暴发后,美国政府很快就使用“武汉病毒”“中国病毒”这样的称呼,同时还借由所谓的专家之口,抛出了“病毒来自中国的一间实验室”这样一个用于宣传的“由头”。

  吕德斯强调,特朗普政府向新冠危机“宣战”,其首先对抗的却并非病毒,而是中国,这正是为了掩盖美国政府的抗疫不力——到2020年底,美国已有35万人死于新冠、超过2000万人被感染,“几乎没有第二个国家在遭到大流行病侵袭时表现出如此的无能”。

  他指出,为了挽救大选选情,特朗普团队找到纽约的奥唐奈合伙公司(一家公关公司),后者于2020年4月向美国共和党人提供了一份长达60页、关于如何利用新冠疫情抹黑中国的“宣传手册”,其核心信息便是“不要为特朗普辩护,而是去攻击中国”。

  吕德斯形容美方的做法是将“病毒用作武器”:特朗普当时一再向世卫组织和本国情报机构施压,要求找到能够证明“病毒来源于武汉实验室”的“证据”。而事实上,美国CNN也指出,之所以寻求让“中国为疫情负责”,其目的就是要将人们的关注点从特朗普应对疫情所犯下的错误中转移开。

  事实上,特朗普团队为共和党人准备的上述“宣传手册”还包括将中国新疆正在发生的事情描述为“纳粹集中营”——这完全是瞄准基督教保守派这一共和党主要选民群体的痛点。同样被用来炒作的还包括芬太尼问题。

  在这一背景下,吕德斯回顾了西方当前这一波反华浪潮的由来——2020年5月,特朗普政府开始大规模发动舆论攻势、操纵民意,而大西洋另一端的德国等盟国亦很快跟随了美国的论调。“这就像在妖魔化伊朗或俄罗斯时所发生的那样,提供的不是事实依据,而是去塑造一个敌对的形象,再借助‘公关’手段以推行其自身的议程,即维护美国的优势地位。”

资料图:当地时间2021年1月20日,美国华盛顿,特朗普登上“海军陆战队一号”总统专用直升机。
资料图:当地时间2021年1月20日,美国华盛顿,特朗普登上“海军陆战队一号”总统专用直升机。

  特朗普走了,“美国优先”还在

  吕德斯用“吹哨人”阿桑奇的例子揭示了美国的虚伪和双重标准。他指出,阿桑奇倘若有俄罗斯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所得到的舆论关注、热情声援和各大媒体总编辑集体同情的一半,那么他早就已经脱离了英国的监牢,也不用遭到健康被摧毁的打击。他指出,这都是为了杀一儆百,阻吓那些批评美国这一帝国的记者们、且确保他们能够被无情地引渡至美国。

  考虑到美国的帝国本质,吕德斯提醒人们,特朗普入主白宫不是一场意外,而拜登上台后的美国政府倾向于在公关手法上进行大修,但在实际政策层面却仍然是“美国优先”的一套。

  针对美国和西方双重标准的问题,记者就此向吕德斯指出,考虑到奥地利和瑞士都出台了禁止穿戴蒙面罩袍的法规,为什么同样的做法,在欧洲被称为“去极端化”,到了中国新疆议题却被称为“种族灭绝”?而当西方报道特朗普支持者冲击美国国会大厦时使用“恐怖分子和暴徒”来形容,在报道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遭暴徒冲击时却声称这是“和平示威者”,这又是何故?

  对此,吕德斯回应称,在那些亲西方的国家发生的侵犯人权的行为,西方政界和媒体只是轻轻带过,而那些在西方看来与自己不属于同一阵营的国家,哪怕是纯属内政层面的事务,也会被以“人权”的名义大加挞伐。

资料图:5月6日下午 ,保持社交距离的人们坐在柏林博物馆岛旁的詹姆斯· 西蒙公园绿地上休憩。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彭大伟 摄
资料图:5月6日下午 ,保持社交距离的人们坐在柏林博物馆岛旁的詹姆斯· 西蒙公园绿地上休憩。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欧洲必须走出美国阴影 中国应坚定走自己的路

  正如《伪圣美国》副标题所言,吕德斯希望该书的目标受众——德国人和欧洲人能够走出美国的阴影。他指出,美国是一个衰落中的世界强权,欧洲必须向自己提出的问题是,在一个处于变化中的世界里,要如何才能捍卫自身的利益。“我们无法承受长期扮演华盛顿‘小兄弟’的代价”。

  他呼吁德国人和欧洲人不应对拜登上台后的大西洋关系抱有幻想,因为“像二战结束以来的任何前任美国总统一样,为了确保自身的统治地位,拜登也会不惜在全球范围内动用军事和情报力量、必要时还会发动战争”。他警告称,德国和欧盟如果今后仍不能在面对美国时增强自身的分量,那么它们从战略上便沦为了美国“摇摆州”几百或几千名选民生杀予夺的对象。

  “欧洲——特别是欧盟——不应该在美国和中国发生冲突时选边站。布鲁塞尔、柏林、巴黎和伦敦都应深思熟虑,应与中美都维持良好的关系,同时试着调停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疑窦。任何一边倒的定位在政治上都是不明智的,在经济上更是有害。”吕德斯表示。

  在美国的舆论攻势下,中国应如何向欧洲增信释疑?吕德斯指出,多数欧洲人并不了解中国,他们不熟悉中国历史,对欧洲列强和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的殖民主义行径所留下的百年屈辱更是所知甚少。在他看来,中国领导人思考问题时着眼长远,“一带一路”倡议便有这样的眼光。“要消除对中国的偏见和无知,也需要类似的长远规划。”他认为,软实力对于改善中国形象大有裨益,中国不妨打造自身的“好莱坞”,让中国电影在世界市场上占有更大份额。此外,扩大文化和科学领域的交流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为此需要简化签证发放的难度——许多中国人到访过欧洲,但到访中国的欧洲人仍然有限。“调查显示,多数欧洲人希望与中国的关系能够得到良好发展,对中国人也没有成见,这是双方提升关系水平的良好基础。”

《伪圣美国》封底。彭大伟 摄
《伪圣美国》封底。彭大伟 摄

  《伪圣美国》封底选用了一幅2021年1月特朗普支持者暴力闯入美国国会大厦的著名照片。谈及这一画面的隐喻,吕德斯指出,美国是一个衰落中的超级大国,而中国则正在崛起,华盛顿为了对抗衰落的趋势,便在政治、军事和经济上不断向中俄等国施压。“美国政府寻求的是对抗而非对话。面对这种做法,最佳的策略是任何时候都不要被其挑衅所干扰,而是坚持走自己的路。”(完)

【责任编辑:梁异】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21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