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首页中华文化

上海芭蕾舞团原创舞剧《长恨歌》伦敦成功首演

2016年08月19日 13:39   来源:文汇报   参与互动
字号:
在有上百年历史的伦敦大剧院里,白居易笔下的帝王爱情以当代芭蕾面貌呈现,伦敦观众纷纷赞叹上海芭蕾舞团的演出“太美好”。(陈伦勋
    在有上百年历史的伦敦大剧院里,白居易笔下的帝王爱情以当代芭蕾面貌呈现,伦敦观众纷纷赞叹上海芭蕾舞团的演出“太美好”。(陈伦勋 摄)

  本报伦敦8月18日电 “你就看着我征服伦敦吧”,狄更斯小说《远大前程》女主人公艾丝黛拉的这句台词,对刚满20岁首次登台伦敦的戚冰雪再合适不过。当地时间8月17日晚,这位第五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金奖得主和她的“爱人”———唐明皇扮演者吴虎生,完美演绎了芭蕾舞剧《长恨歌》,在伦敦大剧院收获了十余次谢幕和全场观众长久的掌声。

  这部以世界语言讲述中国故事的原创现代作品,是上海芭蕾舞团继现代芭蕾作品《简·爱》在英国首演3年后,再度以“中国上海原创芭蕾舞剧”的标签,令伦敦观众倾倒。

  这部由上海芭蕾舞团和上海大剧院联合制作,得到国家艺术基金、上海大剧院艺术中心艺术发展基金鼎力资助的作品,在17日首演后,还将连演4场。

  开演前3小时首场演出门票售罄

  当地时间17日早上9点,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拿到每日更新的票房销售数字:前一天伦敦大剧院各售票网点共售出《长恨歌》门票252张;下午4点半,剧院方再次来电告知:首场门票除二三楼部分封闭区域和少量赞助商预留票之外,所有有效座位已全部售完。辛丽丽笑了,因为她知道,此次伦敦之行得到了上汽集团等多方赞助,而经典艺术如芭蕾作品的世界巡演,票房收入只是效益指标之一,但伦敦市场的认可在欧洲乃至全球演出市场无疑是有标杆意义的。

  伦敦大剧院是伦敦规模最大、享誉世界的剧院之一,共有2359个座位,是英国国家歌剧院和英国国家芭蕾舞团的驻地剧院。

  伦敦大剧院年轻的执行总裁波洛克女士对上海芭蕾舞团的首演成功甚至比辛丽丽更激动。这位前麦肯锡高管的眼光并没有停留在票房数字上,她看到的是首演日出现在剧场内的那些人:从莫斯科、阿姆斯特丹和耶路撒冷专程飞来看首演的演艺经纪公司代表,还有来自英国皇家芭蕾舞团、英国戏剧表演学院的多位业内重要人士。她说:“今夜实在令人兴奋,上海+当代+芭蕾这几个元素能够融合呈现,这本身就是巨大的成功。我已经在期待下一个作品以及与上海艺术家们的更多合作。”

  首演落幕后,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专门来到后台向演员们转达了俄罗斯大使雅科文科的原话:“请代我转达对中国艺术家的敬意,我聚精会神地看完了全场,你们非常出色!”

  中国大使馆文化参赞项晓炜虽然经常看演出,但在伦敦大剧院观看中国当代芭蕾却是第一次。他说,上海大剧院艺术中心这次“文化走出去”项目的幕后同样精彩:“一部当代原创新作来到伦敦,背后有政府资金的牵引、有市场资金的补充,有英国票房市场的销售,几个方面有机组成多种杠杆,这对中国文化‘走出去’做出了非常有意义的探索。”

  这个爱情故事美得让人心碎

  3年前惊艳伦敦的《简·爱》改编自英国经典文学作品,伦敦观众不难看懂。这一次的 《长恨歌》 源自古老的中国诗歌,英国观众能懂吗? 没想到记者刚刚抛出问题,就被热情的观众“围攻”了:“这个爱情故事美得让人心碎”“音乐古老又现代,非常特别”“太喜欢了,请问有没有DVD出售”……

  在伦敦工作的格兰特小姐十分热爱舞蹈,她看了刚刚结束伦敦巡演的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巴黎火焰》,也买好了9月份即将上演的美国艾文艾利现代舞团门票。她说:“俄罗斯芭蕾优雅精湛,十分传统;艾文艾利完全是现代舞,我都喜欢;上海芭蕾舞团的这个作品完全超出我的想象,它如此中国又如此当代,演员们水平很高,太惊喜!”

  谢幕时全场观众长时间的掌声告诉辛丽丽和编导帕特里克,这一次艰苦卓绝的艺术“冒险”成功了。数年前在《简·爱》后期打磨修改期间,帕特里克在上海外文书店偶然翻阅到一本薄薄的小书———英文版《长生殿》,当他读到唐明皇深深思念杨贵妃的段落时,心想:“这是芭蕾啊”,这念头挥之不去。于是向辛丽丽提议改编创作舞剧。辛丽丽也曾担心外国编导能讲好中国故事吗? 帕特里克反问她,难道全世界只有英国人能理解《罗密欧与朱丽叶》?于是,围绕爱欲、孤独、思念这个主题,这支团队开始了艰苦的创作、排演和打磨。从这个意义上说,《长恨歌》跳的是芭蕾,更是上海乃至中国艺术院团对“中国故事国际表达”的认真思考、大胆探索。

  是时候让世界认识他们了

  来自德国的编导帕特里克曾与包括大师贝嘉在内的多位顶级舞者合作,为欧洲多个名团编演节目。在《长恨歌》的主创名单里,还有来自印尼的世界著名室内设计大师嘉雅·依布拉欣担任舞美设计,法国巴黎歌剧院明星演员阿涅斯·莱特思图担任服饰设计以及来自法国的詹姆斯·安劳德担任灯光设计……从世界各地、各个艺术领域甚至是跨界加入的艺术家们齐聚上海,为这部作品注入了国际化的艺术元素。

  但帕特里克最为看重的还是吴虎生、赵涵冰、张尧、张文君等这批和他在排练厅里相伴4年的青年舞者。“吴虎生是我合作过的最棒的男演员之一,即便在全世界范围看,他都是顶级的。”帕特里克说:“这一次是时候了,让英国为他、为上海芭蕾欢呼吧。”

  帕特里克做到了。首演中,无论是吴虎生的独舞还是爱情双人舞片段,剧场内的气氛静谧之极。舞段中有很多跪、拜、蹦跳动作,急速运动和瞬间骤停———“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舞段仿佛电影快慢镜头交织,这样的舞台效果的实现完全建立在平日炼狱般的苦练上。

  好演员是“虐”出来的,技术上和艺术上都经历着层层磨练。帕特里克曾经这样表达他对吴虎生的欣赏:“我一次次在他的灵魂上撕出伤口,还要一次次在伤口上伸进手指去,撒点盐。”就这样,这支年轻的团队将舞蹈作品的艺术性和感染力推向了新的高度,推到了英国乃至世界舞台聚光灯中心。(邢晓芳)

【编辑:郭晓倩】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04340号-12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315039 举报邮箱:huaren@chinanews.com.cn

Copyright©2003-2024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