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中华文化

索尼娅:一个致力于改变西方对华偏见的法国人

2017年11月18日 14:24   来源:人民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索尼娅·布雷斯勒与她新出版的新疆行记(摄影:何蒨)
索尼娅·布雷斯勒与她新出版的新疆行记(摄影:何蒨)

  “法国人是世界上最叛逆的民族,如果你能说服他们,就能说服所有的西方人。”索尼娅用半开玩笑的口气和我说。我认识索尼娅·布雷斯勒(Sonia Bressler)已经有好几年,最初是从朋友那里听说这位曾经三次深入西藏旅行、还出版了两本关于西藏的文集——并且都被翻译成中文——的法国人。索尼娅的梦想和信念之一,就是改变法国人顽固的成见和认知习惯,其中包括他们对中国的偏见。她的《深入西藏之旅》已经由中国外文出版社出版中文版和英文版,另一本书《发现西藏》由法国东方书局与浙江出版集团联合出版。这两本书中,索尼娅像一个人类学家,从对中国文化一无所知、带着西方人的眼光,到用亲身经历去感知今天的西藏,最终与这片土地结下深厚情谊,从此致力于向西方人讲述她眼中那个更加真实完整的西藏。

  索尼娅的信念大概与她的个人经历密切相关。她早年获得法国高等师范学院希腊哲学深入学习文凭(类似我们的硕士学位),之后在巴黎十二大获得哲学与认识论博士学位。从1997年开始,她就为法国《人道报》、《新观察家》等媒体撰写稿件,并且游历了不少亚洲的地区与国家,例如中国的西藏、新疆、甘肃,亚洲的日本、印度、尼泊尔、印度尼西亚等。要约索尼娅并不容易,她非常忙,每周不仅有满满的教学安排,还有写作和出版计划,因为今年她成立了自己的出版社。在索尼娅的个人博客里,她用一张类似星系的布局图来介绍自己,从兴趣到职业一目了然,让你明白这绝对不是一个掉书袋的哲学家。相反,对认识论的偏爱让索尼娅对人类理解世界的方式好奇,也给了她看待“他者”的另一种方式。现实中的索尼娅,身体力行地打破各种偏见,并且通过各种可能的渠道,影响与她有交集的人们。

  索尼娅有一种非常特别的表达方式:她给人天生的亲切感,温和健谈,天然质朴,但她的个性却能让你时刻感受到。例如,她在大学教传播学的硕士课程,每个学期开课时,她从不刻意介绍自己,而是直接开始给大家讲课。这样下来,每到第三、四节课,一些学生就会按捺不住,质问她为什么不像其他老师那样,上来就开门见山的介绍、甚至吹捧一番自己?对此,索尼娅总是很镇定,她表示无意于向人刻意展示自己的经历,如果对她感兴趣,有关她的信息都在个人博客上,随时可以查到。索尼娅认为,一名老师即便再出名,如果课上的没意思,那也很遗憾。相反,如果学生对课程内容非常感兴趣,那么老师的成就也就自然而然的实现了。索尼娅显然是后者,事实也证明,她的学生非常喜欢她的课。

  索尼娅告诉我,在她教学的学校里也有许多年轻的中国学生,曾有一次,一名中国学生找到她,表示自己来到法国后,发现自己曾经了解的关于西藏的知识好像都不对。对此,索尼娅语重心长的回答了这名中国学生:“你要注意自己说的话,因为这未必是你内心的想法,而更多的是来自于你所在的社会或团体给你的压力,因为你渴望融入学校,融入当地,所以你才会认为自己曾经认识的是错的。”更重要的是,索尼娅强调,那些渴望融入法国的年轻中国学生并不了解法国社会的历史,更不知道法国人为什么会对中国抱有偏见,因为这些年轻人还来不及提出问题,他们才会急于接受法国人灌输给他们的想法,抛弃自己曾经的认知,这样的结果,就是这些年轻人突然发现他们不知道如何把握自己的立场,不知道如何看待自己的国家。研究认识论的索尼娅深知,法国人的观点未必都对,但年轻的中国学生并不能意识到这一点,这才是问题所在。

  索尼娅的梦想之一,是能够开设一门专门教授如何理解“他者”文化的传播学课程。目前,她在自己的教学中已经开始实验。在她看来,理解“他者”,就是要学会通过事实去理解问题。索尼娅比较难以接受的是,法国人在批评中国时,总是忘记这是一个人口近乎14亿的国家。“如此庞大的人口和领土,多样化的民族文化与地区差异,这些是法国人想也不想的”,她感叹道。许多法国人对中国并不了解,仅仅根据媒体的立场,对中国抱有负面印象,这也是她致力于要把自己在西藏、新疆和甘肃的所见所闻用文字记录下来并出版的原因。在《发现西藏》一书中,索尼娅谈到当地的双语教育让年轻的西藏人对未来有更多想法,不再只是选择务农或当喇嘛,这说明发展教育正是尊重文化的见证。此外,索尼娅也以人类学的好奇心,记录下西藏如何在工业化与农业并行的道路上面对发展的挑战,其中包括如何解决传统与现代化的矛盾,这正是世界上许多地区都会经历的过程,却被西方刻意特殊化理解了。

  然而,索尼娅的信念也遭遇过很多挑战,当她带着西藏旅行的书稿去找出版社时,很多法国人都让她吃了闭门羹,仅仅因为她呈现的是一个不符合法国人“想象”的西藏。索尼娅给我举了一个例子,她曾向一个法国出版社投稿,尝试争取这家出版社提供的奖项,然而得到的结果竟是,这家出版社告知,未来不再接受任何来自她的书稿。索尼娅平时也关注有关中国的出版物,多年以来,她一直在购买各种与中国相关的法文著作,但她惊讶的发现,至今为止,她买到的书籍几乎都是批评性质的。法国出版界的封闭状态最终让索尼娅决定成立自己的出版社,并且取名为“丝绸之路”,她希望能借助这个平台,让与她类似的声音能够有机会打破冰冻,浮现出来。

  教课、写作、出版,这就是索尼娅每天的生活,充实而忙碌。记得两年前,我曾在巴黎与她喝过一次咖啡,那时她也感叹法国社会的封闭与对中国的偏见,言语中似乎有一些失落。如今,随着教学任务加重,工作更加忙碌,我反而觉得她自信和轻松了许多,也许恰恰是在与年轻人的接触中,她感受到了潜移默化改变的可能。就像她对那名中国年轻学生说的那样,不要因为渴望被法国社会认可,就急于抛弃自己曾经的认知。同样的,对于法国学生,索尼娅会用言传身教的方式让他们感受不一样的中国。例如,最近她带班里的法国学生参观中国驻法国大使馆,这些年轻人一开始并不在乎,甚至不感兴趣,然而在亲自参观了修缮一新的大使馆官邸后,无不跃跃欲试欣喜不已,有的学生感叹使馆工作人员的法语说得极好,有的人被大使馆的建筑与装潢震撼,有的则被讲解员漂亮的衣饰吸引。索尼娅看着这些法国年轻人的转变,感到很满意,在她看来,体验就是最好的教学。确实,就像许多人说过的那样,如果你曾经来过中国,你就会爱上这里。也许制造体验,才是改变观念最有效的方法。(何蒨)

【责任编辑:周兆军】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7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