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中华文化

古老中药砒霜、雄黄的前世与今生

2018年03月29日 16:40   来源:成都商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古老中药砒霜、雄黄的前世与今生

  第十期本专栏由刘松山医生每周四发文

  刘松山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血液科 主任

  主任医师/教授、四川省拔尖中医师

  过去,砒霜一直被视为“毒药之王”,闻之令人胆寒。如今,砒霜却成为中医给世界医学奉献的“瑰宝”——砒霜在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上的成功,让它成为这类疑难急性白血病的救命良药。从“夺命”到救命,砒霜“化腐朽为神奇”,背后既有千年中医药文化的贡献,又包含现代医学对中药的创新,值得中国人骄傲。

  北宋《开宝详定本草》、明朝《本草纲目》均记载砒霜有毒,“少量内服可致死”。实际上,砒霜是一味古老中药,可用于皮肤病、梅毒,但临床需慎之又慎。

  上世纪七十年代,东北林甸县一位民间老中医有张治癌症的验方,用于白血病等多种癌症。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中医科张亭栋主任将之重点用于白血病,经多年摸索、筛选,发现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也称M3)疗效最好,关键药物就是处方中的砒霜。随后,治疗ALP的标准药物“注射用三氧化二砷”问世了,三氧化二砷就是砒霜的主要成分。

  APL曾是病情凶险、进展迅猛、早期死亡率高的血癌,确诊之时多已异常危重。当时欧美国家的治愈率不足30%,国内仅10%左右。静脉砷剂问世后,与应用于临床的全反式维甲酸组成双诱导方案,提高了诱导缓解的成功率、降低了复发率,是当今全球治疗APL的标准方案和王牌之师,APL的5年生存期也一跃升至95%以上,成为东方传统中医学与西方现代医学结合的典范,翻开了人类治疗恶性血液病新的篇章。

  1996年美国血液年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陈竺介绍张亭栋:“在砷剂治疗白血病的道路上,请不要忘记这位中医专家,正是他的发现,才有了今天APL的成就。”世界著名杂志《科学》发文称:“古老的中医学绽放出新的光彩”。

  2015年,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授予张亭栋100万元的“求是杰出科学家奖”,奖励他在砒霜(三氧化二砷)治疗APL上的贡献。

  中药治疗APL,还有另一“功臣”雄黄

  雄黄也是一种矿物类中药,主要成分硫化砷,含有汞,内服有毒。中医古籍记载雄黄外用治疗皮肤病,但内服有毒。

  1997年美国血液学年会上,血液界泰斗陆道培院士团队报道了雄黄提纯后的四硫化四砷治疗APL获长期缓解。而以口服砷剂雄黄为主要成分的中成药复方黄黛片,是唯一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临床肿瘤学杂志》等国际临床医学杂志发表成果的中成药。作为标准用药,复方黄黛片刚写进2018年版的中国APL诊疗指南。

  雄黄与砒霜都是其中的砷剂起了作用,前者的代表是口服砷剂复方黄黛片,后者的代表是静脉砷剂三氧化二砷,在APL治疗上殊途同归,都针对APL的病根PML/RARα融合基因,实现精准的分子靶向治疗。

  砒霜和雄黄,在对决最具代表性的血液肿瘤APL时,联袂上演了“以毒攻毒”的大戏,展示了古老中药的迷人魅力和巨大威力!

  有人说,静脉用的三氧化二砷和口服用的雄黄制剂都是有效成分的提纯,已算不上中药而应该是西药。对此观点我是这样看的:“静脉砷剂和口服砷剂,不过是纯化的砒霜和雄黄。如果没有这两味中药的研发和应用,世人至今可能还无法找到开启APL之门的金钥匙。”

  从植物类中药黄花蒿提取的青蒿素帮助了万千疟疾患者,从矿物类中药砒霜、雄黄提取的砷剂帮助万千APL患者。研究表明,从动物类中药水蛭提取的水蛭素,在血栓性疾病中崭露头角……这些从传统中医药学中获益的鲜活案例,似乎预示着,在临床医学面临困境的今天,现代医学或许能从中华民族千年医药宝库中,得到医学创新与突破的灵感和启发。

【责任编辑:张金杰】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