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首页中华文化

旅法长笛演奏家田萌:做中法音乐教育的使者

2018年07月02日 11:09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6月8日,中法文化艺术交流协会聘任田萌(右)担任协会副会长。田萌在接过会长钱美蓉女士向她颁发的聘书时表示,将尽全力为中法文化艺术交流贡献自己的力量。(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由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雪峰 摄)
    6月8日,中法文化艺术交流协会聘任田萌(右)担任协会副会长。田萌在接过会长钱美蓉女士向她颁发的聘书时表示,将尽全力为中法文化艺术交流贡献自己的力量。(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由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雪峰 摄)

  中国侨网7月2日电 据《欧洲时报》报道,近日,法国中法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开启了第十次访华之旅。新闻发布会上,年仅28岁的田萌被聘为协会副会长。而在此之前她就已经获得了另一个让她更具成就感的身份-葡萄树中法音乐教育的创始人。

  叩响法派长笛演奏大门

  田萌自中学开始学习长笛。2008年,她拿到全额奖学金赴法国杜埃国立音乐学院长笛专业学习。在那里,她的专业水平得到迅速提高。从18岁到20岁,田萌在杜埃这座小城市里开启了法派长笛演奏法的启蒙阶段。

  两年之后,成绩优异的田萌已达到毕业水平。但就在此刻突生变故,家中难以继续承担她在国外生活学习的费用。“母亲建议我早些回国就业”,田萌回忆到,“但那时的我深知专业上仍有很大差距,音乐方面的追求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于是我告诉自己:我不能走”。

  6月23日,长笛初学者宫泽在田萌指导下练习曲目。他说,“葡萄树中法音乐教育”是他经过对20多个长笛培训机构逐一对比之后才做出的选择。(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由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雪峰 摄)

6月23日,长笛初学者宫泽在田萌指导下练习曲目。他说,“葡萄树中法音乐教育”是他经过对20多个长笛培训机构逐一对比之后才做出的选择。

  2010年,在老师的推荐下,田萌考取了92省大巴黎国立音乐学院并获得专业演奏家文凭。

  从宁静的杜埃到繁华的巴黎,田萌感受到了自己在专业上的差距。好不容易两年才建立起来的自信一下子就被击了个粉碎。“好像是从鸡头变作了凤尾”,田萌说,“失落,但也暗自庆幸,因为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也看到了自己的努力方向”。

  一边是来自生活的压力,另一边是对艺术的渴求。当时只有二十岁的田萌兼顾学习与打工,“累,但从没觉得苦,反而感觉日子过得特别有‘奔头’”,在巴黎生活的四年里,即便假期很多,但田萌却从没睡过懒觉。吹奏长笛需要保护双手,因此她选择做些导购、翻译类工作,“穿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一站就是一天”。下班太晚,打车太贵,虽然双腿已经酸痛难忍,但田萌仍坚持走路回家。“每天的工作和学习时间得有十七八个小时”,田萌笑称,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给自己放天假,美美地睡个懒觉。

  通过脚踩海绵球来练习腹肌运气,这是田萌在多年的长笛吹奏过程中自己总结出的练习方法。她说,这种方法对吹奏长笛的女性作用尤其明显。(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由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雪峰 摄)

通过脚踩海绵球来练习腹肌运气,这是田萌在多年的长笛吹奏过程中自己总结出的练习方法。她说,这种方法对吹奏长笛的女性作用尤其明显。

  乐观、单纯、要强的田萌很快结交了许多法国朋友。而她的努力也让老师对她刮目相看,无论是在专业上还是在生活上都对她格外照顾。田萌回忆说,“每次到老师家中额外上课,老师不仅不收费,还给我做午饭吃。”

  在巴黎的四年的时间里,田萌不仅得到了更专业的指导,还沉浸在巴黎音乐、绘画、建筑等各种艺术的熏陶中。人文相通,这些艺术熏陶让田萌开阔了视野,也让她对长笛演奏方法有了更深理解。

  依依不舍,学成归国

  从18岁到25岁,田萌只回过两次中国。她把最美好的时光留在了法国,也对这个充满艺术氛围和浪漫气息的国度满怀留恋。

  2015年春节前夕,爷爷打来电话,询问田萌能否回家过年。此刻的她正在办理长期居留签证申请,按照规定,半年内不得离法。然而,爷爷的问询里充满了恳求与期望。本就无法拒绝爷爷的她恰恰在那段时间经历了巴黎接连发生的多起枪击案,家人的担心也让这个独在异乡的小姑娘多少有些害怕。

  面对回国还是继续留下来的抉择,田萌难分难舍;然而当她下定决心说出再见的时候,却不再犹豫了。临走前三天,她跟同学、朋友甚至每一个认识的人拥抱告别,开始收拾七年来行李。“最后三天都没有合眼睡觉”,田萌说,“明明舍不得离开,偏偏却又归心似箭。”回中国的一切还是未知,但她知道,自己的这段求学岁月结束了。

  临行前,老师送给田萌一份特殊的“礼物”——100首专业曲谱,并再三叮嘱田萌回国后一定要坚持练习、继续演奏,把这几年的所学在中国以致用。

  留法八年,田萌已经熟悉了这里的一切,饮食、交通、环境、做事方式……突然的回归让她感到不适应,“我总是需要一个缓冲,所以刚回来的那段时间经常早上醒来不知道自己在哪”,田萌坦言自己不是一个能够迅速接受变化的人。

  田萌用“懵”来形容当时的状态,“我只是想从专业角度出发,把所学有一个很好的运用,但具体应该怎么去做我从来没有过规划”。有理想而不刻意,无规划而不盲从,用现在的说法,这个有些“佛系”的海归选择一步步先走好眼前的路。

  春节后,田萌参与了一项全国性的艺术普及网络课程录制工作。通过这个平台,她把自己多年来在法国所学传给更多中国爱好者。“这和我回国发展的初衷是一致的,因此越做越感兴趣。”很快,田萌的专业和严谨得到了主办方的认可,完成长笛的课程录制之后,她被聘为整个课程项目的艺术总监,器乐、声乐等所有音乐课程的录制质量都由她来把控。

  2015年底,田萌完成网络课程录制后进入剧团工作。

  做中法音乐教育的使者

  剧团的演奏工作占据了田萌的绝大部分时间,“这样的作息让我无法去做一个跟欧洲音乐学院课程体制同步的、有法国特色的培训,这与我最初的理念是相违背的。”而此前长期的过度劳累、饮食作息不规律也让疾病慢慢缠上了田萌。2016年,田萌被严重的胃病和反流性食管炎击倒,剧烈的疼痛让她无法坚持工作。

  辞掉剧团的工作后,田萌一边休养身体一边考虑自己的未来。“那几个月我想了很多事情,”田萌说,“想来想去,还是要跟随自己的意愿,坚持初衷”。

  2016年6月,田萌成立了属于她自己的工作室。空间虽然不是很大,但她收拾得井井有条,屋里摆满绿植。她给这个小小的工作室起了个充满生机的名字:葡萄树。

  田萌说,有些学生很努力,但学习效果并不尽如人意,演奏姿势不正确就是其中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在教学过程中,她特别强调演奏姿势的正确。(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由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雪峰 摄)

田萌说,有些学生很努力,但学习效果并不尽如人意,演奏姿势不正确就是其中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在教学过程中,她特别强调演奏姿势的正确。

  对田萌来说,这个小小的工作室仅仅是她实现初衷的一扇窗口,她并没有想过葡萄树未来会成为什么样子,但葡萄树的发展之快完全出乎她的意料。随着学生越来越多,工作室的经营模式已经难以满足需求。

  回忆起这段日子,田萌曾被人诟病“不懂品牌宣传”,明明有很好的机会去赚更多的钱,却被她一次次浪费掉了。但在她看来,立足音乐,做好内容,这才是最重要的。

  2017年1月,田萌与好友成立“葡萄树中法音乐教育”,开始做连锁教育机构。她亲自担任艺术总监,先后招聘了十多名专业老师,其中一多半都具有留学背景。

  刚上小学的傅靖雅跟随田萌学习长笛已有将近一年时间,从完全不懂开始,到现在她已经能够吹奏多首曲谱。在傅靖雅的妈妈李女士看来,相比孩子取得的进步,打下扎实的基础才更重要。“课程模式非常先进,”李女士说,当初选择田萌正是看重她的专业背景,“更难得的是,田老师懂得如何跟孩子更好地沟通交流,对待不同特点、不同年龄的学生,她总有不同的教学方法”。

  在挑选老师一向“高标准严格要求”的宫泽看来,田萌“因地制宜”、“因人而异”的教学方法是他跟随田萌学习的关键因素,“比起钢琴和声乐,中国的长笛培训机构并不多,我在大众点评上将20多个长笛培训机构的简介、教师资历以及教学视频都逐一仔细看过后才选择的田萌”。今年25岁的宫泽现在在北京实习,3月时他跟田萌和长笛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试课以后我发现,她(田萌)的性格我很欣赏,教学理念(我)也很认同。虽然我学长笛的时间并不长,但通过她(田萌)的指导和我自己的努力,我是能看到我自己的进步的”,宫泽对记者说道。

  田萌说,她下一步的打算是把品牌做好,但是会留心在专业上,正如她在被聘为中法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副会长时所说,“将尽全力为中法间的音乐教育交流贡献自己的力量”。

  “我现在给自己的身份定位是演奏家和老师”,田萌说,“而我的所做可以定位为‘音乐教育产业’,这是我的初衷,也是我的追求”。

【责任编辑:李明阳】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8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