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问 | 郭磊:从冰嬉盛典到冬奥盛会,中国冰雪运动走过怎样的历程?-中国侨网

  • 设为首页

东西问 | 郭磊:从冰嬉盛典到冬奥盛会,中国冰雪运动走过怎样的历程?

2022年02月08日 07:3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东西问)郭磊:从冰嬉盛典到冬奥盛会,中国冰雪运动走过怎样的历程?

  中新社北京2月7日电 题:从冰嬉盛典到冬奥盛会,中国冰雪运动走过怎样的历程?

  作者 郭磊 奥林匹克文化研究专家、体育收藏家

  说起夏季奥运会,人们非常熟悉田径、球类等项目,但冰雪运动项目同样非常有意思,冬季奥运会作为这些冰雪运动项目争奇斗艳的舞台,对冰雪运动迷们有着强大号召力。虽然现代冰雪运动项目源自西方尤其是欧洲,但中国自身也有悠久的冰雪运动历史,其中冰嬉就是很重要的形式。从古代的冰嬉盛典到如今举办冬奥盛会,中国冰雪运动走过的历程,见证了冰雪文化的不断发展与丰富。

  冰嬉:清朝国之盛典,见证国运兴衰

  冰嬉亦称冰戏、冰技,是一种包含多种运动项目的传统冰上运动形式,萌芽于中国古代北方民族冬季生产生活实践,形成于明末清初。

  《满文老档》记载,1625年努尔哈赤在辽阳太子河上举办了冰上运动会,有冰上蹴鞠、冰上等距离跑等项目,男女都有参加。

  1642年,皇太极在盛京浑河河畔也举办过较大规模冰上蹴鞠活动,并邀请朝鲜世子一同观看,加入了对外交往功能。

  康熙朝国力强盛,史料记载当时还有冰上蹴鞠活动,地点在西苑太液池(现在的北海、中南海),那时这一带也已有了冰床。冰床可理解为一种冰上交通工具,一些雅士还会坐在冰床上娱乐。

  到乾隆朝,乾隆皇帝则希望通过冰嬉练武。凡参加冰嬉盛典者均有奖励,成绩特别好的额外奖励。乾隆十年(1745年),冰嬉作为国家典制定下来。乾隆皇帝首先提出了“冰嬉”一词,亲自写下《御制冰嬉赋(有序)》。为统一群臣思想,他还让十三位大臣写下了应制赋。其中,嵇璜应制赋里那句“本水战之余技,赐嘉名以冰嬉”,也印证了“冰嬉”一词为乾隆所创。

  从乾隆十年正式确立冰嬉制度,至道光十九年腊月廿三(1840年1月27日)最后一次阅视冰嬉,这项中国历史上由皇帝亲自倡导的冰上盛典绵延了94年。冰嬉被乾隆皇帝钦定为“国俗”,形成每年阅视冰嬉的制度。冰嬉一词始被宫廷和民间广泛接受,成为中国北方冰上运动的总称。

  乾隆皇帝还要求画师将冰嬉场面画下来。故宫博物院现藏有张为邦、姚文瀚合绘《冰嬉图》卷与金昆、程志道、福隆安合绘《冰嬉图》卷。

2021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国家会议中心展区,一位参会者在故宫博物院展台观看结合数字技术进行展示的《冰嬉图》。<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侯宇 摄
2021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国家会议中心展区,一位参会者在故宫博物院展台观看结合数字技术进行展示的《冰嬉图》。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这两幅《冰嬉图》的最大差别在画面中央的“转龙射球”项目上:张为邦画中的这部分增加了很多人物和花样表演,但八旗走冰顺序跟金昆的《冰嬉图》一样。

  事实上,从乾隆《冰嬉赋》及很多史料记载,大多数的冰嬉盛典是分开检阅八旗,只有在一些重要活动上才会八旗合演。同时,很多人做这么复杂的表演,包括倒立、叠罗汉、耍中幡、舞刀弄棍等等各类民间百戏的内容,或许是乾隆的一种思想表达,并非真实场景。由此或可推断,乾隆认为金昆的《冰嬉图》没有表达透,才有了张为邦等人画的第二幅。

  嘉庆初年,乾隆皇帝作为太上皇,亲自检阅所有冰嬉盛典。嘉庆皇帝受此影响,几乎没有间断这一盛典。

  道光年间,受国力所限,越来越办不起大型冰上活动,但又不敢轻易裁撤。道光皇帝勉强办了几年,后就常以“春暖冰薄”为由不办,最后一次终于道光十九年腊月廿三,即1840年1月27日。此后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冰嬉盛典戛然而止。

  慈禧主政时期,特别是天津开埠以后,西方现代冰上运动传入中国。所以,现代冰上运动是从天津和北京传入中国的。光绪朝曾出现过“冰鞋之戏”,这时候的冰嬉盛典,在规模和场次上,都无法和乾隆朝相比。

  1894年年初,慈禧还在太液池举办了冰嬉盛典。当年甲午战争爆发后,冰嬉盛典彻底退出历史舞台。这段历史充分展现出,冰嬉作为中国古代冰上运动的集大成者,其发展脉络与国运国力息息相关。

  中国有足够冰雪文化自信迎接北京冬奥会

  了解冰嬉盛典在世界冰雪运动中的时间坐标,有助于更深入理解中国冰雪的历史。1742年,第一个滑冰组织爱丁堡滑冰俱乐部(Edinburgh Skating Club)在英格兰创立,此时是乾隆七年,皇帝已在太液池进行冰嬉试点;1892年,国际滑冰联盟(International Skating Union)在荷兰成立,此时慈禧太后已重启冰嬉。

不同时期的中外冰刀 受访者供图
不同时期的中外冰刀 受访者供图

  从冰嬉举办时间上,就可看出中国滑冰运动在世界滑冰运动中的历史坐标并不靠后。特别是新疆阿勒泰地区的岩画表明,中国是人类滑雪的重要起源地之一。中国完全有足够的冰雪文化自信。北京不仅是古代冰上运动的重要举办地,也是现代冰上运动最早传入中国的地区,还是民国时期各种各样冰上活动最丰富的地区。

  中国第一部介绍奥运会的专著出版于1930年。1928年,宋如海作为中国首位国际奥委会委员王正廷的代表来到阿姆斯特丹奥运会。他根据见闻和考察感想,1930年通过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我能比呀·世界运动会丛录》。该书开篇还通过照片介绍了1928年在圣莫里茨举办的第二届冬奥会。

1930年《我能比呀·世界运动会丛录》受访者 供图
1930年《我能比呀·世界运动会丛录》受访者 供图

  宋如海这样解释“我能比呀”的来历:“Olympiad原系古希腊运动会之名称,世界运动大会仍沿用之。‘我能比呀’虽系译音,亦含有重大意义。盖所以示吾人均能参与此项之比赛。但凡各事皆需要决心、毅勇,便能与人竞争。”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冰雪运动作为一项竞技活动真正系统性开展起来。有记载显示,1954年的北京百货公司青年文化服务部一个月就卖出2000多双冰鞋,北海、什刹海、中山公园、劳动人民文化宫等区域开辟的冰场总面积超过了10万平方米。

2022年1月22日,北京什刹海冰场雪后游人众多。<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盛佳鹏 摄
2022年1月22日,北京什刹海冰场雪后游人众多。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同年,当时的国家体委发出指示,全国有条件的地方都要开展冰上运动,于是华北、东北甚至西北各个城市都有了各种各样的冰上运动会。有条件的地方,利用天然湖泊形成的冰场来滑冰,没有条件的地方,相关单位划出一块空地,倒上水,自制冰场就开始玩冰。

  特别是要求北方学校的学生冬天尽可能上冰,把冰上运动作为体育锻炼标准的一项。从1953年开始,全国的冰上运动会开始举办,每到冬天,各地的一些小型冰上运动会也经常开展,这些举措极大促进了全国冰上运动的发展。

  中国参加历届冬奥会经历:从参与到崛起

  中国从1980年开始参加美国普莱西德湖冬奥会,这是中国在恢复国际奥委会合法席位后首次派团参加冬奥会。在开幕式入场式上,原中国速度滑冰运动员赵伟昌作为旗手举着五星红旗入场。

  当时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冰雪运动装备十分匮乏,一家日本公司为中国体育代表团提供了服装赞助。因为衣物上没有中国的标识,大家选择在左胸透明口袋里放上一枚从国内带去的国徽。

  当年,中国代表团将五星红旗展示在冬奥会现场就是胜利。因为和世界水平差距较大,中国的冰雪前辈在头几届冬奥会上很难获得好成绩,他们的目标也比较简单,就是在奥运赛场上打破全国纪录,自己跟自己比。

  1992年法国阿尔贝维尔第16届冬季奥运会上,叶乔波实现中国在冬奥会史上奖牌零的突破。2002年美国盐湖城第19届冬奥会上,中国运动员杨扬在女子短道速滑500米比赛中获得金牌,成为中国冬奥史上首位金牌获得者。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中国实现雪上项目金牌零的突破,韩晓鹏拿到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冠军。

2014年年索契冬奥会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决赛中,中国选手张虹以1分14秒02夺得金牌,这是中国冬奥会历史上首枚速度滑冰金牌。<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富田 摄
2014年年索契冬奥会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决赛中,中国选手张虹以1分14秒02夺得金牌,这是中国冬奥会历史上首枚速度滑冰金牌。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是中国目前夺金最多的一届,共拿到五块金牌,其中女子短道速滑队包揽了全部四枚金牌。2014年冬奥会在俄罗斯举行,中国夺得三块金牌,最大突破是速度滑冰项目,张虹获得了中国冬奥历史上的首枚速度滑冰金牌。

  2018年平昌冬奥会中国只收获一枚金牌,武大靖拿下短道速滑500米项目冠军。但这届有个非常好的现象,中国体育代表团在冰雪项目上开始全面开花,特别是一些在中国很年轻的项目上拿到奖牌,还有一些大众以前了解不多的项目也开始收获奖牌。这就为2022年中国体育代表团带来更多惊喜埋下了很好的种子。

2018年2月22日,在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决赛中,中国选手武大靖(右一)夺得金牌。<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宋吉河 摄
2018年2月22日,在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决赛中,中国选手武大靖(右一)夺得金牌。中新社记者 宋吉河 摄

  北京冬奥会将带来什么?笔者认为,带动超过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将是本届冬奥会留给奥林匹克的珍贵遗产。此外还有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及源于中华文明、蕴含中国智慧的口号:“一起向未来”。(完)

  作者简介:

  郭磊,奥林匹克文化研究专家,体育收藏家,在体育收藏界有“南周北郭”之称。出版有《清代冰嬉考》《冰鉴·时光里的冰上运动》《激励中国:新中国体育宣传画图典》等。中央电视台《艺术里的奥林匹克》《荣誉殿堂》等栏目嘉宾。

【责任编辑:梁异】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22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