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首页华侨华人

1911年墨西哥排华:清政府派军舰恐吓要求赔款(图)(3)

2015年05月14日 13:39   来源:环球时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程璧光陪同纽约市长William Jay Gaynor检阅海圻舰水兵。(环球时报)
程璧光陪同纽约市长William Jay Gaynor检阅海圻舰水兵。(环球时报)

  “五海”撑残局:甲午战争后清政府的海军重建

  经过中法、甲午两战,洋务运动耗费巨资建立起来的一支现代化海军,基本已经不复存在。

  甲午战争后,江南、马尾、大沽等造船厂已基本陷于停顿,只能勉强造些小吨位的运船、拖船等。据《中国近代海军史》一书,从1895-1911年的16年间,福州马尾船厂仅造舰艇5艘(运船、拖船、鱼雷艇),共计3585吨;江南船坞(1905年,清政府把江南制造总局划分为江南船坞和江南制造局),也只造了4艘几百吨的小炮艇,而且造船所用的原料、机器、舰船上所用的武器弹药都完全依靠外国买来的旧品。清政府造船工业基本上处于停滞瘫痪状态。甚至,如果继续造舰购炮,一定会招致“欲御侮而召侮”的谬论。

  在艰难中复建

  但是在湖广总督张之洞、两江总督刘坤一、新疆巡抚陶模等有识之士的努力下,海军在艰难中复建。1896年,清政府决定重建北洋海军,由总理衙门负责海军建设,后来又在陆军部设海军处。按照北洋大臣王文韶“逐渐经营,不求速效……北洋海防分别整顿布置、冀渐扩充”的精神,以恢复北洋舰队为主,补充其他舰队为辅,主要抓了舰船的添置和人材的培养;其次还进行了一些诸如修理沿海炮台和兵工厂,对现有舰艇加以裁汰和整编等工作。

  7月,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下令整顿福州船厂,筹备自造兵轮,在经费上也相对作了保障。如1898年7月29日谕:“各省如数解拨福建船厂经费。国家讲求武备,非添设海军,筹造兵轮无以为自强之计。”同时,清廷还督促沿海沿江各地筹办增设水师学堂,并增派留学生出国到日本、英国学习海军,培养海军人才。

  在购舰方面,主要依靠从西方列强进口。不过这个时候背负了2亿白银赔款的清政府已经无力购买大船,最终从德国购入3艘防护巡洋舰(Protected Cruiser),分别为“海荣”号、“海筹”号和“海琛”号,排水量2900吨(相当于北洋水师的经远级巡洋舰),单价163000英镑。

  由于甲午战争的经验,当时中国高层对日本“吉野”号等舰的高速和速射炮印象深刻,所以又从英国的阿姆斯特朗公司购入两艘与“吉野”号类似的穹甲巡洋舰“海天”号和上文提到的“海圻”号,单价33万英镑。这是中国历史上首例在本国签订采购合同的大型军舰进口生意,可见清政府重建海军愿望的迫切。

  在世界海军技术飞速发展的19世纪末,即使再买一艘7600吨级的小型铁甲舰(相当于“定远”号的吨位),也比不上日本新式的装甲巡洋舰“八云”号(9600吨,理论上铁甲舰应高于巡洋舰)。但是阎京生在《四海一心》一文里认为,从德国购买的“三海”虽然排水量较小,但在技术上仍与同时代德国海军的同型船处于同一水平,加上设计时考虑了中国海军的使用特点,性能相当先进,可谓一时之雄,三舰工艺之精良也值得称道。

  努力维护国家主权和尊严

  来自英国的海天级巡洋舰则符合当时世界著名的巡洋舰设计模式“阿姆斯特朗巡洋舰”的风格——高航速、大续航、高适航,并注重了防护生存能力且“以口径换数量”用少量大孔径火炮取代原来大量中小口径火炮(如“定远”号那样)。这些设计都是基于中国的实际要求和甲午战争的教训。

  5艘“海字”号巡洋舰,加上甲午战争前的订自英德的两艘驱逐舰“飞霆”号和“飞鹰”号。构筑了清朝最后10多年历史里海军的中核。由于旅顺、青岛、威海等良港已经先后失去,新组建的海军只能以大沽口、烟台等地为基地。此外,大量过去的海军将领如萨镇冰、叶祖跬、程璧光等也得到重新起用和提拔。

  1909年7月,海军事务处将南北洋收归统一,分为巡洋、长江两个舰队,归清政府统一指挥。巡洋舰队负责海防,长江舰队负责长江河防,并根据两个舰队所负担任务的需要,对所属舰艇进行了调整,调整范围主要是原来的南北洋舰队和湖北、江西两省的兵船,把适于海战的舰艇调拨到巡洋舰队,适合于江防的舰艇调到长江舰队。经调整后,巡洋舰队有舰艇15艘,其中巡洋舰4艘(“海天”号在1905年不幸触礁沉没),驱逐舰1艘,鱼雷艇8艘,练习船和运输船各1艘。长江舰队有舰艇17艘,其中鱼雷炮艇2艘,炮舰12艘,练习舰1艘,运输船2艘。这两支舰队,巡洋舰队实力最强,清政府任命原北洋舰队广丙舰管带程璧光为巡洋舰队统领。

  尽管重建后的清朝海军,不能和过去北洋水师的声威相比,但是在有限的情况下,还是努力维护了国家的主权和尊严。1899年,意大利强索浙江三门湾,叶祖跬带“5海”舰队严阵以待,清政府也据理力争,绝不退让,最终逼退了意大利。

  1907年海荣、海筹两舰出访东南亚,历经菲律宾、梭罗、槟榔屿等地。所到之处,华侨争先恐后赶往港口,一睹中国军舰的风采。

  1908年海军部又派海圻、海容两舰巡视南洋,商部派员外郎王大贞随同抚慰华侨。二舰由吴淞起航,历赴新加坡、巴达维亚、三宝垄、泗水、巴里坤旬、日惹、望加锡、西贡等阜,至4月先后回国。在西贡时,法国印度支那总督专门下令当地放假一天以欢迎中国舰队。

  1908年澳门葡萄牙人越界浚海,清政府屡与之交涉,派“海筹”、“海容”二舰驻泊澳门边界,以为威慑,可谓首开中国近代历史上“炮舰外交”的先河。

【责任编辑:刘郁菁】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315039 举报邮箱:huaren@chinanews.com.cn

Copyright©2003-2023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