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首页华侨华人

法国大选华人组团投票 华二代踊跃参与显参政新气象

2017年04月24日 07:48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中国侨网华裔选民在排队投票。 (法国《欧洲时报》/黄冠杰 摄)
华裔选民在排队投票。 (法国《欧洲时报》/黄冠杰 摄)

  中国侨网4月24日电 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投票成功!”投票人将选票投入透明票箱后,检票人大声宣布。当地时间4月23日早8点,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在法国本土投票开始。据内政部消息,今年共有4687万选民登记投票。截止到中午12点,法国全国的投票率为28.54%。

  23日,在法国本土,总共66546个投票站向选民开放,并于晚间19点关闭。结束时间比2012年最近一次选举延后1小时。巴黎和其他大城市的投票站则一直开放到20点。华人选民的投票也非常踊跃,特别是华二代与父辈共同积极参与,让人们看到了华人参政的新气象。

  华人踊跃投票

  早上10点钟,巴黎市议员陈文雄来到第六区16号投票点投票。和往年不同,这次该投票站要求严格,不允许记者进入。记者在外面看到,法国人投票非常积极。一大早跑来排队投票。有的全家出动,有些老年人相互搀扶着前来投票。陈文雄表示,这是第五共和国的第十次总统选举,出现了很多不同于往年的状况。比如左右两大党的党内选举,都出现了民调以外的结果。进入初选,情况也是非常不明朗。只有到晚上才能见分晓。

陈文雄参加投票。(法国《欧洲时报》/黄冠杰 摄)
陈文雄参加投票。(法国《欧洲时报》/黄冠杰 摄)

  据大巴黎93省欧拜赫维利埃投票点负责人田玲介绍,今年出现了华人“组团”投票的现象。在该投票点,很多华裔为了错开下午投票的高峰,投票站一开,就开始排队了。“一下子进来近30个华裔选民,真有组团的架势。”田玲说,以前这种这种情况是不多见的。

  “组团”投票虽然是一种幽默的说法,但是记者确实看到了这种现象。这其中,“华二代团”引人注目。据法国华人鞋业协会秘书长王晓杰说,以往投票,都是他带孩子参加,今年大选,是孩子催他早来投票。他说,法国近年的经济衰退、恐怖袭击、治安恶化、思想僵化、社会断裂是理想主义的恶果,只有选择务实、经验的保守派菲永才能使法国走出困境。他说,他尊重孩子的选择,令他欣慰的是孩子们的意见也与他一致。

负责投票站工作的田玲表示,这次华人投票比以往踊跃。(法国《欧洲时报》/黄冠杰 摄)
负责投票站工作的田玲表示,这次华人投票比以往踊跃。(法国《欧洲时报》/黄冠杰 摄)

  中法友谊互助协会名誉会长张常豹在选举的前一天,就开始在各大微信群呼吁:请华人选民积极去投票,并且发动身边的亲友参与。无论有多忙,不要浪费自己手中的神圣一票,为自己、为家人,为族群,为法国的变革,积极参与投票,投给谁自己判断决定,首要是参与,嘴动不如行动!

  他的这个呼吁得到很多人的赞同和转发。23日一大早,他就带着两个女儿来到了投票站。“虽然我没有投票权,但是孩子们一样可以为华人发声。”他说,两个孩子还被邀请参加93省一个投票站的计票工作。

  华二代李旭带上了《欧洲时报》的大选专版,到94省的一个投票点投票。“让华人投票者在投票前,充分了解候选人的纲领,有助于他们做出选择。我们就想选出一个有利于华人发展的总统。”他对记者说。

王晓杰参加投票。((法国《欧洲时报》/孔帆 摄)
王晓杰参加投票。((法国《欧洲时报》/孔帆 摄)

  华人“家庭团”的力量也很强大,很多华人也是以家庭为单位来投票的。华人贸易促进会第一副会长胡国荣带着自己的女儿来的,他的手里,还拿着自己太太的委托选票。“投票前,我的太太因为生意上的事情,要回国。我就要求她提前写了委托书,选好了投票对象。我太太还说,人不在,就不用投票了。我说,那不行,绝对不能浪费我们自己的权利,华人多一张选票,就多一份力量。她把委托书写好,我才送她上的飞机。” 胡国荣说到这里,自己也笑了。

在投票站,胡国荣还带来了自己太太的委托选票。((法国《欧洲时报》/孔帆 摄)
在投票站,胡国荣还带来了自己太太的委托选票。((法国《欧洲时报》/孔帆 摄)

  华人支持谁?

  由于近年来华人接连遭受严重的治安困扰和种族歧视,华人群体对此次大选非常重视。右派菲永的支持者组成了强大的支持团队,一直相互鼓励,并号召组团去投票。他们认为,菲永政治经验丰富,思想成熟,是最有能力治理法国的人,他们都直言要投票给菲永。

  巴黎公立医院集团圣路易医院诺贝尔奖实验室项目提升主任鞠丽雅对记者说,这是她女儿雨兰的第一次投票。她和很多法国同事都认为,现在的政府5年贡献66万失业。光支付失业金就是国家的沉重负担,所以奥朗德推出要纳税大户的富人纳税比例从原来的50%增加至75%,直接造成纳税大户逃离法国。为了填补国库的窟窿,工薪阶层的工资后税,猛涨40%。“在房产税,居住税之后,又猛增40%的工资后税,我们这种收入充分透明的工薪阶层,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硬性缴纳各种税收,因为有工作挣工资又没有任何福利,真的感觉要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如果左派再次当选,来继续同样的重税系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在法国生活。”她希望这次大选能够让现状有所改变。

鞠丽雅对记者说,这是她女儿雨兰的第一次投票。(法国《欧洲时报》/孔帆 摄)
鞠丽雅对记者说,这是她女儿雨兰的第一次投票。(法国《欧洲时报》/孔帆 摄)

  法国福建商会秘书长曾永革笑称自己是为了女儿来投票的。他投的是马克龙,“马克龙年轻、有活力、懂经济,而法国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经济。我选马克龙还有一个重要理由:他和我女儿是校友,女儿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当选总统的校友。”

  华二代黄秀剑也是为了孩子来投票的。她说,自己在93省华人批发区工作,深刻体会到了安全的重要性,也感受了政策束缚带给经济的压力。她带着3个孩子来到了投票站。“第一是为了选出一个能够改善治安和经济的总统,再有就是给孩子们做个榜样,让他们从小就要知道参政议政的重要性。”她说,他们家族的林飞伟已经是马克龙团队的正式代表,正在忙着大选的事情,我们都看好他,也希望能有很多的华人踏入政坛。

  同是华二代的胡金瓯(Didier)带着他孩子去投票。金瓯是最早发动华二代参政议政的法国土生土长、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的年轻商人。他是少有的从一开始就支持马克龙的华裔年轻人。他认同马氏汲取左右两派优点经验,走自已经济靠右,政治靠左,安保首重的路线。

华二代胡金瓯(Didier),带着他孩子去投票。他是最早发动华二代参政议政的法国土生土长工商硕士学历的商人。他有法国土生华二代的网络约三四千粉丝。(法国《欧洲时报》/黄冠杰 摄)
华二代胡金瓯(Didier),带着他孩子去投票。他是最早发动华二代参政议政的法国土生土长工商硕士学历的商人。他有法国土生华二代的网络约三四千粉丝。(法国《欧洲时报》/黄冠杰 摄)

  法国公羊会秘书长边海峰说,这次协会在推动大家投票上做了很多工作,他所在的协会,有投票权的都参加了投票。“其他华人协会,也做了同样的工作。”由此可见,“协会团”在这次华人“组团”投票中,贡献了很大力量。

  大选气氛不寻常

  各位总统候选人也在各自所在区域完成投票。最近民意飘升的极左候选人梅郎雄预定中午12点到巴黎10区的一个投票点投票。各路记者早早在门口等候。因为刚刚在香街发生恐怖袭击,这次选举加强了保安。警察荷枪实弹,严阵以待。

警察荷枪实弹,严阵以待。(法国《欧洲时报》/黄冠杰 摄)
警察荷枪实弹,严阵以待。(法国《欧洲时报》/黄冠杰 摄)

  因为受恐怖袭击的影响,原来很多候选人的选后庆祝活动都从大型公共场所撤出,右派候选人菲永原计划在巴黎会议宫举行活动,现在改在了巴黎15区的竞选总部。梅郎雄的支持者原定在巴黎10区一公园进行,现在改在巴黎东站边上的一家小宾馆举行。由于地方变小,对采访记者也提高了要求。凡是没有提前注册的都不能进。而上次选举,奥朗德第二轮胜选之时,记者都是轻易进入。现在每个集会的地点,警察都加大了戒备,多由持轻武器的宪兵把守。

【责任编辑:齐倩茹】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9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