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首页华侨华人

中国创业者在泰国寻梦:出海创业是漂泊,是迁徙

2017年02月09日 10:51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在泰国前总理英拉陈述完证婚词后,在诵经和祝福声中,李楠向微笑着的丈夫连拜了两次。上海姑娘李楠在泰国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仪式:婚礼。

  李楠的另一重身份,是在泰国创业的中国创业者。

  随着中国互联网创业者出海的大潮,越来越多像李楠一样的创业者,把中国经验带到海外。经济体量仅次于印尼,人均GDP居东南亚第三的泰国,成了重要一站。

  中国创业者们在泰国的寻梦故事,并不都像婚礼一样轻松而愉悦。对于他们来说,出海创业是漂泊,是迁徙,是在陌生的国度里重新扎根。

  寻找中国创客在泰国,记录下了他们与众不同的创业故事。

  出海第一步是人的本地化

  泰国婚礼传承了中国潮汕地区的习俗。早上是和尚诵经祝福开始,持续一个半小时。然后由男方父母下聘,聘礼是香蕉树、甜点、金饰和一张支票。香蕉树代表多子多福,在潮汕习俗中,聘礼要用成捆的现金,他们简化了流程。

上海姑娘李楠在泰国与男朋友成功完婚,婚礼上,李楠遵照泰国习俗向丈夫行拜礼。
上海姑娘李楠在泰国与男朋友成功完婚,婚礼上,李楠遵照泰国习俗向丈夫行拜礼。

  之后,李楠要拜老公,第一次拜在腿上,第二次拜在怀里。长辈用圣水浇在他们手上,额头点上香灰,以示祝福,然后用一条绳子结成了两个圈,套在李楠和老公头上。

  李楠来自中国上海,到泰国两年半之后,她嫁给了留学时认识男朋友,把家安在泰国。

  跟她类似的,还有中国创业者陈立、朱振宇和范钺,他们现在运营一款直播产品Bigo Live。

Bigo Live泰国团队,左起分别是运营总监范钺、产品总监朱振宇、国家经理陈立。
Bigo Live泰国团队,左起分别是运营总监范钺、产品总监朱振宇、国家经理陈立。

  陈立是Bigo Live泰国国家经理,常驻曼谷两年后,他把妻子和孩子接了过来。陈立的儿子4岁,正是上幼儿园的年纪。为了让儿子尽快适应,把他送去了泰国幼儿园,一年之后,儿子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泰语。

  来泰国之前,陈立在北京运营一款小猪养成的社交游戏。陈立和朱振宇是搜狐的老同事,两个人认识十多年。范钺当时加入他们时,简历上写着年龄30岁,游戏龄25年。他是资深的游戏迷。

  来曼谷一年后,范钺买了一辆摩托车,两个月后陈立也买了一辆。曼谷的拥堵在全世界有名。一份由荷兰交通导航服务商TomTom2016年底发布的排行榜显示,曼谷的拥堵指数居全球第一,被戏称为“世界最大的露天停车场”,摩托车反而是最快的交通工具。新买不久,范钺曾从曼谷骑到芭堤雅,全程150公里,一路都是椰风海韵的热带风光。

  摩托、海景和泰语,他们越来越适应泰国生活,以至于偶尔会忘记了国内的情况。

  北京人范钺有鼻炎和咽炎,很难适应北京的雾霾。但在泰国,他不会为此感到困扰。对他来说,曼谷更像是家,他曾受邀参加朋友的葬礼,并结识了一个泰国女朋友。

  这是中国创业者出海的常态,本地化的第一步,往往是人的本地化。

  泰国商业包容性强,落地门槛降低

  牛犇来泰国创业,最初是因为父母。牛犇读高中时,做生意的父母就把工厂迁到了曼谷。

  在世界版图中,泰国是中国公司出海的理想目的地。和中国相比,泰国的人力成本、赋税压力更低,因此很多传统实体经济公司都在泰国设工厂或分公司,比如青岛啤酒首家海外生产工厂就设在泰国。

  互联网热潮兴起后,泰国和中国发展程度的时间差催生出很大红利,出海泰国成为新的潮流,硬件公司华为、中兴、OPPO,游戏厂商中的博雅互动、昆仑万维,直播中的Bigo、Kitty Live,都将泰国作为出海的重要一站,甚至是第一站。

  泰国有适合中国公司扎根的一系列因素。泰国是东南亚的第二大经济体,2011年,世界银行将泰国的收入等级从中下等级调整为中上等级。

  经济基础直接决定付费意愿,这对依赖打赏的直播尤为重要。陈立告诉寻找中国创客记者,在东南亚国家中,泰国2015年人均GDP接近6000美元,在东南亚仅次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倍于印尼,三倍于越南。

  地域文化接近让中国公司落地的门槛降低。陈立告诉寻找中国创客,中国影视文化对泰国的影响很大,1980年周润发赵雅芝饰演的《上海滩》,1993年金超群、何家劲版的《包青天》,直到现在还会在泰国的电视台上循环播出。泰国人最喜欢的歌星是邓丽君,很多泰国人学会的第一首华语歌曲,是《甜蜜蜜》或者《月亮代表我的心》。

  和东南亚其他国家相比,泰国能够验证全球趋势。泰国最大的搜索引擎是Google,社交平台是Facebook,视频平台是YouTube,移动图片工具是Instagram,都跟全球趋势一致。新加坡人口华人占四分之三,而在马来西亚华文作为第三大官方语言被全社会使用,与中国相像,在验证全球市场方面不如泰国。

  泰国的商业包容性也有可取之处。泰国做游戏、直播不需要向政府申请牌照。但在越南,游戏发行需要网游牌照,直播业务也需要互联网经营牌照。一位在越南从事直播运营的创业者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记者,目前国内过去的直播公司,虽然基本都规避了这条规定,但就像不可预知的灾祸一样,政策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让创业者风声鹤唳。

  2016年7月,Bigo Live在越南因“未获得越南政府批准”受到当地媒体责难,当时主流报纸和新闻门户网站都报道了。按照规定,如果政府追究,Bigo Live将被罚款为5兆-10兆越南盾(约1.5亿-3亿人民币),并缴纳在此期间所有非法所得。

【编辑:张金杰】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20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